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約翰·克里斯朵夫 第 5 頁


他們不再說話了。約翰·米希爾坐在壁爐旁邊,魯意莎坐在床上,都在那裡黯然神往。老人嘴裡是那麼說,心裡還想著兒子的婚事非常懊喪。魯意莎也想著這件事,埋怨自己,雖然她沒有什麼可埋怨的。
作者:羅曼·羅蘭 / 頁數:(5 / 503)

他們不再說話了。約翰·米希爾坐在壁爐旁邊,魯意莎坐在床上,都在那裡黯然神往。老人嘴裡是那麼說,心裡還想著兒子的婚事非常懊喪。魯意莎也想著這件事,埋怨自己,雖然她沒有什麼可埋怨的。時尚書屋

她從前是個幫傭的,嫁給約翰·米希爾的兒子曼希沃·克拉夫脫,大家都覺得奇怪,她自己尤其想不到。克拉夫脫家雖沒有什麼財產,但在老人住了五十多年的萊茵流域的小城中是很受尊敬的。他們是父子相傳的音樂家,從科隆到曼海姆一帶,所有的音樂家都知道他們。曼希沃在宮廷劇場當提琴師;約翰·米希爾從前是大公爵的樂隊指揮。時尚書屋
老人為曼希沃的婚事大受打擊;他原來對兒子抱著極大的希望,想要他成為一個他自己沒有能做到的名人。不料兒子一時糊塗,把他的雄心給毀了。他先是大發雷霆,把曼希沃與魯意莎咒罵了一頓。但他骨子裡是個好人,所以在認清楚媳婦的脾性以後就原諒了她,甚至還對她有些慈父的溫情,雖然這溫情常常用嘀咕的方式表現。時尚書屋
沒有人懂得曼希沃怎麼會攀這樣一門親的,——曼希沃自己更莫名片妙。那當然不是為了魯意莎長得俏。她身上沒有一點兒迷人的地方:個子矮小,沒有血色,身體又嬌,跟曼希沃和約翰·米希爾一比真是好古怪的對照,他們倆都是又高又大,臉色鮮紅的巨人,孔武有力,健飯豪飲,喜歡粗聲大片的笑着嚷着。她似乎被他們壓倒了;人家既不大注意到她,她自己更儘量的躲藏。時尚書屋
倘若曼希沃是個心地仁厚的人,還可以說他的看中魯意莎是認為她的其實比別的長處更可寶貴;然而他是最虛榮不過的。象他那樣的男子,長得相當漂亮,而且知道自己漂亮,喜歡擺架子,也不能說沒有才具,大可以攀一門有錢的親,甚至——誰知道?——可能象他誇口的那樣,在他教課的中產之家引誘個把女學生……不料他突然之間挑了一個小戶人家的女子,又窮,又醜,又無教育,又沒追求他……倒象是他為了賭氣而娶的!
但世界上有些人永遠做着出人意料,甚至出於自己意料的事,曼希沃便是這等人物。他們未始沒有先見之明:——俗語說,一個有先見之明的人抵得兩個……——他們自命為不受欺騙,把舵把得很穩,向着一定的目標駛去。但他們的計算是把自己除外的,因為根本不認識自己。他們腦筋裡常常會變得一平空虛,那時就把舵丟下了;而事情一放手,它們立刻賣弄狡獪跟主人搗亂。時尚書屋
無人管束的船會向暗礁直撞過去,而足智多謀的曼希沃居然娶了一個廚娘。和她定終身的那天,他卻也非醉非癲,也沒有什麼熱情衝動:那還差得遠呢。但或許我們除了頭腦、心靈、感官以外,另有一些神秘的力量,在別的力量睡着的時候乘虛而入,做了我們的主宰;那一晚曼希沃在河邊碰到魯意莎,在蘆葦叢中坐在她身旁,糊里糊塗跟她訂婚的時候,他也許就是在她怯生生的望着他的蒼白的瞳子中間,遇到了那些神秘的力量。
才結婚,他就對自己所做的事覺得委屈。這一點,他在可憐的魯意莎面前毫不隱瞞,而她只是誠惶誠恐的向他道歉。他心並不壞,就慨然原諒了她;但過了一忽兒又悔恨起來,或是在朋友中間,或是在有錢的女學生面前;她們此刻態度變得傲慢了,由他校正指法而碰到他手指的時候也不再發抖了。——於是他沉着臉回家,魯意莎好不辛酸的馬上在他眼中看出那股怨氣。時尚書屋
再不然他獃在酒店裡,想在那兒忘掉自己,忘掉對人家的怨恨。象這樣的晚上,他就嘻嘻哈哈,大笑着回家,使魯意莎覺得比平時的話中帶刺和隱隱約約的怨恨更難受。魯意莎認為自己對這种放蕩的行為多少要負些責任,那不但消耗了家裡的錢,還得把他僅有的一點兒理性再減少一點。曼希沃陷到泥淖裡去了。時尚書屋

以他的年紀,正應當發憤用功,儘量培植他中庸的天資,他卻聽任自己望下坡路上打滾,給別人把位置占了去。
至于替他拉攏金髮女仆的那股無名的力量,自然毫不介意。它已經盡了它的使命;而小約翰·克利斯朵夫便在運命驅使之下下了地。
天色全黑了。魯意莎的聲音把老約翰·米希爾從迷惘中驚醒,他對著爐火想著過去的和眼前的傷心事,想出了神。
「父親,時候不早了吧,「少婦懇切的說。」您得回去了,還要走好一程路呢。」
「我等着曼希沃,」老人回答。
「不,我求您,您還是別留在這兒的好。」
「為什麼?」
老人抬起頭來,仔細瞧著她。
她不回答。
他又道:「你覺得獨自個兒害怕,你不要我等着他麼?」
「唉!那不過把事情弄得更糟:您會生氣的;我可不願意。您還是回去罷,我求您!」
老人嘆了口氣站起來:「好吧,我走啦。」
他過去把刺人的須在她腦門上輕輕拂了一下,問她可要點兒什麼不要,然後拈小了燈走了。屋子裡暗得很,他和椅子撞了一下。但他沒有下樓已想起兒子醉後歸來的情景;在樓梯上他走一步停一步,想著他獨自回家所能遭遇的種種危險……
床上,孩子在母親身邊又騷動起來。在他內部極深邃的地方,迸出一種無名的痛苦。他儘力抗拒:握著拳頭,扭着身子,擰着眉頭。痛苦變得愈來愈大,那種沉着的氣勢,表示它不可一世。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