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皇太極 第 10 頁


「只恐才疏學淺,不配供汗王與貝勒驅使。」其實,這正是範文程求之不得的。「先生無需過謙,你我就這樣說定了。」此番遭遇範文程,自然是努爾哈赤網羅人才籠絡漢人的戰略需要,但也不能否認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134)

「只恐才疏學淺,不配供汗王與貝勒驅使。」其實,這正是範文程求之不得的。時尚書屋

「先生無需過謙,你我就這樣說定了。」此番遭遇範文程,自然是努爾哈赤網羅人才籠絡漢人的戰略需要,但也不能否認範文娟也是一個重要因素。想,倘若範文程成為自己的部屬,那麼接近範文娟不就方便多了嗎,也就不愁進而得到這位美奐絶倫的漢家女子。不過,也非庸魯之輩,他有意要考查一下範文程的才智,恰好心中有一悶結鬱積,倒也誠懇地試探着向範文程求教:「請問范先生,我父汗十八副鎧甲起兵,苦戰數十年,九死一生創下赫圖阿拉這份基業。時尚書屋
然我弟兄眾多,僅我兄長即有七位,平素大多貌合神離。特別是大阿哥褚英,因見父汗對我鍾愛,視我為眼中釘肉中刺,惟恐我危及他的立儲地位。我自十二歲喪母,雖說父汗疼愛,但他戎馬倥傯,難得有暇敘談幾句。故而我苦悶在心,不知該如何應對,只怕早晚要遭褚英毒手。」
「八貝勒所慮誠然,並非杞人憂天。」範文程侃侃道來,「在下雖居郊野,但平日對貝勒家事亦頗為留意。汗王志在大明江山可說是盡人皆知,而有望繼承汗位者也只有褚英與您。從八貝勒義救舍妹事中即可看出,大貝勒對您積怨頗深。時尚書屋
如我是褚英,也必欲將您除之而後快。」
「請先生指點迷津。」
「依在下愚見,八貝勒當志在繼承汗位。」
「能成?」
「凡事無為則不為,有為當敢為。您在諸阿哥中文武超群,又深得汗王器重,已有莫大優勢,惟非長子也。然褚英驕橫,剛愎自用,在諸阿哥、大臣中頗多微詞。而八貝勒寬厚待人,深孚眾望,又已先得一分。」
不覺點頭,顯然他自己也是這樣認為。時尚書屋
「自古好事多磨,汗位豈能唾手可得•若想成功,還需許多功夫。而有一點至關重要,是非做不可的。」
「請先生明教。」
「必須立有戰功。」範文程說得斬釘截鐵,「八貝勒從十歲起即主管家務國事,一則您聰慧過人處事得當,汗王深信不疑,二則汗王疼愛,恐你在戰場上偶有閃失。可是縱觀歷史,奪長而立者若無戰功,決難贏得擁戴。唐太宗李世民,便是靠執掌兵權,手下有一批能征慣戰勇將,方在玄武門之亂中誅殺建成元吉,而得位尊九五。時尚書屋
即便是一代昏君楊廣,也是南平陳朝北擊突厥戰功蓋世後,方撼動太子楊勇,進而弒父為君。」
聽得雙眼閃出光芒:「與先生一席話,勝讀十年書。」

「八貝勒過譽,在下承受不起。」範文程自覺有遇明君之感,「請容在下斗膽再言。我幼讀周易,頗通八卦,不需問八貝勒生辰,僅從您這名字而論,日後君臨天下,非八阿哥莫屬。」
「何以見得?」
「尊諱,即諧音『皇太子』,豈非天意乎!」
關於自己的名字,還從未這樣聯繫過,範文程一說,他不覺精神一振。對呀,難道這只是一種無謂的巧合嗎?但口中還是說:「名字父母所定,豈與前程有關•」
「一切都有預兆,八貝勒定能一統神州。」
「不敢奢望。」不想在範文程面前過分坦陳心跡,「日後如能發達,定與先生同富貴。」
「如蒙不棄,願與八貝勒共患難。」
二人彼此一拜,結下同心。時尚書屋
想起烏拉部入侵之事,擔心父汗找尋,便起身告辭:「時間不早了,容改日再來相聚。」
範文娟有些不捨:「八貝勒,奴家奉的粗茶尚未飲上一口,就匆匆離去嗎•」
「這倒是確有不恭了。」立飲半盞,放下瓷杯,「好茶。還請小姐將戰袍奉還。」
範文程心有多細,趕緊接話說:「待在下去廂房取來。」他藉機退出。時尚書屋
室內只有男女二人,彼此都覺機會難得,但又都覺難為情。範文娟更是粉面羞紅,不敢正視對方。時尚書屋
想機不可失,遂開口說:「范小姐,自從羊鼻子山上一見,至今晝夜難忘,願小姐不計族屬尊卑,有朝一日成為我的賢內助。」
未待範文娟表態,范漢忠已闖入西間屋來:「呸!真是大言不慚,我范家碧玉,豈能下嫁你這胡人!」
「爸,您怎能如此待客!」範文娟急得眼含淚珠。時尚書屋
範文程原意想拖延片刻,也好讓他二人交談。不料父親半路里殺出,急步入內解圍,連連為賠禮:「八貝勒萬勿見怪,家父年事已高……」
范漢忠怒氣未息:「我還沒有老糊塗,,你就死了這份心吧,以後老朽這茅廬草舍,也難容留你這貝勒爺的大駕。」
苦笑一下,從範文程手中接過戰袍,又深情地望了範文娟一眼:「後會有期。」便大步離去。時尚書屋
範文娟欲追趕出門相送,范漢忠將屋門把住:「我看你們誰敢邁出一步,就不要再回我這個家!」
範文程深知父親說一不二的秉性,只有嘆氣而已。範文娟則是轉身面牆,掩面失聲痛哭,淚水汩汩流下。時尚書屋
第1
狼群與佳人第7節 皇族的裂痕(1)
耀眼的陽光把青磚青瓦的勤政堂照得通亮,三間寬敞的廳堂內暖洋洋的,使人感到周身都有說不出的愜意。青色方磚鋪就的地面,就算是奢侈的裝點了,而那些普通松木黑漆桌椅,對於這女真國來說,則顯得有點寒酸。只有正中努爾哈赤的座椅上,蒙苫了一襲虎皮,用以顯示主人與眾不同的身份。參加議事的首要人物已基本到齊,所有席位已几乎坐滿。時尚書屋
東海部要率眾來降這一喜訊,使努爾哈赤的心情很好,他滿面春風地同費英東、額爾都等五大臣交談,說一些農耕天氣方面與軍情無關的題外話。他的四弟雅爾哈赤,庶弟穆爾哈赤,也不時插話說上一兩句,只有他的三弟速爾哈赤,坐在努爾哈赤緊下手的位子上,正襟危坐不苟言笑,顯出一種超然物外的感覺。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