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皇太極 第 12 頁


努爾哈赤豈能看不出這點,近來他愈覺速爾哈赤的威脅不可等閒視之,決意要煞煞這位親弟弟的威風,便有意拋開他,徑直點名鍾愛的八子:「,你先談談看法。」對父親的意圖心領神會,但他不能不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134)

努爾哈赤豈能看不出這點,近來他愈覺速爾哈赤的威脅不可等閒視之,決意要煞煞這位親弟弟的威風,便有意拋開他,徑直點名鍾愛的八子:「,你先談談看法。」

對父親的意圖心領神會,但他不能不謙讓一下:「叔父大人在上,兒臣怎敢占先。」
速爾哈赤對於努爾哈赤的做法自然不滿,他想若要形成逢事率先開言的先例,豈不有損自己的地位與威望。故而,他當即接過話茬:「我與大汗同為建州女真都督,凡事自應多做主張。依我看來,東海部戶不過數千,實力較弱,無足輕重,犯不上興師動眾收降。」他說得乾脆明了,語氣肯定,似乎他就是決策人。時尚書屋
五大臣與眾貝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不好再說什麼。勤政堂一時冷場了,速爾哈赤欣然露出得意神色。時尚書屋
努爾哈赤豈能容忍他左右局面,將期待的目光投向:「王兒,該你表述見解了。」
早已做好準備,這倒不是他存心要順着父親的意圖與叔父唱反調,而是他切實感到速爾哈赤所見偏狹:「父汗,叔父,各位大臣、阿哥,愚見以為叔父之言欠妥。」
速爾哈赤當時就把臉拉長了,他對當眾與己作對大為惱火:「你小小年紀,乳臭未乾,就敢對軍國大事胡言。須知我過的橋比你走的路還多,吃的鹽比你吃的飯還多,你懂什麼!」
並未被叔父的氣勢壓下去,他看到了父親的目光是鼓勵,便不緊不慢地說:「烏拉部一向與我建州部作對,布占泰更是幾欲爭當我女真霸主。如今東海部叛他而欲投我,此乃天賜良機。不在於東海部人馬眾寡,而在於人心向背。我們出兵接應東海部成功,則其他小部必將紛紛效仿。時尚書屋
如若對其不理不睬,勢必冷了所有不堪烏拉部統治的小部落的人心。如此,莫說我部一統女真,只怕早晚也要為烏拉部擊潰,地盤盡失。古語云,得人心者得天下,我們切不可放過這收攏人心的大好時機。」
「好!」努爾哈赤止不住拍案叫好,「我兒果然不凡,一番見識出人頭地,正合本汗之意。」
汗王明確表態,眾人便都好開口了,紛紛支持,同意出兵。速爾哈赤威望受挫,心下不喜,也無可奈何,只是不再開言。時尚書屋
想起了範文程的忠告,要將這立功機會搶到手:「父汗,此番出征接應,兒願做領兵之人。」
「還不到你上陣衝殺的時候。」努爾哈赤不加思索便予以回絶,「你管理家務協理政務,為父是離不開你的。」「父汗,兒臣年滿十六歲,已長大成人,也算得弓馬嫻熟,該到戰場上歷練一下了。還望父汗恩准。」
被範文程指破迷津,認識到戰功關乎日後地位,第1次在父親有了明確意見後,還敢再次強辯。時尚書屋
努爾哈赤不悅道:「你休要再講,我說不許就是不許。」努爾哈赤自有一番苦心,他戎馬生涯幾十年,豈不知「瓦罐難離井口破,將軍難免陣前亡」的道理。他擔心兩軍陣前刀槍無眼,一旦有個閃失,如何對得起死去的葉赫氏孟姑。而且,他認為諸子中惟文武全才,實實不願讓愛子去冒風險,當然這些話是不便當眾講出口的。時尚書屋

見父親動怒,情知此次難以如願了,立刻轉舵:「兒臣謹遵父汗之命。」
出兵的大政方針已定,經過短暫的議論,努爾哈赤髮布命令,決定派三千馬軍出征,由速爾哈赤統率,長子褚英、次子代善協助指揮,大將楊古力、費英東、常書,以及侍衛扈爾漢、納齊布等隨行。並且決不待時,刻日出發。速爾哈赤心中不快,勉強領命。時尚書屋
第1
狼群與佳人第8節 皇族的裂痕(2)
夜幕的帷紗漸次籠罩了四野,赫圖阿拉城融入濃濃的夜色中。刁斗梆聲在城頭上迴蕩,城北門亮起了三盞紅燈。以往只要燈籠升起,城門就要關閉。可今夜與往昔不同,由於要連夜出兵,城門依然大開,只是多了十名步哨。時尚書屋
被點中出征的軍將們,大都已陸續出城,只有零零星星的人落在後面。大將常書,由於是速爾哈赤的親信,他牽着戰馬不慌不忙剛剛慢悠悠走出城門。一斤燒酒使他處在亢奮中,步履略顯踉蹌,晃晃悠悠哼唱着建州小調:
烏雲遮月星星沒一顆,
閨房裡悶坐二格格。時尚書屋
熱被窩炕頭難入睡呀,
只因為思念小阿哥。時尚書屋
自打那一日林中相會,
他把小奴家十八摸。時尚書屋
想起來周身像着火,
茶飯不思懶做活。時尚書屋
倘若不能夠再親熱,
我非得投河上吊刀抹脖。時尚書屋
護衛納齊布迎面走來:「哎呀,老兄,你還慢騰騰地唱呢。眼看就要點將了,喚你不在,還不得吃八十軍棍。」
「不會的,我不到,三都督是不會敲聚將鼓的。」常書打個飽嗝,噴出一股濃濃的酒氣。時尚書屋
納齊布薅着他疾行:「你就別吹了,你又不是汗王。」
河灘前的點將台上,速爾哈赤居中端坐,雙眉皺成兩個疙瘩,臉色比星月全無的夜色還要陰沉。他一句話也不說,眼睛帶睜不睜,誰也不知他此刻心中在想些什麼。時尚書屋
納齊布回到速爾哈赤身邊:「三都督,業已定三更時分,正是吉辰良時,該點將發兵了。」
速爾哈赤一言不發,猶如未聞。時尚書屋
納齊布不敢再說,只是焦急地在附近踱步。時尚書屋
此刻,喝了酒的常書心中明白,這是速爾哈赤對其兄努爾哈赤不滿,對這次出征有牴觸情緒的表現。時尚書屋
二貝勒代善,在點將台下沉不住氣了,他對身旁的褚英說:「兄長,時辰已過多時,叔父為何還不點兵?」
褚英一副漠然神態:「你又不是統帥,不是瞎操心嗎•真是多餘。」
「父汗要我們協助,還是當去提醒為對。」代善還以事業為重。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