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約翰·克里斯朵夫 第 8 頁


一忽兒,他又忘了這些。地磚不是海洋了。他整個身子躺在上面,下巴擱在磚頭上,哼着他自己編的調子,一本正經的吮着大拇指,流着口水。他全神貫注的瞅着地磚中間的一條裂縫。菱形磚的線條在
作者:羅曼·羅蘭 / 頁數:(8 / 503)

一忽兒,他又忘了這些。地磚不是海洋了。他整個身子躺在上面,下巴擱在磚頭上,哼着他自己編的調子,一本正經的吮着大拇指,流着口水。他全神貫注的瞅着地磚中間的一條裂縫。時尚書屋

菱形磚的線條在那兒扯着鬼臉。一個小得看不清的窟窿大片來,變成群峰環繞的山谷。一條蜈蚣在蠕動,跟象一樣的大。這時即使天上打雷,孩子也不會聽見。時尚書屋
誰也不理他,他也不需要誰。甚至草毯做的船,地磚上的岩穴和怪獸都用不着。他自己的身體已經夠了,夠他消遣的了!他瞧著指甲,哈哈大笑,可以瞧上幾個鐘點。它們的面貌各各不同,象他認識的那些人。時尚書屋
他教它們一起談話,跳舞,或是打架。——而且身體上還有其餘的部分呢!……他逐件逐件的仔細瞧過來。奇怪的東西真多啊!有的真是古怪得厲害。他看著它們,出神了。時尚書屋
有時他給人撞見了,就得挨一頓臭罵。
有些日子,他趁母親轉背的時候溜出屋子。先是人家追他,抓他回去;後來慣了,也讓他自個兒出門,只要他不走得太遠。他的家已經在城的盡頭,過去差不多就是田野。只要他還看得見窗子,他總是不停的向前,一小步一小步的走得很穩,偶而用一隻腳跳着走。時尚書屋
等到拐了彎,雜樹把人家的視線擋住之後,他馬上改變了辦法。他停下來,吮着手指,盤算今天講哪樁故事;他滿肚子都是呢。那些故事都很相象,每個故事都有三四種講法。他便在其中挑選。時尚書屋
慣常他講的是同一件故事,有時從隔天停下的地方接下去,有時從頭開始,加一些變化;但只要一件極小的小事,或是偶然聽到的一個字,就能使他的思想在新的線索上發展。
隨時隨地有的是材料。單憑一塊木頭或是在籬笆上斷下來的樹枝要沒有現成的,就折一根下來,就能玩出多少花樣!那真是根神仙棒。要是又直又長的話,它便是一根矛或一把劍;隨手一揮就能變出一隊人馬。克利斯朵夫是將軍,他以身作則,跑在前面,衝上山坡去襲擊。時尚書屋

要是樹枝柔軟的話,便可做一條鞭子。克利斯朵夫騎着馬跳過危崖絶壁。有時馬滑跌了,騎馬的人倒在土溝裡,垂頭喪氣的瞧著弄髒了的手和擦破了皮的膝蓋。要是那根棒很小,克利斯朵夫就做樂隊指揮;他是隊長,也是樂隊;他指揮,同時也就唱起來;隨後他對灌木林行禮:綠的樹尖在風中向他點頭。時尚書屋
他也是魔術師,大踏步的在田裡走,望着天,揮着手臂。他命令雲彩:「向右邊去。」——但它們偏偏向左。於是他咒罵一陣,重申前令;一面偷偷的瞅着,心在胸中亂跳,看看至少有沒有一小塊雲服從他;但它們還是若無其事的向左。時尚書屋
於是他跺腳,用棍子威嚇它們,氣沖沖的命令它們向左:這一回它們果然聽話了。他對自己的威力又高興又驕傲。他指着花一點,吩咐它們變成金色的四輪車,象童話中所說的一樣;雖然這樣的事從來沒實現過,但他相信只要有耐性,早晚會成功的。他找了一隻蟋蟀想叫它變成一騎馬:他把棍子輕輕的放在它的背上,嘴裡唸著咒語。時尚書屋
蟋蟀逃了……他擋住它的去路。過了一會,他躺在地下,靠近着蟲,對他望着。他忘了魔術師的角色,只把可憐的蟲仰天翻着,看它扭來扭去的扯動身子,笑了出來。
他想出把一根舊繩子縛在他的魔術棍上,一本正經的丟在河裡,等魚兒來咬。他明知魚不會咬沒有餌也沒有釣鉤的繩,但他想它們至少會看他的面子而破一次例;他憑着無窮的自信,甚至拿條鞭子塞進街上陰溝蓋的裂縫中去釣魚。他不時拉起鞭子,非常興奮,覺得這一回繩子可重了些,要拉起什麼寶物來了,象祖父講的那個故事一樣……
玩這些遊戲的時候,他常常會懵懵懂懂的出神。周圍的一切都隱滅了,他不知道自己在那裡做些什麼,甚至把自己都忘了。這種情形來的時候總是出豈不意的。或是在走路,或是在上樓,他忽然覺得一平空虛……好似什麼思想都沒有了。時尚書屋
等到驚醒過來,他茫然若失,發覺自己還是在老地方,在黑魆魆的樓梯上。在幾步踏級之間,他彷彿過了整整的一生。
祖父在黃昏散步的時候常常帶著他一塊兒去。孩子拉著老人的手在旁邊急急忙忙的搬着小步。他們走着鄉下的路,穿過鋤松的田,聞到又香又濃的味道。蟋蟀叫着。時尚書屋
很大的烏鴉斜蹲在路上遠遠的望着他們,他們一走近,就笨重的飛走了。
祖父咳了幾聲。克利斯朵夫很明白這個意思。老人極想講故事,但要孩子向他請求。克利斯朵夫立刻湊上去。時尚書屋
他們倆很投機。老人非常喜歡孫子;有個願意聽他說話的人更使他快樂。他喜歡講他自己從前的事,或是古今偉人的歷史。那時他變得慷慨激昂;發抖的聲音表示他象孩子一般的快樂連壓也壓不下去。時尚書屋
他自己聽得高興極了。不幸逢到他要開口,總是找不到字兒。那是他慣有的苦悶;只要他有了高談闊論的興緻,話就說不上來。但他事過即忘,所以永遠不會灰心。時尚書屋
他講着古羅馬執政雷古盧斯,公元前的日耳曼族首領阿米奴斯,也講到德國大將呂佐夫的輕騎兵——詩人克爾納,和那個想刺死拿破崙皇帝的施塔普斯。他眉飛色舞,講着那些空前絶後的壯烈的事蹟。他說出許多歷史的名辭,聲調那麼莊嚴,簡直沒法瞭解;他自以為有本領使聽的人在驚險關頭心癢難熬,他停下來,裝做要閉過氣去,大聲的擤鼻涕;孩子急得嗄着嗓子問:「後來呢,祖父?」那時,老人快活得心都要跳出來了。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