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03黃克誠 第 99 頁


「《會議記錄草稿》中所提的三條缺點,我同意。再補充以下幾條: 第1,對農業生產成績估計過高;第2,比例失調;第3,1959年計劃指標過大。」 「作風上的問題是,只講成績,不講缺
作者:待考 / 頁數:(99 / 116)

「《會議記錄草稿》中所提的三條缺點,我同意。再補充以下幾條: 第1,對農業生產成績估計過高;第2,比例失調;第3,1959年計劃指標過大。」

「作風上的問題是,只講成績,不講缺點;講好的高興,講壞的不愉快。 缺點造成的影響是:第1,緊張,糧食緊張是解放以來沒有過的,基建原材料、市場副食品也緊張;第2,黨與群眾的聯繫受到影響;第3,黨在國際上的威信受到影響。」黃克誠談了自己對人民公社問題的看法。
「人民公社制度是優越的。但是,去年搞好還是不搞好?我想搞也好,不搞也可以。從長遠說搞了好,從短期說不搞更主動些。」
他在別的場合還向中央領導同志呼籲:再不要搞運動了,民主革命勝利了,社會主義改造也完成了,還要搞運動幹什麼?這個「颱風」再也刮不得了。
黃克誠最擔心的是糧食問題,幾億人缺糧吃可不得了。會議上把糧食產量調整為七千億斤,說是六億人口,人均產量過千斤,糧食過了關。
黃克誠說:「不對,這個數字不符合實際情況。」「這是誰說的?」有人質問黃克誠。
「是我說的,而且你也說過。」黃克誠堅持原則,態度非常強硬。
當時,組裡大多數同志似乎都對黃克誠表示同感。有兩個人批評他,他反駁他們,爭論了一通。
7月23日上午。毛澤東在大會上講話。
這個講話造成極大的震動,扭轉了會議方向,成為廬山會議風雲突變的一個轉折點:
看了發言記錄、檔案,與部分同志談了話,感到有兩種傾向:一種是觸不得,大有一觸就跳之勢。
有些人發言講話,無非是說現在搞得一塌糊塗。好啊!越講得一塌糊塗越好!我們要硬着頭皮頂住;天不會塌下來,神州不會陸沉。因為有多數人的支持,腰桿子硬,我們有多數派同志,腰桿子就是要硬起來。
我有兩條罪狀:一條是大煉鋼鐵,一千零七十萬噸是我下的決心;一條是槁人民公社,我無發明權,但有推廣權。一千零七十萬噸鋼,九千萬人上陣,亂子大了,自己負責。其他一些大炮,別人也要分擔一些。各人的責任都要分析一下,第1個責任者是我。時尚書屋
出了些差錯,付了代價,大家受了教育。
對群眾想早點搞共產主義的熱情,不能說全是小資產階級的狂熱性,不能潑冷水。對「刮共產風」,「一平二調三提款」也要分析,其中小資產階級狂熱性,主要是縣社兩級,特別是公社幹部。但我們說服了他們,堅決糾正。
今年3、4月間就把風壓下去,幾個月就說通了,不辦了。
第2方面,對另一部分同志,在此緊急關頭,不要動搖。做工作總會有錯誤,幾十萬個生產隊的錯誤,都拿來說,都登報,一年到頭也登不定。這樣,國家必定垮台,帝國主義不來,我們也要被打倒。我勸一些同志,要注意講話的「方向」,要堅定,別動搖。時尚書屋

現在,有的同志動搖了,他們不是右派,卻滑到右派邊緣了,離右派只有三十公里了。
毛澤東的講話,支持了左派,勸告了中間派,警告了「右派」。他已經把會上的意見分歧,作為黨內路線鬥爭來看待了。毛澤東的講話,對彭德懷。
黃克誠等簡直是當頭一棒。他們十分震驚。
會後,彭德懷對毛澤東說,他的信是供毛澤東個人參考,不應印發。
但是,事已至此,彭的解釋又有何用?
中午,彭德懷回到住處,和黃克誠一起就餐。
兩個人對面而坐,誰都沒有說話。
黃克誠只吃了一口飯,一言不發,就離席而去。可以看出,他的心情十分沉重。
彭德懷見此情景,更吃不下,也拋下筷子回到自己住處。黃克誠反覆思索,就是不明白毛澤東為什麼忽然來了一個大轉彎,把糾「左」的會議變成了反「右」。
當晚,黃克誠接到周小舟的電話。
「總長,我們想和你談談!」
「誰?」
「有我周小舟,還有周惠、李鋭。」
「現在這個時候,你們還是不要來吧。」
「我接受不了,一定要去。」周小舟堅持道。
「那麼..來就來吧。」黃克誠見周小舟很堅持,也就讓步了。
三人中,周小舟特別激憤。李鋭已意識到在這個時間來黃克誠處不好,可是未能阻止住周小舟。
誰能想到,這次談話竟成了「反黨集團」的罪證呢?周小舟等三人都有火氣。
周小舟說:「袁世凱稱帝時,下面單獨辦一種報紙給袁看,專門講勸進的話。」
李鋭說話帶著氣:「這不是釣魚嗎?他不能一手遮天。」黃克誠比較冷靜:「主席又不是慈禧太后。有意見還是當面談。」李鋭說:「這時正在火頭上,談不得!」
「我們都快成右派了。」
「彆著急,主席支持左的,也不會不要右的。」黃克誠勸他們說。
「主席這樣突變,有沒有經過政治局常委討論?主席有沒有史達林晚年的危險?」周小舟問道。
「我認為不會。」黃克誠說道,「有意見還是直接向主席提出,我們現在這樣談論不好。」
周小舟平靜了下來,又談了些湖南的情況。
三人正準備走時,恰遇彭德懷拿着一封電報走了進來。「彭總,我們離右派只三十公里了。」周小舟對彭德懷說。「着急有什麼用?!」彭德懷說道。時尚書屋
李鋭覺得不太好,示意周小舟走,說天晚了。
周惠一般比較謹慎,什麼話也沒說。
隨即,他們三人起身出來,各自歸去。
正巧,他們出門時,被人遇見了。後未,這天晚上的談話,就成了逼他們交代的一個重要問題。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