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皇太極 第 4 頁


「母親對我自幼百般疼愛,總不會在女兒辭世之前不來見這最後一面。」葉赫氏說時有些悲哀。「愛妃不可如此說,你才剛剛二十九歲,前面的路長着呢,我怎麼捨得你將我拋閃呢。」努爾哈赤儘量展
作者:待考 / 頁數:(4 / 134)

「母親對我自幼百般疼愛,總不會在女兒辭世之前不來見這最後一面。」葉赫氏說時有些悲哀。時尚書屋

「愛妃不可如此說,你才剛剛二十九歲,前面的路長着呢,我怎麼捨得你將我拋閃呢。」努爾哈赤儘量展開笑顏,「你已多日水米未進,而今明顯見好。想吃啥儘管說來,好吩咐廚房去做。」
葉赫氏臉上現出了好看的笑容,她在努爾哈赤面前總是那樣溫順:「汗王,我一點兒也吃不下,眼下除了要見母親之外,就是特別想見到我兒。」
「好,我就去傳他晉見。」努爾哈赤起身。時尚書屋
未等傳話,十二歲的就已掀開竹簾入內。母子連心,掛記母親病情,一大早就來到院中等候。只是未經父親允諾,不敢擅自進入。聽到父親有話,他便應聲而入。時尚書屋
他上前彬彬有禮:「兒臣拜見父王母妃。父王千歲,母妃安康。」
「王兒免禮。」努爾哈赤因寵愛葉赫氏而喜歡,愛屋及烏不能說不是一個因素,但更重要的是可說無處不令努爾哈赤歡心。在他現時的所有子女中,惟有精通書史,詩文俱佳,而且他弓馬武藝也十分了得,又長得魁偉雄壯,十二歲便如十六七歲相仿。待人接物,禮數週全。時尚書屋
因此在他年僅十歲時,努爾哈赤便將總理全部家事的重擔放在了肩上。果然不負他之所望,事無鉅細,大到婚喪嫁娶,小到柴米油鹽,無不處理得井井有條。努爾哈赤可以放心去管理國事,的兄長們也就可以隨父征戰廝殺,免卻了後顧之憂。為此他常常情不自禁地在眾人面前誇讚:「都說漢人甘羅十二歲為太宰,周瑜十三歲為水軍都督。時尚書屋
我兒不比他們差,也是個神童啊!」因此,他只要見到,必然是喜笑顏開,此刻儘管葉赫氏病重,他也是笑眯眯看著愛子說:「王兒,你母之病已見起色,快上前勸說她早進飲食,也好早日康復。」
「兒臣遵命。」這才移近母親炕前。時尚書屋
葉赫氏早已伸出手,急不可耐地將兒子拉到身邊,愛憐地撫摩着的頭,上下打量個不住,顯然是不放心地問:「我兒一切可好?」
「多謝母妃掛念,兒臣讀書習武不敢懈怠,家務逐日結清,亦無一絲糾葛,母妃盡可釋懷。」努爾哈赤打斷他母子的話:「王兒,當務之急是要你母親進食。你是她的心頭肉,勸說必定有效。我去去就來,聽你的回話。」
努爾哈赤走後,不敢有違父命,便對母親說:「母妃,幾日不食,如何使得,還是……」
「兒啊,趁你我母子單獨會面這難得良機,為娘有幾句肺腑之言要囑咐與你。」葉赫氏說著,已是珠淚流淌。時尚書屋
見了不免發慌:「母妃,是兒臣不孝惹您傷心。」

「兒啊,你無需自責。實不相瞞,為娘已是不久於人世,自忖已難過今日。」說著,便淚如雨下。時尚書屋
愈加慌神:「母妃,怎可出此不吉之言•您正值青春年華,兒臣還需要您照看長大呀。」
「兒呀,為娘去後,你要切記三點。」葉赫氏忍住淚,意切切情真真地說道,「一要刻苦習武攻文,此為立身之本。身懷文韜武略,日後也可為你父汗分憂。」
「兒臣謹記。」
「第2,要和睦待人。千萬不可自恃高貴,盛氣凌人。無論對部屬,對子民,都要以禮相待。」
「兒臣記下了。」
「第3,也是最重要的,就是我兒要有雄心和抱負。漢人俗語道是,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強。我兒身為貝勒,在我女真人中也算得位極人臣,但不知我兒滿足現狀否?」
「母妃的意思,莫非要孩兒參與國事•」
第1
狼群與佳人第3節 狼群與佳人(3)
葉赫氏不覺喜上眉頭:「我兒雖小,卻能與為娘想到一處。」
「請母妃再加教誨,以解兒愚蒙。」
葉赫氏無限感慨道:「為娘嫁過建州之後,你父汗恩寵有加,對我兒也格外疼愛,焉能不招人忌。為保永世富貴平安,為娘早已有意待時機成熟時,勸你父汗立你為儲,以繼其位。照你父汗眼下的態度,事成只在早晚之間,豈料天公不諾,為娘大限已到,不及促成我兒立儲,實為此生最大憾事。願我兒日後好自為之,莫放過一切機會,以忠孝仁義博得你父汗及臣民認可,倘能繼父代汗,為娘在九泉之下,方會瞑目。」
「母妃厚望,兒臣定當竭盡全力!」想起就要失去慈母的呵護,未免心酸,「只是母妃青春正富,兒臣尚需庇佑,想來不會拋閃孩兒乘鶴仙歸的。」
努爾哈赤處理公務後又匆匆返回,他心中最掛記的是葉赫氏的進食:「,勸說得如何,不知你母妃欲吃何種食物•」
葉赫氏惟恐引起努爾哈赤不滿,強作笑顏:「汗王,此刻妾妃憶起孩提時,隨母在葉赫草原玩耍,撿食野果黑天粒的情景。」
「愛妃所說就是如櫻桃大小、黑紫顏色、如葡萄一般酸甜可口的野果子?」努爾哈赤說來止不住嚥下口水。時尚書屋
「正是。」葉赫氏倒也確實對此有了食慾。時尚書屋
也接過話來:「這種野果,城北羊鼻子山坡上也有,兒臣即曾採食過。」
「如此說來,王兒速去採摘。」
「兒臣遵命。」起立欲走。時尚書屋
「慢。」葉赫氏叫住他,天底下母愛是最真摯的,儘管她已病入膏肓,但依然在為兒子着想,「汗王,時令已是暮秋,野草已見枯黃,只怕黑天粒難得尋覓了,不去也罷。」
「雖說天氣轉涼,但野果總會有殘留枝頭的,也難得愛妃重開食慾,說不定可以找到,王兒還是尋找才是。」努爾哈赤揮手示意離開。時尚書屋
蹲安告別:「父汗放心,兒臣一定不辱使命。」
葉赫氏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惟恐不能再與愛子相見:「我兒,無論尋到與否,都要快去快回,以免為娘望眼欲穿。」
「母妃,兒臣一定速歸。」如飛而去。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