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約翰·克里斯朵夫 第 9 頁


後來克利斯朵夫大了一些,懂得了祖父的脾氣,就有心裝做對故事的下文滿不在乎,使老人大為難過。——但眼前他是完全給祖父的魔力吸住的。聽到激動的地方,他的血跑得很快。他不大瞭解講的是誰,
作者:羅曼·羅蘭 / 頁數:(9 / 503)

後來克利斯朵夫大了一些,懂得了祖父的脾氣,就有心裝做對故事的下文滿不在乎,使老人大為難過。——但眼前他是完全給祖父的魔力吸住的。聽到激動的地方,他的血跑得很快。他不大瞭解講的是誰,那些事發生在什麼時候,不知祖父是否認識阿米奴斯,也不知雷古盧斯是否——天知道為什麼緣故——上星期日他在教堂裡看到的某一個人,但英勇的事蹟使他和老人都驕傲得心花怒放,彷彿那些事就是他們自己做的;因為老的小的都是一樣的孩子氣。時尚書屋

克利斯朵夫不大得勁的時候,就是祖父講到悲壯的段落,常常要插一段唸唸不忘的說教。那都是關於道德的教訓,勸人為善的老生常談,例如:「溫良勝於強暴「,——或是」榮譽比生命更寶貴「,——或是」寧善毋惡」;——可是在他說來,意義並沒這樣清楚。祖父不怕年輕小子的批評,照例張大片辭,顛來倒去說著同樣的話,句子也不說完全,或者是說話之間把自己也弄糊塗了,就信口胡謅,來填補思想的空隙;他還用手勢加強說話的力量,而手勢的意義往往和內容相反。孩子畢恭畢敬的聽著,以為祖父很會說話,可是沉悶了一點。時尚書屋
關於那個征服過歐洲的科西嘉人①的離奇的傳說,他們倆都是喜歡常常提到的。祖父曾經認識拿破崙,差點兒和他交戰。但他是賞識敵人的偉大的,他說過幾十遍:他肯犧牲一條手臂,要是這樣一個人物能夠生在萊茵河的這一邊。可是天違人意:拿破崙畢竟是法國人;於是祖父只得佩服他,和他鏖戰,——就是說差點兒和拿破崙交鋒。時尚書屋
當時拿破崙離開祖父的陣地只有四十多里,祖父他們是被派去迎擊的,可是那一小隊人馬忽然一陣慌亂,往樹林裡亂竄,大家一邊逃一邊喊:「我們上當了!」據祖父說,他徒然想收拾殘兵,徒然起在他們前面,威嚇看,哭着:但他們象潮水一般把他簇擁着走,等到明天,離開戰場已不知多遠了,——祖父就是把潰退的地方叫做戰場的。——克利斯朵夫可急於要他接講大英雄的戰功;他想著那些在世界上追奔逐北的奇蹟出了神。他彷彿眼見拿破崙後面跟着無數的人,喊着愛戴他的口號,只要他舉手一揮,他們便旋風似的向前追擊,而敵人是永遠望風而逃的。這簡直是一篇童話。時尚書屋
祖父又錦上添花的加了一些,使故事格外生色;拿破崙征服了西班牙,也差不多征服了他最厭惡的英國。
①指拿破崙,因科西嘉為拿破崙出生地。

克拉夫脫老人在熱烈的敘述中,對大英雄有時不免憤憤的罵幾句。原來他是激起了愛國心,而他的愛國熱誠,也許在拿破崙敗北的時節比着耶拿一役普魯士大敗的時節更高昂。他把話打斷了,對著萊茵河揮舞老拳,輕蔑的吐一口唾沫,找些高貴的字來罵,——他決不有失身分的說下流話。——他把拿破崙叫作壞蛋,野獸,沒有道德的人。時尚書屋
如果祖父這種話是想培養兒童的正義感,那麼得承認他並沒達到目的;因為幼稚的邏輯很容易以為「如果這樣的大人物沒有道德,可見道德並不怎麼了不起,第1還是做個大人物要緊」。可是老人萬萬想不到孩子會有這種念頭。
他們倆都不說話了,各人品着自己的一套想法回味那些神奇的故事,——除非祖父在路上遇見了他貴族學生的家長出來散步。那時他會老半天的停下來,深深的鞠躬,說著一大串過分的客套話。孩子聽著不知怎樣的臉紅了。但祖父骨子裡是尊重當今的權勢的,尊重「成功的」人的;他那樣敬愛他故事中的英雄,大概也因為他們比旁人更有成就,地位爬得更高。時尚書屋
天氣極熱的時候,老克拉夫脫坐在一株樹底下,一忽兒就睡着了。克利斯朵夫坐在他旁邊,挑的地方不是一堆搖搖欲墜的石子,就是一塊界石,或是什麼高而不方便的古怪的位置;兩條小腿蕩來蕩去,一邊哼着,一邊胡思亂想。再不然他仰天躺着,看著飛跑的雲,覺得它們象牛,象巨人,象帽子,象老婆婆,象廣漠無垠的風景。他和它們低聲談話;或者留神那塊要被大雲吞下去的小雲;他怕那些跑得飛快,或是黑得有點兒藍的雲。時尚書屋
他覺得它們在生命中佔有極重要的地位,怎麼祖父跟母親都不注意呢?它們要兇器來一定是挺可怕的。幸而它們過去了,獃頭獃腦的,滑稽可笑的,也不歇歇腳。孩子終於望得眼睛都花了,手腳亂動,好似要從半空中掉下來似的。他睒着眼皮,有點瞌睡了。時尚書屋
……四下里靜悄悄的。樹葉在陽光中輕輕顫抖,一層淡薄的水氣在空氣中飄過,迷惘的蒼蠅旋轉飛舞,嗡嗡的閙成一片,象大風琴;促織最喜歡夏天的炎熱,一勁兒的亂叫:慢慢的,一切都靜下去了……樹顛啄木鳥的叫聲有種奇怪的音色。平原上,遠遠的有個鄉下人在吆喝他的牛;馬蹄在明晃晃的路上響着。克利斯朵夫的眼睛閉上了。時尚書屋
在他旁邊,橫在溝槽裡的枯枝上,有隻螞蟻爬着。他迷糊了,……幾個世紀過去了。醒過來的時候,螞蟻還沒有爬完那小枝。
有時祖父睡得太久了;他的臉變得死板板的,長鼻子顯得更長了,嘴巴張得很大。克利斯朵夫不大放心的望着他,生怕他的頭會變成一個怪樣子。他高聲的唱,或者從石子堆上稀里嘩啦的滾下來,想驚醒祖父。有一天,他想出把幾支松針扔在他的臉上,告訴他是從樹上掉下來的。時尚書屋
老人相信了,克利斯朵夫暗裡很好笑。他想再來一下;不料才舉手就看見祖父眼睜睜的望着他。那真糟糕透啦:老人是講究威嚴的,不答應人家跟他開玩笑,對他失敬;他們倆為此竟冷淡了一個多星期。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