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和諧與自由的保證》 第 32 頁


魏特林著 孫則明譯第6章 奴隷制度的產生  戰爭,作為它的後果,帶來了種種最可恨的、人類迄今所沒有見過的罪惡。人類在文明程度上高出禽獸多少倍。他在許多其他方面比禽獸還要低多
作者:(德)魏特林著 孫則明譯 / 頁數:(32 / 127)

魏特林著 孫則明譯

第6章

奴隷制度的產生 
戰爭,作為它的後果,帶來了種種最可恨的、人類迄今所沒有見過的罪惡。人類在文明程度上高出禽獸多少倍。他在許多其他方面比禽獸還要低多少倍。這些可恨的罪惡之一就是奴隷制。時尚書屋
因為勞動對於人已經開始成為一種負擔。而武士是看不起勞動的,於是發生了這樣一種思想,對於那些在戰爭中抓來的俘虜,不是殺害他們,而是從他們身上搾取儘可能多的利益。人們把他們用索鏈拴起來,分配給武士們;武士們強迫這些俘虜替他們勞動,給他們耕種,給他們製造家庭用具以及從事其他勞役。這些俘虜因此可以有飯吃,但是他們除了他們的主人的意志以外不能有自己的意志。時尚書屋
在這裡,才第1次公開了這樣一個最醜惡的名字;在這以前,人類的本能還始終感覺羞慚,不敢把這個字公然說出來;現在隨着奴隷制度的發生,在那已經在自私和統治欲的冰殻下凍結了的人心裡,最後一點兄弟友愛的感覺也都窒息了。時尚書屋
起初,人把他的手伸向森林中的野獸,他那罪惡的嘴同時說出了我的這個字,然後他又動手攫取土地和它的果實,說:這是我的財產。現在他把他的手伸到他的同類身上,為了用他那可恨的我的把他的同類造成和林中的野獸、腳下的土地和土地上的產物同等的東西。時尚書屋
人還能被降得更低嗎?時尚書屋
主人是不會。但是奴隷,我們下面將要看到還要更低。時尚書屋
請你們別對我再說你們那上帝的肖像吧;我們很容易就可以習慣于這種譏諷的用語的。不,人不是上帝的肖像;無知和開玩笑的人捏造了這樣一句俏皮話,我們的淺薄無聊把它隨處用成了口頭禪。時尚書屋

走開,奴隷!滾,私有主們!還有你,財主先生!不,你們都不是什麼上帝的肖像!難道不是嗎,你們都不是?——他們不回答!他們明白了我的意思。現在讓我們繼續往前走。時尚書屋
放鬆了自私的繮繩,自私就象脫韁之馬跑下去再沒有止境。因此私有財產這個概念今天已經擴展到人自己頭上。任何東西都不再保險能逃脫這個稱號,甚至連神靈也不能;因為不久就會不再說我們的神靈,而是說我的神靈,不再說我們的上帝,而是說我的上帝。如果他們能夠把空氣占為己有,他們也就早那樣做了。時尚書屋
但是我們還是退回到人間來,退回到這個被他的兄弟們造成了私有財產和奴隷的人間來。時尚書屋
不公平分配產生了對勞動的輕視和懶惰;懶惰產生掠奪的食念,掠奪的食念產生戰爭的愛好。於是人們寧願彼此殘殺,而不肯為自己、為別人勞動。但是因為戰爭只能是一個暫時的時期,當時人們還不能一生都要這種血腥的手藝,因此在戰爭之後,人們究竟不能不又被迫去勞動,去耕種所佔領的土地。為了免得費這種勞苦,人們發明了奴隷制度。時尚書屋
現在人被人當作牲畜一樣用棍子和鞭子驅逼着勞動。——但是我們也需要注意:他究竟還因此被給一碗飯吃。時尚書屋
從這時候起有了兩種人;一種是勞動的人,和另一種不勞動的人。奴隷和主人。時尚書屋
今天,世界上有許多種人:

1.從事有益事業的人;

2.從事無益事業的人;

3.完全無所事事的人;

4.從事有害事業的人;

或是換一句話說:世界上有正直的人、無知之徒、白吃飯的人和流氓無賴。時尚書屋
當時奴隷的價值對於他們的主人並不比牲畜的價值高。人們讓他們生育繁殖。並且利用他們的兒女再作奴隷。人們把奴隷帶到市場上,用他來和牲畜或是其他器具交換。時尚書屋

1①

①見本書第54頁注①中譯本編者關於體例的說明。——中譯本編者注
人類由於私有財產的發生,就墮落到一種這樣可怕的境地。從這裡,人們可以看到,如果不知道怎樣善於引導這個洪流,這種永無饜止的貪慾會洶湧氾濫到什麼地步。人本身、一個有理性的人本身,連同他的才幹和能力會變成那些不義的人們的私有財產。時尚書屋
不止於此。這還不過是在人類頭上騰湧而來的大苦難的第1個序幕。人們愈來愈精密,愈來愈機巧,愈來愈熟練地想出更完善的方法,從一個人的苦難的骨髓中榨出蜜來,供另一個人的享受。時尚書屋
唉!不幸的人類,你還遠沒有達到你的苦難的盡頭!你的那些暴君是不會這樣早,這樣便宜就放棄骨髓和眼淚的搾取的。只要你還有骨髓、血和淚,你就準備着倒出來吧,因為就要輪到你的。你望着那行刑者害怕,但是又不得不擠向前來;因為你饑寒交迫。而且你是不至于完全喪失了你的骨髓的,那最薄如水的一部分骨髓,人們會留給你當作你的飯食。時尚書屋
你的血和淚用不着白流,人們會把你的血和淚調和起來,給你潤濕一下乾枯的喉嚨。時尚書屋
呀,他們怎樣爭着擠向前來獻出他們的骨髓和血淚!——有些人已經受到拒絶,他們的血管裡已經沒有血,肢體裡再沒有骨髓,也再沒有眼淚來哭泣他們的命運了。哪,他們已經完了,他們倒下去了。一霎間,這裡又是另十個人來替代,都是面色紅潤的年輕小伙子。喂!你們對於那些大爬蟲正是最好的獵獲物哩!他這次又熬過去了;呀,可憐的奴隷,你還在誇耀你那殉難的事業呢!你不害羞!——不,不,上帝見憐這些窮小子吧!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