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皇太極 第 6 頁


文娟感到那目光是淫邪的,不覺低下頭細看,頓時羞得無地自容——那寬大的戰袍,怎能遮嚴她的玉體,大半個酥胸敞露出來,瑩潔的雙乳清晰可見。她下意識地用手將戰袍掩上,一隻手再也不敢鬆開。
作者:待考 / 頁數:(6 / 134)

文娟感到那目光是淫邪的,不覺低下頭細看,頓時羞得無地自容——那寬大的戰袍,怎能遮嚴她的玉體,大半個酥胸敞露出來,瑩潔的雙乳清晰可見。她下意識地用手將戰袍掩上,一隻手再也不敢鬆開。時尚書屋

見褚英笑個不住,疑惑地發問:「大阿哥為何這般笑個不住?」
「八阿哥與她並無瓜葛,那是再好不過了。」褚英隨之說出一句恰似驚雷炸響般的話來,「這個小妞歸我了!」
一驚,就覺得心頭像是突被插上一把尖刀。範文娟則是猛然怔住了。時尚書屋
第1
狼群與佳人第4節 大貝勒逼婚(1)
陡起的山風掠過山坡和樹梢,枯枝如遇刀剪紛紛折落,飄零的敗葉撲打在人身馬頭上,連同沙土迷眼糊嘴,戰馬不安地刨起四蹄。不知何時,浮雲掩住了晴空,麗日失去了蹤影。背陰的山坡,在風中更添了幾分暮秋的寒意。時尚書屋
範文娟冷得打了個激靈,她用敵視的目光射向褚英,自我保護地後退兩步:「你說什麼,我歸你了?憑什麼?我乃范氏門中閨閣之女,與你素無來往,憑什麼你紅口白牙上下嘴唇一碰,我這麼一個大活人就歸你了•也不怕風大閃了你的舌頭!」
不覺現出了讚許的微笑。剛纔他還擔心柔弱的文娟,會在大貝勒的威風下屈服,那麼他就只能目睹心愛的人落入兄長手中了。想不到文娟反把堂堂大貝勒貶了個狗血噴頭!
此番輪到褚英吃驚了。沒想到這個小毛丫頭,竟敢如此輕蔑他這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大貝勒!他跟進兩步,用如隼的目光上上下下再把文娟打量一番:「真是牛長山羊鬍馬生水牛角了,這赫圖阿拉城周圍,還有人敢對我如此不尊。問我憑什麼•就憑我是女真滿州國的大阿哥大貝勒,也就是像漢人大明朝的皇太子。父汗百年之後,我就是這裡的一國之主。時尚書屋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守土之人,皆我子民,聽我號令,歸我調遣,誰敢不遵!」
範文娟可是嚇不住的:「漫說你是大貝勒,即便是當今大明皇帝,也無權強搶民女!何況令尊努爾哈赤不過只是大明朝建州衛的世襲將軍罷了。」
「你!你!」褚英被氣得渾身發抖,他惡狠狠拔出三環刀,「小毛丫頭,出言不遜,待我打發你上西天下黃泉。」

不待褚英出手,已站在了文娟身前:「大阿哥,使不得,不可輕舉妄動。」
「怎麼•你還是與她有些瓜葛呀!」褚英連聲冷笑,「難怪她敢對父汗不恭,原來有你在背後撐腰。,此事我一定要稟明父汗,必要治你個私通明賊之罪。」
「大阿哥休說氣話,莫忘父汗教誨之三戒。一戒欺凌百姓,二戒霸佔民產,三戒強搶民女。父汗還曾特別告誡,如哪位貝勒將軍看中某位女子,須稟明父汗同意後明媒正娶。」從不正面頂撞褚英,「兄長何不回城向父汗稟明心意再做道理呢•」
褚英被說得無言可辯,好一陣張口結舌,才把刀送回鞘中:「哼,且到父汗面前再與你理論。」
迴轉身,對文娟微笑道:「范小姐,快請返歸寶宅吧,令尊想必是在引頸盼望。」
範文娟深施一禮:「多謝八貝勒相救,後報有期。」她慢閃秋波,向又投去深情的一瞥,像一朵彩雲飄走了。時尚書屋
褚英忍不住目光在文娟的背影上飄移,他貪饞地嚥下口水,對身邊的親信章京伊里布說:「你帶一百馬軍護送范小姐回府,並在宅外保護,無我號令,不得擅離。」
「遵命。」伊里布心領神會帶兵尾隨而去。時尚書屋
心中暗笑,看起來褚英對範文娟是沒死心哪。不過,深知父汗的脾氣秉性,他相信只要自己說話,褚英就難以如願。時尚書屋
兄弟二人並馬返回。由於範文娟而產生的隔閡,使褚英對心懷不滿,所以一路上忿忿然地不搭理他。喜怒不形于色,顯得是故意討好般地找話說。可褚英就是不哼不哈,對不予理睬。時尚書屋
見狀,也就不再勉強巴結了。時尚書屋
赫圖阿拉城北門,遙遙面對松果山,偏東方隱約可見煙筒山巔高高矗立的狀似煙筒的石砫。有人說它是遠古社會人類為繁衍後代,對男根圖騰崇拜的表現,以至女真人才選中這「風水寶地」,在它腳下築建費阿拉城。也有人說,那石砫與女真人居住的房屋旁的煙筒極其相像,因之山得其名。總之,這煙筒山下是女真人的發祥地。時尚書屋
也許是那男根圖騰在冥冥中蔭庇了努爾哈赤家族,他們的人丁越來越興旺,以至于不得不棄費阿拉城,而在蘇克素護河的北岸,這片東西綿亙十數里方圓的山崗上,新建了這座氣勢恢宏,已有十萬人口的赫圖阿拉城。這規模足以同遼東總兵李成梁鎮守的廣寧府媲美。時尚書屋
拋開那些圖騰崇拜的話題,努爾哈赤選中此地建城並在日後設都,應該說是極具軍事頭腦的。作為城址的橫崗子,它東西南三面環山,等於是三面都有了天然屏障。北面是寬闊的蘇克素護河,北岸一馬平川足有幾里路方圓,是天然的護城河。站在北門城頭,居高臨下,若有來犯之敵,相距七八里遠,便難逃哨卒的視線。時尚書屋
這實實是座易守難攻的城堡、依山傍水的要塞。時尚書屋
褚英與不緊不慢臨近北門時,二人同時望見父汗努爾哈赤正在城頭手扶女牆眺望。二人不覺全都精神起來,催馬加速進城。二人一溜煙馳上城頭。時尚書屋
褚英搶在前面,見努爾哈赤倒身便拜:「兒臣叩見父汗。」
但努爾哈赤並未理會褚英,而是把目光投向正健步走來的,褚英未免有失落之感。時尚書屋
上前大禮參見:「父汗聖安。」
努爾哈赤笑眯眯拉起之手,上下左右打量個不住:「王兒沒有傷到哪裡吧?」
「多承父汗掛念,兒臣一根毫毛也未損傷。」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