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皇太極 第 1 頁


第1部分 狼群與佳人第1節 狼群與佳人(1)公元1607年明萬曆三十五年深秋。正值上午時分,女真滿州國都城赫圖阿拉城北的羊鼻子山,沐浴着明麗的秋陽。遍山楓樹,霜林醉染,葉葉涂丹
作者:待考 / 頁數:(1 / 134)

第1部分 狼群與佳人第1節 狼群與佳人(1)

公元1607年明萬曆三十五年深秋。正值上午時分,女真滿州國都城赫圖阿拉城北的羊鼻子山,沐浴着明麗的秋陽。遍山楓樹,霜林醉染,葉葉涂丹,紅艷艷色彩斑斕。山坡上雜草間,芳齡二八的漢族少女範文娟在倘佯穿行。時尚書屋
她雙手撥弄着密密匝匝的野生植物,不時彎腰俯首,分明是在尋找什麼。時尚書屋
從她氣喘吁吁、香汗淋漓的情態可以看出,她已在山坡間勞作多時了。此刻她直起腰,用粉拳捶打幾下發酸的脊背,玉掌抿一下額頭汗濕的雲鬢,回頭眺望一眼山腳下蘇克素護河旁綠樹掩映中的秫籬茅舍。那貧寒的農宅小院,是她溫馨的家。她彷彿看到了花甲之年的慈父在病榻上痛苦的樣子,也就越發堅定了要找到一棵老山參為父醫病的決心,便又俯下身去搜尋起來。時尚書屋
太陽升得更高了,俗話說秋老虎,曬得文娟皮膚灼痛。山野寂寂,只有她撥動野草的響聲。就在她聚精會神尋找人參時,文娟恍惚聽見身後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響。這輕微的響動使她猛然一驚,早起臨出門時兄長的叮嚀不禁又迴響在耳邊。時尚書屋
「賢妹,愚兄進城賣卜,待賺得些許銀兩便與父親抓藥。你要緊守門戶,切勿上山挖棒棰。荒山野嶺多有豺狼出沒,切記切記。」範文娟想起兄長文程的叮囑,不由得一絲恐懼掠過心頭。時尚書屋
轉過身軀注目察看,但見灌木雜草在陽光下閃爍着斑駁的色彩。輕風拂過,草叢與枝條抖動,發出微弱的聲響,莫說野獸,就連鳥兒也沒有一隻。文娟激跳的心平靜下來,暗笑自己倒是有些風聲鶴唳草木皆兵了。她重又迴轉身,再次專心致志地搜尋起人參來。時尚書屋

說來也怪,認真找時遍尋不見,而文娟無意中把目光投向前方的山石間,就見一株茁壯的人參迎風搖曳着濃綠的枝葉。一時間,她的心几乎要跳出來,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幾度疑為在夢中。掐掐腿股覺痛,仰望頭頂湛湛藍天,麗麗秋陽,分明是在現實中。時尚書屋
她輕手輕腳靠近那株參苗,似乎惟恐將人參娃娃驚跑。她俯跪在參苗前,數了數葉片,不覺忘情地親吻起來。文娟怎能不喜,按她的經驗推斷,這株參齡至少在百年以上,估計重量在七八兩之間。挖參人的俗語說得好,「七兩為參,八兩為寶」,挖到這棵參,何愁父親醫病無錢!她先取出一段紅絲,在參苗上打個死結,據說這樣可以防止參娃娃遁走。時尚書屋
再從腰間摘下參鏟,小心翼翼在外圍相距半尺遠掘出一道深溝,以免傷其根須。因為按參行的規矩,根須越全越是值錢。範文娟為保萬無一失,她乾脆放下了參鏟,用如筍般嬌嫩的纖纖玉指摳土,她是那麼用心,几乎忘記了周圍的一切。時尚書屋
過了大約一袋煙的光景,文娟把一棵酷似人形沉甸甸白亮亮的大參捧在了手中,喜得她淚花兒在長長的眼睫毛上忽閃,芙蓉般的粉面貼在參體上,忘情地唱起了山歌小調:赫圖阿拉賽仙境哎,綠水長流山長青。漫山遍野人參寶啊,野果纍纍枝頭紅。獐狍狐兔隨手打吔,貂皮如火暖茸茸。待到三九冰雪凍,鐵鎚鑿開冰窟窿……
文娟唱着唱着,突然箝口不語了,她感到有誰從背後把雙手搭上了肩頭。這荒郊野外何人來開玩笑•回頭一看,她「啊」地驚叫了一聲!一隻大灰狼耷拉出血紅的舌頭,兩眼閃出藍幽幽的凶光正定定地看著她!文娟本能地用雙手要將惡狼的一雙前爪推開。哪裡容她動作,大灰狼雙爪一抓,文娟上身的土布藍色碎花裌襖已被撕開。她那雪白的肌膚裸露在外,乳房上幾道紅紅的血印子分外醒目。時尚書屋
文娟口呼救命,掉頭就跑,但人參依然緊緊握在手中。她只不過跑出幾步遠,大灰狼一躥,雙爪又搭上了她的雙肩,隨着她的跑動,裌襖又被從後背撕裂,文娟身上幾縷布條隨風飄舞,她的整個上身几乎已是裸露無餘。大灰狼似乎已無耐性,第3次撲上來,張嘴就向文娟玉頸咬去。時尚書屋
文娟用右手的參鏟狠狠一鏟,大灰狼的下齶被鏟個正着,「嗷」的一聲後退一步,隨之發起狂來,它不待喘息就呼地猛撲上去,文娟立腳不住仰面栽倒。灰狼兩隻前爪撲向文娟前胸,尖牙呲出的血盆大口,便去咬文娟的脖頸。強烈的求生欲使範文娟平添了勇氣和機敏,她就地一滾躲開狼爪,又一個鯉魚打挺躍起身來,邊向山下飛奔,邊高聲疾呼「救命」!儘管她明知這曠野荒郊杳無人跡,但還是下意識地呼救不止。時尚書屋
一個女孩子自然逃不過凶惡的灰狼。不過幾丈遠近,大灰狼再一次撲上了文娟的後背。此時她已是精疲力竭,毫無氣力,悲哀地閉上雙眼等待惡狼的吞噬……耳邊一聲尖嘯響過,又是撲通一聲響動,文娟睜眼一看,卻是大灰狼栽倒在地,一支雕翎箭直戳在惡狼的後背。範文娟尚在懵懂間,一陣急促的馬蹄聲響起,瀰漫的煙塵席捲而來。時尚書屋
待塵埃落定,面前的高頭駿馬上,端坐著一位身着軟甲的魁梧青年,他的右手還輓着一把四尺有餘的金纏銀裹鑲翠鐵胎弓。文娟明白了:「將軍,是您救了我?」「路經山下,聽得姑娘呼救,便一箭結果了這畜牲。」青年說著忽然勒馬退後幾步,移開了目光,把臉扭向了別處。文娟有些奇怪:「看將軍的裝束,想必是女真人。」
「姑娘眼力不錯。」青年仍是扭轉着臉,麻利地將上身的綠錦馬蹄袖戰袍脫下,搭在弓上遞將過去,「請姑娘權且以此遮身。」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