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皇太極 第 11 頁


古語云「恃才傲物」,也難怪速爾哈赤對周圍的人不屑一顧,因為他的功績、聲望和地位,都與努爾哈赤不相上下。他與努爾哈赤本同母所生,二哥已不在人世,他小努爾哈赤四歲。他常常是與努爾哈赤各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134)

古語云「恃才傲物」,也難怪速爾哈赤對周圍的人不屑一顧,因為他的功績、聲望和地位,都與努爾哈赤不相上下。他與努爾哈赤本同母所生,二哥已不在人世,他小努爾哈赤四歲。他常常是與努爾哈赤各帶一支兵馬,馳騁在統一女真各部的沙場上。衝鋒陷陣屢建功勛,為今日的女真國的基業,立下了汗馬功勞。時尚書屋

努爾哈赤為表彰他的蓋世大功,曾為他賜號「達爾漢巴圖魯」。努爾哈赤麾下有兵馬一萬人,速爾哈赤僅次於其長兄,有兵馬五千人。大明王朝稱努爾哈赤為「大都督」,因速爾哈赤行三,則稱為「三都督」。鄰國朝鮮來使,先去拜訪努爾哈赤,接着也要拜謁速爾哈赤,呈上同樣的禮物。時尚書屋
所不同者,是努爾哈赤殺牛款待來賓,而速爾哈赤是宰豬宴客,區別僅此而已。几乎與努爾哈赤並駕齊驅的速爾哈赤,他的女兒,嫁與明朝遼東總兵李成梁之子李如柏為妾,速爾哈赤便又有了這股外力,其地位與勢力,越發突顯出來。俗話說「功高震主」,儘管努爾哈赤與他是一奶同胞,但權力是不會拱手讓人的。努爾哈赤不能不擔心速爾哈赤構成的威脅,這不可避免地埋下了矛盾的種子。時尚書屋
努爾哈赤眼角幾次掃視到速爾哈赤洋洋不睬大大乎乎的樣子,未免心中有氣,臉上依舊是笑意蕩漾:「三弟,眾人都在熱烈交談,為何獨你悶坐無言?」
速爾哈赤還是毫無表情:「汗王,眾人皆已到齊,究竟有何軍情,也該商議正事了。」
「到時自會商議。」努爾哈赤剛想當眾發作一下,煞煞速爾哈赤的氣焰,又覺不妥,將話變軟,「未至,他一到即刻議事。」
坐在最外側的褚英,怎肯放過這中傷的機會:「父汗,我想一時半會難以前來。」
「這卻為何?」努爾哈赤今天本覺奇怪,在這種場合往常是從不遲到的。時尚書屋
眾人也都停止了交談,一時間鴉雀無聲,對褚英的話要聽個明白。時尚書屋
褚英故作為難:「父汗詢問,兒臣不敢隱瞞,是看中了漢女範文娟,不顧軍情緊急,前往范家登門求婚去了。」
努爾哈赤臉色立時沉下來:「行為,你如何知曉?」

「兒臣,我,這個……」褚英只想攻擊,事先未想好如何自圓其說,未免支支吾吾一氣,才編出一番謊話來,「是兒臣屬下伊里布親眼得見。」
「兄長既然在場,何不對父汗明言。」恰好趕到,聽見話音接過話頭,目光逼視過去。褚英萬萬沒料到這樣快轉回,而且竟會這麼巧,方纔所言全被他聽去,原本不善言詞的他,一時間愈發無言以對。時尚書屋
「王兒,城樓上你已知軍情緊急,必將議事,因何還離開?莫非你真的對那漢女範文娟着迷?」
「父汗,兒臣知道將有戰事發生,故而急去取回戰袍。」展示一下手中的戰袍,又將羊鼻子山上遭遇狼群的情況對眾人略述一番。時尚書屋
眾人聽後覺得有理,努爾哈赤語氣和緩一些,不覺對褚英中傷愈發反感:「王兒,我再問你,你與褚英究竟是誰看上那漢女?如實講來。」
「這,」不由得沉吟,自己對範文娟一往情深實難割捨,莫如趁此機會把話挑明,求得父汗允諾,迎娶文娟為妻。可是又一想,如若當場直言,那豈不明顯是自己說謊,自己在父汗與眾大臣心目中的印象將會大打折扣,于自己的前途大為不利。還是以後有了適當時機,再相機求父汗恩准才是。時尚書屋
努爾哈赤已是有些不悅:「怎麼!莫非心中有鬼?」
「父汗嚴問,兒臣不得不說了。」打定主意,既然褚英公然詆毀自己,也就決不給他留情面了,「兒臣去范家取戰袍時,正遇兄長褚英強搶范家小姐,並欲將范氏父子屠殺滅口。」
「啊!褚英,你竟幹出這等滅絶天理之事•」努爾哈赤大怒站起,走近褚英,目光直刺,「說,為何違我號令!」
褚英嚇得低下頭來,慌亂地否認:「父汗,我,我不敢哪,這是,是,他血口噴人。」
「父汗,兄長的隨從伊里布助紂為虐,叫來他一審便知。」不慌不忙地佐證。時尚書屋
褚英一聽越發慌亂,他明白叫來伊里布一問就得露餡,急忙更正說:「父汗,范家對您出言不遜,是兒氣憤不過,方纔有過激之舉。」
努爾哈赤心中明了:所言是實。他回到座位上,威嚴地宣佈:「褚英無視軍規政令,有損我女真英名,逐出勤政堂,自省一月。」
這對於一國儲君來說,無疑是莫大的恥辱,褚英跪地求饒:「父汗,兒臣再也不敢了。」
要在眾人面前做個樣子,更要讓父親知道自己是胸襟豁達之人,一旁屈身跪倒:「父汗,望念及兄長此番違令事出有因,且軍情緊急,用人之際,不如且赦免他這次。」
眾人也都附和,請求寬恕。努爾哈赤想到,褚英日後要接任汗位,過分貶責,于其聲望不利,便藉機轉彎:「看在與眾大臣求情分上,且饒你這次,再敢胡作非為,定當嚴懲!」
褚英趕緊磕頭謝恩,暗自慶幸躲過了這場大難。時尚書屋
一場風波過去,努爾哈赤威嚴地環視全場一遭:「現在商議軍情。東海部主策穆特赫,決意擺脫布占泰控制,欲率眾投我赫圖阿拉,惟恐遭布占泰劫殺,要求我部派兵往迎,大家以為當如何回覆•」
一時無人開口,大概都是在等別人,年輕者在等長者,位低者在等高官。速爾哈赤坐在那裡,猶如未聞,面無任何表情。但他心中充滿了自得與自信,遍觀在座貝勒大臣,誰敢不仰他鼻息,他不開口哪個敢占先。這是自己地位與實力的表現,你努爾哈赤想要輕視我也辦不到了。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