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03黃克誠 第 100 頁


7月20日,傳達了毛澤東的指示:不僅對事,也要對人。這成了廬山會議的又一個轉折點。大家的發言開始集中對彭德懷的信提出批評,火力大大加強了。會議開始轉入了批判彭德懷、黃克誠等的鬥爭階
作者:待考 / 頁數:(100 / 116)

7月20日,傳達了毛澤東的指示:不僅對事,也要對人。這成了廬山會議的又一個轉折點。大家的發言開始集中對彭德懷的信提出批評,火力大大加強了。會議開始轉入了批判彭德懷、黃克誠等的鬥爭階段。時尚書屋

有人稱為廬山會議後期。彭德懷等人只有作檢討的份了。
當天,黃克誠作了檢討,談到19日的發言是嗅覺不靈,自己思想方法上有多考慮困難和不利因素的老毛病,自己只認為彭德懷的信有些地方用詞不妥,而認識不到問題的嚴重性,等等。7月30日一早,毛澤東通知黃克誠、周小舟、周惠和李鋭四人去談話。
毛澤東給黃克誠戴了幾頂帽子,說黃克誠是彭德懷的政治參謀長,是湖南集團的首要人物,是軍事俱樂部的主要成員。還說黃克誠與彭德懷的觀點基本一致,與彭德懷是父子關係。又談到過去的三軍團歷史問題,說瞭解黃克誠的歷史情況等等。
「我和彭德懷觀點基本一致,只能就廬山會議這次的意見而言。過去我和彭德懷爭論很多,有不同意見就爭,几乎爭論了半輩子,不能說我們的觀點都是基本一致,但我們的爭論不傷感情。過去打『AB 團』時,有人要打我, 彭德懷還幫我說過話,不然我那次就可能被整掉了。我認為我們的關係是正常的,談不 上什麼父子關係。」
黃克誠表示不滿。
「理性和感情是一致的東西,我自己總是一致的,看來我不瞭解你和彭德懷的關係,也不瞭解你這個人,還得解開疙瘩。」毛澤東抽了一口煙,用手指彈了彈煙灰。
「我當彭德懷的參謀長,是毛主席你要我來當的。我那時在湖南工作,並不想來,是你一定要我來。既然當了參謀長,政治和軍事如何分得開?彭德懷的信是在山上寫的,我那時還沒有上山,怎麼能在『意見書』一事上當他的參謀長?我在湖南工作過多年,和湖南的負責同志多見幾次面,多談幾次話,多關心一點湖南的工作,如何就能成為『湖南集團』?至于『軍事俱樂部』,更是從何談起?」黃克誠又說。
談話還涉及到當年在東北戰場四平保衛戰的問題和長時期炮打金門、馬祖的問題,黃克誠都曾表示了反對的意見。
「保衛四平是我的決定,難道這也錯了?」毛澤東盯着黃克誠問道。
「即使是你的決定,我認為那場消耗戰也是不該打的。」黃克誠毫無懼色,「至于炮轟金門、馬祖,稍打一陣示示威也就行了。既然我們並不准備真打,炮轟的意義就不大,打大炮花很多錢,搞礙到處都緊張,何必呢?」
「看來,讓你當個『右』的參謀,還不錯!」毛澤東笑了笑說。

周小舟、周惠、李鋭異口同聲他說:「會議上空氣太緊張,叫人不能說話,一些問題不能辯論清楚。」
「要容許辯論、交鋒,讓大家把話講出來,說完講透。」毛澤東說道。
「『湖南集團』的提法,有壓力,希望能給澄清。」周小舟等又說。
「可能是有點誤會。」毛澤東掃視了一下他們四人,又說,「我和你們幾個湖南人,好像還不通心,尤其和小舟有隔閡!」接着,毛澤東又把話題引到他在遵義會議前怎樣爭取張聞天、王稼樣等。他要周小舟「不遠而復」。
毛澤東談遵義會議,顯然是要黃克誠等人回頭,與彭德懷劃清界限。
結果,黃克誠的表現使毛澤東失望了。
這次談話,儘管毛澤東對黃克誠的指責頗重,但空氣並不緊張。黃克誠說話感到沒有壓力。甚至,黃克誠還有點輕鬆感,終於有個機會,把話直接跟毛澤東說了。
7月31日和8月1日兩天,毛澤東在他住處的樓上,召開政治局常委會, 批判彭德懷。參加會議的有劉少奇、周恩來、朱德、彭德懷、林彪、賀龍、彭真,同時還指定黃克誠和周小舟、周惠、李鋭四人旁聽。
中午沒有休息,午飯吃包子充饑。
整個會議一多半時間是毛澤東講話,講的內容很廣泛,從江西到廬山,從軍事到哲學,從馬克思到史達林,幾次路線鬥爭,蘇聯教訓,等等。
這個會議是算彭德懷的總帳。
毛澤東指責彭德懷不是個馬列主義者,思想中有許多封建的資本主義的東西,是個經驗主義者。他還批判彭德懷在幾次路線鬥爭中所犯的路線錯誤,說彭德懷和他的關係是三分合作,七分不合作。
毛澤東說:你們這次是站在右傾的立場上,有組織有準備地進攻,其目的是動搖總路線,攻擊中央領導。
會後,毛澤東把黃克誠等四個列席的人留下,又談了一陣,要他們別再受彭德懷的影響。
8月2日,中央全會召開。
毛澤東發表長篇講話,動員反對右傾機會主義的猖狂進攻。接着,各組開批鬥會,批「軍事俱樂部」進入高潮。康生在批鬥中最為積極,又是發言又是插話,又是整理材料送毛澤東。
林彪的地位也越來越重要。他是7月23日後上山來的,是毛澤東搬來的主要「救兵」,已決定讓他接掌國防部。林彪批鬥也越來越積極。
開始,黃克誠態度還是很強硬。有人說他是彭德懷的「走狗」,黃克誠氣得臉色鐵青。對不合理的批評,就和批評者辯論。慢慢地,黃克誠意識到講理、辯論都沒有什麼用,便儘可能多聽少說,少爭論。時尚書屋
這時,有位中央領導人兩次找黃克誠談話。他以幫助黃克誠擺脫困境的善意,要黃克誠對彭德懷「反戈一擊」。黃克誠回答:「『落井下石』也得有石頭,可是我一塊石頭也沒有。我決不做誣陷別人、解脫自己的事!」
但是,人們總以為黃克誠是彭德懷的親信,應該知道彭德懷的許多秘密,不滿足於黃克誠只給自己戴帽子,逼着他交代彭德懷的問題。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