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皇太極 第 64 頁


敗將楊鎬、李如柏退下後,經大明王朝精心挑選的遼東新統帥熊廷弼被宣上金殿。這位出自湖北江夏的名將,是兵部吏部聯名舉薦的,素以謀略過人有膽有識著稱。萬曆皇帝當殿垂詢:「熊廷弼,遼左
作者:待考 / 頁數:(64 / 134)

敗將楊鎬、李如柏退下後,經大明王朝精心挑選的遼東新統帥熊廷弼被宣上金殿。這位出自湖北江夏的名將,是兵部吏部聯名舉薦的,素以謀略過人有膽有識著稱。時尚書屋

萬曆皇帝當殿垂詢:「熊廷弼,遼左兵敗,朝野震動,匪勢益張。朕欲卿經略遼東,力輓狂瀾,不知有何良策•」
熊廷弼行前已認真研究了遼東形勢,一套安邊計劃在胸中已是成形。因而從容對答:「啟奏陛下,臣以為遼左地勢極為重要,堪稱京師肩背,欲保京師,必固遼左。而河東為遼左腹心,開原更為河東根基,因之慾守河東必保開原,保開原實為保京師也。」
「努酋囂張,何以克敵制勝•」
「萬歲,制敵方略不外乎三策。進剿其一,固守其二,剿守兼之其三也。」
「三策何為上•」
「萬歲,敵勢正熾,進剿實為下策。固守被動挨打,僅為中策,而堅守進逼方為上策。」熊廷弼又加解釋道,「先守,待守穩且又兵強後,看準努酋破綻再相機進剿,方可奏效。」
「好,朕就許你堅守進逼。」萬曆又說,「但不可過于遷延時日,朕要儘快看到成果。」
熊廷弼遲疑一下:「萬歲,要見成果尚需答應臣兩個條件。」
「奏來。」
「努酋兵精馬壯,尤擅騎射,擁有十萬鐵騎,我軍欲克敵制勝,至少需戰馬九萬匹,精兵十八萬。」
「這許多,」萬曆想這得多大一筆軍費開支,「十萬如何•」
「要臣蕩平努患,一馬一卒不能少。」熊廷弼語氣果決,毫無商量餘地。時尚書屋
萬曆便有些不喜,但用人之際,又無更合適人選,也就只好勉強應承:「朕便都滿足你,願你早奏凱歌。」
「臣定當盡忠報國,不負皇恩。」熊廷弼得到萬曆帝的最大支持,躊躇滿志地赴任去了。時尚書屋

對於開原城的地理位置之重要,努爾哈赤也早就看在心中。馬探報知守城明軍近來已是鬆懈下來,他便在1619年6月,親帶數萬大軍突然奔襲開原城。守城總兵馬林在楊鎬下獄後,惶惶不可終日,擔心不知何時厄運降臨。哪有心思考慮戰守之策,收拾好金銀細軟,準備一有風吹草動便溜之大吉。時尚書屋
副將於化龍接到兵部密令,要他監視馬林的一舉一動,若有異常,即刻飛騎報信。這樣,各懷心腹事的主將副將,焉有不敗之理。時尚書屋
這天正午,馬林正與夫人共同飲酒,親信飛步來報,後金大軍殺來,距城不過十里了。馬林說聲再探,將親信支走,放下杯箸告訴夫人,立即攜帶打點好的財物火速逃離。馬林跨上馬,夫人坐上車,在大門前正待起身,副將於化龍剛好來到身邊。時尚書屋
「馬大人,這是唱的哪齣戲呀•」于化龍暗含諷刺之意。時尚書屋
馬林有些尷尬,張口結舌好一陣,才想起遮掩之詞:「于將軍,拙荊老母身染沉痾,需回原籍探望。身為夫君,我理當送她一程。」「大人的話自然在理,只是眼下軍情緊急,努匪犯境,離城不遠。當此之際,主將怕是不宜輕離吧•」
「竟有這等事•該不是人們誤傳謡言吧•」馬林急欲將副將支走,以便脫身,「于將軍且差細作去探虛實,本官送拙荊一程即歸。」說時,即打馬欲行。時尚書屋
于化龍迎住去路:「大人,這只恐不妥。敵兵臨境已是千真萬確何需再探•大敵當前,形勢危急,還是安排迎戰之策吧!」
第2
準太子失寵第42節 飛馬奪開原(4)
「父汗,明軍新敗,遼左震動,敵區兵民怯戰,正我發展良機。兒臣請帶白旗兵馬乘勝進擊,務取數城入囊中。」
代善一聽,這是要奪戰功,他豈肯坐視:「父汗,兒臣也領一支人馬攻城,如無建樹,甘願受罰。」
努爾哈赤不覺有些心煩:「你兄弟二人不要明爭暗鬥,和大明國有的仗可打,忠勇為國何愁不能建功立業!」
趕緊表態:「兒臣不敢。」
代善卻是忿忿然不開口。時尚書屋
努爾哈赤緩和了語氣:「你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楊鎬方敗,必定對各城嚴加佈防,此時去攻,勢必造成較大傷亡。我們且作休整,稍待時機,候其鬆懈,攻其不備,豈不更好。」
與眾人同聲贊服:「大汗英明。」
這樣,努爾哈赤出乎明廷預料,竟然休兵了。時尚書屋
薩爾滸戰敗後的楊鎬,深知開原城的重要。獲悉陳維翰棄城而逃,急派從戰場上倖存的總兵馬林帶兵去鎮守開原。他決心亡羊補牢,不讓努爾哈赤乘勝擴大戰果,以減輕罪過。明軍在各城嚴陣以待,後金軍卻無動靜了。時尚書屋
滿心要報一箭之仇的明軍,都有些失望,不免漸漸鬆懈下來。時尚書屋
萬曆皇帝也是如此,薩爾滸兵敗之後,他即欲懲治統帥楊鎬。兵部言道,為防努酋乘勝長驅直入,不宜臨陣換帥。數月過去,遼左無事,萬曆不能容忍喪師辱國的臣子逍遙法外,便傳旨將薩爾滸之戰的倖存者楊鎬、李如柏逮進京師。文武大臣御史都察們紛紛彈劾,要求嚴懲這二人。時尚書屋
特別是對李如柏,言官們質疑,四路兵馬三路無歸,為何獨他得以生還•
萬曆皇帝也覺得可疑,當殿質問李如柏道:「四路出師,三路敗績,為何獨你保全•」
「萬歲,統帥楊大人急召臣回保瀋陽,故而我南路軍得以無損。」李如柏辯白,並偷視楊鎬,用眼角示意。時尚書屋
楊鎬也就佐證說:「萬歲,當時戰場敵強我弱,再不收縮,南路軍也將全軍覆沒,故而急召其回防。」
然而御史當面質詢說:「分明是李如柏故意逗留不進,致使四路大軍不能彼此呼應,而遭努酋各個擊破。倘南路軍全速疾進,當努酋與劉鋌鏖戰時,即當攻佔敵之巢穴赫圖阿拉,則我軍必勝無疑。」
萬曆聽得不住點頭:「說得是,爾等如此怯戰,只圖保全自己,誤國誤民,朕怎能輕饒•」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