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福柯的生死愛慾 第 83 頁


結果,讓人眼花繚亂的最後幾章成了一種隨心所欲的「啟示錄」似的東西,它與作為它的先導的一系列歷史快鏡頭它們不大可能構成一個整體之間的關係,几乎是不可理解的。一位讀者讀後感到非常惱火,
作者:待考 / 頁數:(83 / 111)

結果,讓人眼花繚亂的最後幾章成了一種隨心所欲的「啟示錄」似的東西,它與作為它的先導的一系列歷史快鏡頭它們不大可能構成一個整體之間的關係,几乎是不可理解的。一位讀者讀後感到非常惱火,說全書給他的印象就是「一個玩弄斯賓諾莎文體的斯賓格勒」。時尚書屋

漸漸地,福柯也對《詞與物》感到極不滿意了,以至于真想把這本書撤回來。有一次,他請求伽利瑪出版社停止印刷該書,但這已不可能。達尼埃爾·德費爾回憶說,福柯私下裡不止一次地表示過他不喜歡這本書。他也常常公開表明這種態度。時尚書屋
他在1978年的一次記者專訪中氣惱地宣稱:「這是我寫過的最難讀、最讓人厭煩的一本書」,它「是特意寫給兩千來位學究讀的」。在另一次記者專訪中,他還承認,這本書談的是「一些並不令我最感興趣的問題。……癲狂、死亡、性、犯罪——這些才是最吸引我注意力的題目。相反,我總是把《詞與物》看作一種正規訓練」。時尚書屋
第5章
在迷宮裡在迷宮裡(9)
隨着時光的流逝和他的書聲望的增長,福柯對他的大部分新讀者群由誤讀而產生的熱情,對日益增多的評論家們因同樣的誤讀而產生的敵意,越來越惱火。時尚書屋

從一些完全不同的角度來理解福柯著作的學者們,都在得出否定性的結論。讓·皮亞傑心理學家、研究康德和弗洛伊德的學者,同時也以某種結構主義者自居對福柯的分析所表現出的武斷的矯揉造作風格深感吃驚。他覺得這種分析具有欺騙性,是某種由煙霧和鏡子組成的東西。在他看來,《詞與物》體現着「一種沒有結構的結構主義」。時尚書屋
另一些人則簡單地將該書斥作一種文化墮落的表徵,一種「非理性的意識形態」,按一位大驚小怪的精神病學家的說法,它和希特拉的《我的奮鬥》「非常相似」。時尚書屋
1966年底,讓—保羅·薩特作出了極其嚴厲的回應。當時《拱門》L•Arc雜誌出了一期特刊,刊名就叫「薩特回應」,其中刊載了一篇薩特的答記者問。老哲學家在文中批評說,福柯「用幻燈取代了電影,用一連串靜止的圖像取代了動態的畫面」。薩特宣稱,該書的成功本身「就說明它是可以預期的」——也就是說,真正有創見的著作絶不會博得這樣的喝彩不必介意《存在與虛無》或《辯證理性批判》的成功,薩特這個人從來就不怕自相矛盾時尚書屋
他譴責道這一點略微有些道理:福柯「給出了人們正想要的東西:一種折中的綜合,其中輪番地調動着羅伯—格里耶、結構主義、語言學、拉康和《泰爾蓋爾》,目的就是要證明歷史思考的不可行」。在薩特看來,這種東拼西湊的雜燴是一種精神錯亂,一種意識形態的虛構,是「資產階級尚有能力構築起來對抗馬克思的最後一道防線」。時尚書屋
「可憐的資產階級,」事隔數年,福柯譏諷道:「要是他們真需要我來築一道『防線』的話,那他們也真是虛弱到家了!」
就在人們吵嚷得最熱烈的時候,福柯消失了——這一次是名副其實的。1966年秋,他從巴黎遷居突尼斯,從此將在突尼斯大學任教兩年。在那裡,他將着手寫一些講稿和論文,這些文章將由他彙編成一冊《知識考古學》——這是一部為他的方法作辯解的著作,出版于1969年。時尚書屋
這也許是他寫的最奇怪的一本書:它闡述了福柯在《詞與物》中使用的許多範疇和技巧它們被用來分析各人類學科的「推論結果」,以揭示其「內部規則」和「產生時所需的環境條件」,寫得和婉動人、細緻入微。在這一由各種官方語言這語言是學者和官僚們在界定、限制和規定事物時所使用的組成的領域裡,可談的東西不多;「獨創性」的標準不再適用;重要的是陳述的「正規性」。這基本上是一個無個性特徵的領域,一個被取消了人稱代詞的領域,而「一個人」one大部分時間都是在這裡說話[這個「一個人」,海德格爾在《存在與時間》裡稱之為das Man,意即「這個人」the One或「這個他們the They」]。不過,正像在最缺乏特徵的大平原上常常會發生的那樣,偶然也會爆發一座火山;而這些神秘莫測的「突然爆發」,自然會改變歷史學家必須規劃的語言遊戲的背景。時尚書屋
這個歷史學家只是一個天真無邪的觀察者——「一個快樂的實證主義者」,他這樣自稱。時尚書屋
福柯就在這種歡快的心境下,作了一些可能使人受騙的陳述。他開誠佈公地提出了一種「關於方法的論述」,其中交織着一種較為柔和的、几乎覺察不出的東西——吉爾·德勒茲稱之為「關於他以前作品的詩一般的闡述」。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