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幽靈同好會》 第 7 頁


有關津田和被殺的亞里沙之間的關係,夕子的推理差不多都猜中了。只有一件事有點出入,津田被趕出公寓已經是一年前的事了,一直都是亞里沙拿零用餞給津田過日子的。一直到最後無法再這麼繼續下去
作者:待考 / 頁數:(7 / 8)

有關津田和被殺的亞里沙之間的關係,夕子的推理差不多都猜中了。只有一件事有點出入,津田被趕出公寓已經是一年前的事了,一直都是亞里沙拿零用餞給津田過日子的。一直到最後無法再這麼繼續下去了,才搬到那間儲藏室裡去住的。時尚書屋

這麼一來,津田根本就沒有理由殺死亞里沙。然而,夕子卻叫我跟蹤津田,而且還得讓他發現我在跟蹤他。時尚書屋
名偵探說的事,我還真是完全無法理解。——打個電話給夕子看看吧!
剛好,就在可以監視到津田工作的地方,有一座公共電話。時尚書屋
「——喂!」
「哦,是你啊!」
「搞什麼,是你啊!」
夕子以愛困的語調說道。時尚書屋
「你已經睡了嗎?」
「是啊,你以為現在幾點?已經十點了呀。」
「你對一個整夜都在監視別人的人說這種話,也未免太不體貼了吧?」
「司令官如果不過着優雅的生活,怎麼會有名探案出現呢?」
「已經跟蹤他一個禮拜了,可是什麼事也沒發生啊。」
「是啊。反正你還能像這樣打電話回來,表示你還活着……」
「喂,等一下。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什麼話?」
「你說我『還』活着是指——」
「咦,我沒跟你說過嗎?我想,早晚會有人要你的命的。」
「你說什麼?」
「所以我是說,這樣就可以很清楚地知道兇手是誰了。」
「也就是說……我是誘餌嘍?」
「這可就見仁見智了。或許會變成那樣也說不定。」
「你開什麼玩笑!這麼重要的事,你竟然會忘了告訴我!——」
夕子悠哉地說道,「有什麼關係嘛!我現在不是告訴你了嗎?」
「為什麼我跟蹤津田,兇手就會想殺我呢?」
「都說了那不是就沒意思了嗎?」
「又不是在玩遊戲!」
「冷靜一點。你是搜查一課的老手,不是嗎?突然被攻擊了,也還應付得來,不是嗎?」夕子輕鬆地說完後,又說了一句,「那,你可要自己多小心了!」就把電話給切斷了。時尚書屋

這到底是什麼世界。混蛋!我搖了捂頭。——近來夕子似乎對我冷淡了許多。難道年齡上的差距,已經把夕子的熱情漸漸地澆熄了嗎?時尚書屋
我的胸中掃過一抹寂寞的苦楚。我應該在她對我的熱度尚未完全減退之前,強迫她和我結婚嗎?可是,對她來說,我是不是真的適合她呢?時尚書屋
「宇野前輩!熱騰騰的盒飯!」
對了,盒飯還是應該趁熱吃。——這是什麼話啊?時尚書屋
一看,原田抱了五、六個盒飯走了過來。時尚書屋
「真是個沒情調的傢伙!」我自言自語地說道。時尚書屋
不過,肚子餓了也是事實。這時,就專心吃個盒飯,說不定也不怎麼壞。——或許這就是四十歲的男人無法受到女人歡迎的原因吧?時尚書屋
有一輛白色的車子開了過來。原田抱著盒飯,一臉幸福的表情,正準備越過馬路。車子加速了起來。時尚書屋
「喂,原田——」
「我買了六個。宇野前輩二個、我四個——」
「危險啊!」
「什麼?」
「危險!」
這種對話,實際上只有二、三秒的時間,那輛白色的車子突然兇猛的撞了過來。時尚書屋
「原田呢?」夕子跑了過來,還一面喘着氣地說道,「要不要緊?」
我說道,「正發出就像是快要死了的聲音。」
「受了重傷嗎?那樣的話得趕緊叫救護車——」
說到一半,夕子突然停住了。時尚書屋
因為當事人原田滿不在乎,沒事地走了過來。時尚書屋
「真是的,哭都還沒哭完呢!」
「原田!你不是披車撞了個人仰馬翻的嗎?」
「啊,夕子小姐——是啊,被撞到了啊,六個盒飯都被撞翻了呀!個個都是熱騰騰、很好吃的樣子啊!」
夕子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時尚書屋
「你騙了我!」
「這下子扯平了。」
夕子苦笑着說道,
「算了。可是,竟然沒抓到兇手,太爛了吧!」
「我記下車子的號碼了。應該一查就知道了。」
「那,我們走吧!」
「去哪裡?津田可是還在那間店裡。」
夕子說道:「已經不用了。」
我們坐著車向片倉家前進。來開門的是敦子。時尚書屋
「——夕子!還有刑警先生也來了。」
「這麼晚了還來打擾真對不起。」
「沒關係。今晚很難得剛好我先生也回來了。」
一走進客廳,片倉和靖夫都很舒適地坐在沙發上。靖夫馬上站起來問道。「查到什麼了嗎?」
「敦子,你今晚有沒有出去過?」夕子問道。時尚書屋
「今晚?沒有。昨晚倒是出去過……我去替你們準備點果汁吧。」
「不用客氣了。——那你們家的傭人河野文代呢?」
「出去買東西了。——可是,有點兒晚了。不知道去哪裡買東西?」
「開車去嗎?」
「嗯……」
「白色的車子。車號是——」
我一說完,敦子一臉不可思議似地問道。時尚書屋
「沒錯,是這個號碼,可是……那又代表什麼?」
「如果是這樣的話,她可能不會再回到這裡來了。」
我說道,「麻煩電話借用一下。」
夕子等我交代完公事之後開口說道,
「我確信那位文代小姐是兇手,是在我間她從家裡出去之後有沒有看到可疑的人的時候。她回答的時候遲疑了一下。——或許是因為知道些什麼,不知道該不該講而遲疑,不過,不管如何,在我看來,她是因為考慮到底要製造個謎樣的人物,還是編個馬馬虎虎的故事反而會弄得更糟糕也說不定而舉祺不定。所以,我想這個人必定不是像她的外表看起來那樣純情樸素的女孩子。」
「可是為什麼她要殺了亞里沙呢?」靖夫問道。時尚書屋
「第1,津田在儲藏室裡藏了三個月,身為女傭的文代不可能不知道。即使亞里沙曾經說過『別靠近儲藏室』這句話,不可能會有那種被人家說這樣還不會去偷看的女孩子吧?」
「也就是說,她知道津田的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