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福柯的生死愛慾 第 39 頁


賓斯萬格評論道「拚命地不想作自己而想『有所不同』」,而同時又「拚命地想作自己,這種絶望的情緒顯然同死亡有某種特殊的聯繫。當這種絶望的折磨恰恰表現為這樣一種情況的時候,即人不能死,甚
作者:待考 / 頁數:(39 / 111)

賓斯萬格評論道「拚命地不想作自己而想『有所不同』」,而同時又「拚命地想作自己,這種絶望的情緒顯然同死亡有某種特殊的聯繫。當這種絶望的折磨恰恰表現為這樣一種情況的時候,即人不能死,甚至作為最後希望的死也不降臨,人無法擺脫自己,——在這個時候,自殺正如我們這個病例所示,以及隨之而來的虛無,便具有了一種『極想得到的』積極意義。」這樣看來,愛倫·威斯特最後的自盡之所以顯得反常地快樂,「不僅是因為死亡是作為朋友而降臨的,……而且還有這樣一個深刻得多的原因,即在這種自願的也是被迫的死亡決心中,存在不再『極想得到它自己』,而是已經確確實實地和整個地變成了它自己!」

「她只是在她的死亡決定中才找到了她自己並選擇了她自己。歡慶死亡也就是歡慶她的存在的誕生。然而,在那種存在只能透過放棄生命來存在的地方,那裡的存在實在是一種悲劇性的存在。」
第3章
袒露的心袒露的心(3)
福柯覺得愛倫·威斯特的病例太有意思了。他為這個病例寫了兩篇評論。在其中的一篇中,他寫道,威斯特「在兩種情感之間進退維谷:一方面想飛翔,想在輕飄飄的喜悅中漂流;一方面又生怕陷入一個混濁的世界,在那裡受苦受難」。飛向死亡「那個遙遠、崇高的光明空間」,就是結束生命。時尚書屋
但透過自殺,「一種完全自由的存在就會升起」即使只是片刻間,「這種存在將不再承受生活的重負,而只看到一片晶瑩的透明,就在那裡融入一種瞬間的永生」。時尚書屋

很顯然,福柯在瞭解死亡關注的問題上,找到了一位特別稱心如意的嚮導,即賓斯萬格。但賓氏在這幾個月對福柯之所以重要,還不僅僅是由於這個原因。因為賓斯萬格的著作不僅用一種非同尋常的剋制態度,把自殺描述為某些人最後的也是最好的希望,而且還為確認和說明尼采所說的那種「自己」what one is提出了一個建設性的方法。時尚書屋
福柯當時一直在幫助雅克利娜·韋爾多翻譯賓斯萬格的一篇論文,該文題為「夢與存在」Dream and Existence,最初發表於1930年。翻譯完成時,韋爾多問她的合作者是否願意為它寫一個導言,福柯說可以。過了幾個月,在1954年的復活節前後,福柯把文章給了她。韋爾多看到稿子嚇了一跳:福柯的導言竟比賓斯萬格的論文長一倍還多!但當她坐下來讀它的時候,她卻越讀越激動。時尚書屋
福柯終於發現了他自己的聲音。時尚書屋
乍看起來,福柯的導言完全是傳統式的。它顯然是關於賓氏著作的一篇註釋性文字,這種「評論」方式正是後來福柯自己力圖丟棄的。像他在這個時期發表的惟一的一部其他著作即《精神病與個性》一樣,這篇論文的結論也談到了「客觀歷史」和「真正的人」的「道德任務」,表現出一種老式的、準馬克思主義的樂觀主義。時尚書屋
但這些初步印象並不真實。深究一下就會發現,福柯的文章同賓氏的思想或同福柯自己自稱的關於「真正的人」的歷史使命的信仰,這種信仰在這篇文章中看上去就像一種極其蒼白無力的求救祈禱只有極微弱的關係。實際上,像尼采的「教育者叔本華」一樣,福柯關於賓斯萬格的論文也是借談論其他問題為名,提出了關於作者自己的「內心深處的歷史」和不可避免的命運的一種看法。而那種不可避免的命運,在這裡將透過關於「夢」的一種正確的認識,而不再透過某種社會的或階級的分析如馬克思主義者可能做的那樣,來得到解釋。時尚書屋
當然,賓氏原來的文章也是談夢的。賓斯萬格追隨弗洛伊德,把夢看作「通向無意識的最佳途徑」。但在這篇有待展開的論文裡,賓氏根據海德格爾的《存在與時間》對夢作了重新解釋。他暗示說,弗洛伊德把夢解釋為只容納受壓抑願望的貯存庫和那種願望的不真實的實現,認為它反映了人的各種動物本能的變化——此論其實大謬不然。時尚書屋
因為——賓斯萬格斷言,夢也是各種幻想的貯存庫,這些幻想源起自日常的經驗,很容易理解,而且還可能在有意識的存在中發揮助益。所以,在賓氏看來,精神分析學的任務之一,就是幫助做夢者醒來,並着手把他或她的幻想變成現實。用海德格爾的話來說,夢本身就是「不確實的」。這一點几乎從其定義上就可以看出,因為根據賓斯萬格的說法,夢是某種「自我遺忘」的存在的產物。時尚書屋
為了變得確鑿無疑,人類應當在共有的歷史範圍內把自己「訓練成有所作為的角色」。只有在這時,人類[或此在Dasein]才能以康復的和完整的姿態出現,去「參與共相普遍的生活」賓斯萬格借自黑格爾和海德格爾的關於最終目標的說法。然而,儘管帶有這種哲學的虛飾,賓斯萬格釋夢的臨床特點基本上仍與弗洛伊德如出一轍,即也是幫助病人恢復對生活的自由支配感的一種手段,這種自由支配感將使他們重新獲得在真實的世界裡進行有效活動的能力。時尚書屋
相反,福柯在他的導言裡卻把賓斯萬格和弗洛伊德統統顛倒了過來。他直率地斷言:「精神分析學從未成功地使心像說話。」在對賓斯萬格說了些開場白式的讚揚話之後,福柯隨即明確表示他要走自己的路,即使導致「一種賓斯萬格不曾論述過的疑難」後果,也將在所不惜。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