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約翰·克里斯朵夫 第 1 頁


新e書時空(http://www.bookiesky.com)提供譯者獻辭 譯者弁言 原序 ◎卷一 黎明 第1部 第2部 第3部 日色矇矓
作者:羅曼·羅蘭 / 頁數:(1 / 503)




新e書時空(http://www.bookiesky.com)提供

譯者獻辭 譯者弁言

原序

◎卷一 黎明

第1

第2部

第3

 日色矇矓微晦

◎卷二 清晨

第1
 約翰·米希爾之死 第2部 奧多
第3

 彌娜

◎卷三 少年

第1

 于萊之家 第2部 薩皮納

第3

 阿達

◎卷四 反抗

卷四初版序 第1部 鬆動的沙土
第2

 陷落 第3部 解脫

◎卷五 節場

卷五初版序 第1部

第2

 

◎卷六·安多納德

◎卷七·戶內

卷七初版序 第1部

第2

◎卷八·女朋友們

◎卷九·燃燒的荊棘

第1

第2部

◎卷十·復旦

卷十初版序 第1部

第2

第3部

第4

譯者獻辭

真正的光明決不是永沒有黑暗的時間,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罷了。真正的英雄決不是永沒有卑下的情操,只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罷了。
所以在你要戰勝外來的敵人之前,先得戰勝你內在的敵人;你不必害怕沉淪墮落,只消你能不斷的自拔與更新。
《約翰·克利斯朵夫》不是一部小說,——應當說:不止是一部小說,而是人類一部偉大的史詩。它所描繪歌詠的不是人類在物質方面而是在精神方面所經歷的艱險,不是征服外界而是征服內界的戰跡。它是千萬生靈的一面鏡子,是古今中外英雄聖哲的一部歷險記,是貝多芬式的一闋大交響樂。願讀者以虔敬的心情來打開這部寶典罷!
戰士啊,當你知道世界上受苦的不止你一個時,你定會減少痛楚,而你的希望也將永遠在絶望中再生了罷!
註:這是傅雷先生一九三七年為本書寫的獻辭,一九八六年再版時應讀者要求重新收入。——編者

譯者弁言

在全書十捲中間,本冊所包括的兩卷恐怕是最混沌最不容易瞭解的一部了。因為克利斯朵夫在青年成長的途中,而青年成長的途程就是一段混沌、曖昧、矛盾、騷亂的歷史。頑強的意志,簇新的天才,被更趨頑強的和年代久遠的傳統與民族性拘囚在樊籠裡。它得和社會奮鬥,和過去的歷史奮鬥,更得和人類固有的種種根性奮鬥。時尚書屋
一個人唯有在這場艱苦的戰爭中得勝,才能打破青年期的難關而踏上成人的大道。兒童期所要征服的是物質世界,青年期所要征服的是精神世界。還有最悲壯的是現在的自我和過去的自我衝突:從前費了多少心血獲得的寶物,此刻要費更多的心血去反抗,以求解脫。
這個時期正是他閉着眼睛對幼年時代的一切偶像反抗的時期。他恨自己,恨他們,因為當初曾經五體投地的相信了他們。——而這種反抗也是應當的。人生有一個時期應當敢把不公平,敢把跟着別人佩服的敬重的東西——不管是真理是謊言——一概擯棄,敢把沒有經過自己認為是真理的東西統統否認。時尚書屋
所有的教育,所有的見聞,使一個兒童把大量的謊言與愚蠢,和人生主要的真理混在一起吞飽了,所以他若要成為一個健全的人,少年時期的第1件責任就得把宿食嘔吐乾淨。
這是傅雷先生一九四一年為《約翰·克利斯朵夫》第2冊撰寫的序文,原置於卷四之首,一九八六年再版時應讀者要求重新收入。——編者
是這種心理狀態驅使克利斯朵夫肆無忌憚地抨擊前輩的宗師,抨擊早已成為偶像的傑作,抉發德國民族底矯偽和感傷性,在他的小城裡樹立敵人,和大公爵衝突,為了精神的自由喪失了一切物質上的依傍,終而至于亡命國外。關於這些,尤其是克利斯朵夫對於某些大作的攻擊,原作者在卷四底初版序文裡就有簡短的說明。
至于強烈獷野的力在胸中衝撞奔突的騷亂,尚未成形的藝術天才掙扎圖求生長的苦悶,又是青年期底另外一支精神巨流。
一年之中有幾個月是陣雨的季節,同樣,一生之中有些年齡特別富於電力……
整個的人都很緊張。雷雨一天一天的醞釀著。白茫茫的天上佈滿着灼熱的雲。沒有一絲風,凝集不動的空氣在發酵,似乎沸騰了。時尚書屋
大地寂靜無聲,麻痹了。頭裡在發燒,嗡嗡的響着;整個天地等着那愈積愈厚的力爆發,等着那重甸甸的高舉着的鎚子打在烏雲上面。又大又熱的陰影移過,一陣火剌剌的風吹過;神經象樹葉般發抖……
這樣等待的時候自有一種悲愴而痛快的感覺。雖然你受着壓迫,渾身難過,可是你感覺到血管裡頭有的是燒着整個宇宙的烈火。陶醉的靈魂在鍋爐裡沸騰,象埋在酒桶裡的葡萄。千千萬萬的生與死的種子都在心中活動。時尚書屋
結果會產生些什麼來呢?……象一個孕婦似的,你的心不聲不響的看著自己,焦急的聽著臟腑的顫動,想道:
「我會生下些什麼來呢?」
這不是克利斯朵夫一個人的境界,而是古往今來一切偉大的心靈在成長時期所共有的感覺。
歡樂,如醉如狂的歡樂,好比一顆太陽照耀着一切現在的與未來的成就,創造的歡樂,神明的歡樂!唯有創造才是歡樂。唯有創造的生靈才是生靈。其餘的儘是與生命無關而在地下飄浮的影子……
創造,不論是肉體方面的或精神方面的,總是脫離軀殼的樊籠,捲入生命的旋風,與神明同壽。創造是消滅死。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