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中華上下五千年 第 177 頁


「我是大宋宰相,竭心儘力扶助朝廷,可惜奸臣賣國,叫我英雄無用武之地。我不能恢復國 土,反落得被俘受辱。我死了以後,也不甘心。」說著,咬牙切齒,不斷地捶打自己的胸膛。元世祖和顏悅
作者:馮國超 / 頁數:(177 / 202)

「我是大宋宰相,竭心儘力扶助朝廷,可惜奸臣賣國,叫我英雄無用武之地。我不能恢復國 土,反落得被俘受辱。我死了以後,也不甘心。」說著,咬牙切齒,不斷地捶打自己的胸膛。時尚書屋

元世祖和顏悅色地勸說:「你的忠心,我也完全瞭解。事到如今,你如果能改變主意, 做元朝的臣子,我仍舊讓你當丞相怎麼樣?」
文天祥慷慨地說:「我是宋朝的宰相,哪有服侍兩朝的道理。我不死,哪還有臉去見地 下的忠臣烈士?」
元世祖說:「你不願做丞相,做個樞密使怎麼樣?」
文天祥斬釘截鐵地回答說:「我只求一死,別的沒有什麼可說了。」
元世祖知道勸降已沒有希望,才叫侍從把文天祥帶出去。
第2天,就下令把文天祥處死。
這一天,北風怒號,陰雲密佈。京城柴市的刑場上,戒備森嚴。市民們聽到文天祥將要
就義的消息,自發集中到柴市來,一下子就聚集了一萬人,把刑場團團圍住。只見文天祥戴
着鐐銬,神色從容,來到刑場。他問旁邊的百姓,哪一面是南方。百姓們指給文天祥看了。
他朝着正南方向拜了幾拜,端端正正坐了下來,對監斬官說:「我的事結束了。」公元12
83年一月,這位四十七歲的民族英雄終於犧牲,在民族危亡時刻,表現了他一身的浩然正
氣。

上下五千年

218 郭守敬修訂曆法

元世祖忽必烈即位以前,就重視吸收漢族的讀書人,幫助籌劃朝政大事。他重用一個漢
族謀士劉秉忠。忽必烈稱帝和定國號為元,都是劉秉忠的主意。後來,劉秉忠又向忽必烈薦
引了一些朋友、學生,也一個個擔任了元朝初年的重要官員。其中有一個是元代著名科學家
郭守敬。
郭守敬是邢州今河北邢台人。他祖父郭榮學識淵博,不但通曉經書,對數學、天

文、水利等都有研究。郭守敬少年時候,在祖父的影響下,對科學發生濃厚的興趣。那時
候,劉秉忠和他的朋友張文謙等正在邢州西南紫金山講學,郭榮把他孫子送到劉秉忠那裡學
習。郭守敬在那裡認識了許多愛好科學的朋友,學問就長進得更快。
忽必烈統一北方以後,為了發展農業生產,決定整治水利,徵求這方面的人材。張文謙
把郭守敬推薦給忽必烈,忽必烈很快就在開平今內蒙古正藍旗東召見郭守敬。郭守敬對
北方水利情況十分熟悉,當時就提出六條整治水利的措施。忽必烈聽了十分滿意,每聽完一
條,就點頭讚許。最後,他很感慨地說:「讓這樣的人去辦事,才不會是擺空架子吃閒飯的 呢。」接見以後,就派郭守敬擔任提舉各路河渠的職務,經辦河道水利的事。
過了兩年,郭守敬又被派到西夏一帶去整治水利。那裡經過多年戰亂,河道淤塞,土地
荒蕪,生產遭到嚴重破壞。郭守敬到了西夏,經過詳細勘察以後,發動民工疏濬了一批原有
的渠道、水壩,還開挖了一些新河道。不出一年時間,這一帶九百多萬畝農田灌溉暢達,糧
食豐收,百姓的生活也都改善了。
為了加強大都到江南的交通運輸,忽必烈又派郭守敬去勘測水路交通情況。經過郭守敬
的勘測、設計,不但修通了原來的運河,還新開鑿了一條從大都到通州的通惠河,這樣,從
江南到大都的水路運輸,就暢通無阻了。
元世祖滅南宋以後,更加重視農業生產的恢復。農業生產要利用曆法。過去,蒙古一直
使用金朝頒佈的曆法,這種曆法誤差很大,連農業上常常使用的節氣也算不準。元朝征服江
南以後,南方用的又是另一種曆法,南北曆法不一樣,更容易造成紊亂。元世祖決定統一制
訂一個新曆法。他下令成立了一個編訂曆法的機構,名叫太史局後來叫太史院。負責太
史局的是郭守敬的同學王恂。郭守敬因為精通天文、曆法,也被朝廷從水利部門調到太史
局,和王恂一起主辦改歷工作。
修訂曆法工作一開始,郭守敬就提出:研究曆法先要重視觀測,而觀測必須依靠儀表。
原來從開封運來的有一架觀察天象的大型渾天儀,已經陳舊不堪,得不到可靠的數據。郭守
敬設計一套新的儀器。他覺得原來的渾天儀結構複雜,使用不方便,還創製了一種結構比較
簡單、刻度精密的簡儀。他製作的儀器,精巧和準確程度都比舊的儀器高得多。有了好的儀
器,還要進行精確的實地觀測。公元1279年,郭守敬在向元世祖報告的時候,提出在太
史院裡建造一座新的司天台,同時在全國範圍進行大規模的天文測量的打算。這個大膽的計
劃馬上得到元世祖批准。
經過王恂、郭守敬等一起研究,在全國各地設立了二十七個測點。最北的測點是鐵勒 在今西伯利亞的葉尼塞河流域,最南的測點在南海在今西沙群島上,選派了十四個
監候官員分別到各地進行觀測。郭守敬也親自帶人到幾個重要的觀測點去觀測。各地的觀測
點把得到的數據全部彙總到太史局。郭守敬根據大量數據,花了兩年的時間,編出了一部新
的曆法,叫《授時歷》。這種新曆法,比舊曆法精確得多。它算出一年有365.2425
天,同地球繞太陽一周的時間,只相差26秒。這部曆法同現在通行的格里曆即公曆
年的周期相同。但是郭守敬的《授時歷》比歐洲人確立公曆的時間要早三百零二年。

上下五千年

219 歐洲來客馬可·波羅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