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03黃克誠 第 10 頁


黃克誠聞聽此事,操起了政治工作的老本行。他親自去鄺振興家中看望,一再動員他出來繼續革命工作。但是,無論黃克誠怎麼苦口婆心地勸說,鄺振興執意不從。 黃克誠靈機一動,想起了他批評自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116)

黃克誠聞聽此事,操起了政治工作的老本行。他親自去鄺振興家中看望,一再動員他出來繼續革命工作。但是,無論黃克誠怎麼苦口婆心地勸說,鄺振興執意不從。

黃克誠靈機一動,想起了他批評自己的事,於是質問鄺振興:「過去你罵我是右傾機會主義,膽小怕事,現在革命轟轟烈烈地搞起來了,你卻躲起來了,你這是什麼主義?」
這句話果真起了作用。鄺振興低下頭,無言以對,終於又出來工作了。
水興暴動勝利之後,身為永興縣委軍事工作負責人,黃克誠先後派遣尹子韶率警衛團去支援資興、安仁暴動。
一時間,湘南各縣相繼建立了蘇維埃政府,鐮刀斧頭旗高高飄揚。
郴縣縣城火光衝天,街道、房屋、商店瞬間化為烏有。整個縣城瓦礫遍地,一片廢墟。
這是湘南特委執行過左政策的結果。
居民們茫然了。
房屋燒得一空,人們住在哪裡呢?又如何維持生計?在茫然之餘,人們不禁生出一陣反感。地主豪紳反動派趁機煽動農民「反水」。
與此同時,郴縣城郊,中共郴縣縣委正在召開群眾大會,動員燒掉城郊的房屋。
本來,農民是支持革命的,積極參加暴動,但一聽說燒了縣城之後又要燒郊區村莊,不少農民情緒激動,當場撕下紅袖標,換上白袖標,打起了白旗,而且將在場的縣委書記夏明震等一批幹部打死。湘南特委的這一套「左」
傾做法,搞得人們恐慌不安。自從湘南各縣暴動以後,以陳佑魁為首的中共湘南特委,堅決貫徹執行翟秋白「左」傾盲動主義路線,命令各縣大燒大殺,他們不僅要求燒掉縣城和土豪劣紳的房屋,還要求將衡陽到坪石間道路兩側十五華里的所有村莊統統燒掉。理由是「堅壁清野」,「使敵人無房可住,從而阻止其進攻。」
事實上,這種做法,是不得民心的。
陽春三月,春耕正忙。
黃克誠在屋裡來回踱步。
對於湘南特委大燒大殺的指示,黃克誠實在不敢苟同。水興暴動勝利後,縣肅反委員會處決了一個大惡霸地主,這本是大快人心的好事。但是,肅反委員會竟然連這個地主的幾個未成年的孩子,也不放過,說是斬草除根。黃克誠力持異議。時尚書屋

他覺得尚未成年的孩子有什麼罪?於是,他和肅反委員會的同志們爭執起來。結果,黃克誠被指責為「右傾」,遭到多數人的反對。至于燒房子,黃克誠心裡很是牴觸。
但是,上級關於大燒大殺的指示已經傳達下來,怎樣去實施呢?
黃克誠陷入了進退維谷之中。
這時,門「吱呀」一聲開了。
黃克誠的哥哥來了。他哥哥是個老實巴交的農民,十分同情革命。
黃克誠便向哥哥問起老百姓對於亂燒房子的看法。哥哥告訴他,打土豪,分田地,老百姓一百個支持。但是,大家對燒房子很有看法。
哥哥談到這裡,悄聲說道:「你們為什麼要燒房子呢?把這麼多、這麼好的房子燒掉多可惜!就算是土豪劣紳的房子也不應該燒掉,可以分配給窮人住嘛。燒房子的做法很不得人心,使老百姓不得安身。」
哥哥說出了老百姓的心裡話!黃克誠陷入沉恩。
永興縣委召開會議,討論如何執行湘南特委的指示。縣委書記李一鼎是個剛愎自用、固執己見的人。會議一開始,他就佈置起大燒大殺的任務,也不徵求一下大家的意見。他剛佈置完任務,黃克誠站了起來,他的話一出口,石破天驚:「我堅決反對燒房子。時尚書屋
這種做法是不得民心的。」李一鼎不容他說完,臉色一沉:「執行黨的決議是不能打折扣的,你還是黨員嗎?!」
「正因為我是一名黨員,所以才有責任提出自己的意見,使黨免受損失。」
「你這是右傾!」李一鼎聲色俱厲,「我命令你立刻帶人火燒縣城!」
「這種做法,會計老百姓不得安身。我拒絶執行。」黃克誠的耳邊彷彿又響起了哥哥的聲音。
「我以組織的名義,命令你必須堅決徹底地予以執行!否則將予以嚴厲處分!」李一鼎勃然大怒。
黃克誠沉默不語,很久很久,他才吐出一句話:「我服從組織決定。」
黃克誠被迫負責火燒永興縣城。
一場大火燒下來,衙門機關、祠堂、廟宇和少許商店化為灰燼。但是,人們發現大部分房屋商店仍然「倖免于難」,完好無恙。
原來,黃克誠在執行上級命令時,採取了折衷的辦法,總算使永興縣城房屋商店大部分保留下來。
這時,湘南特委委員周魯來到了永興。他是作為特派員到井岡山傳達省委指示,返程路過永興的。
周魯在言談話語中,對毛澤東大為不滿。他大談特談毛澤東右傾,不實行燒殺政策等等。
黃克誠聽到這個消息,心裡十分欣慰。毛委員也這樣抵制,說明自己的認識是有道理的。
大燒大殺的做法,帶來了相當大的負面影響。
一天,縣委接到情報,馬田圩高亭司一帶的農民,在地主豪紳的煽惑下,打出白旗,反對蘇維埃政府。
縣委當即決定,派尹子韶等率領隊伍前往鎮壓。隊伍出發後,在縣城坐鎮指揮的黃克誠卻總是安定不下來,他十分擔心尹子韶他們控制不住情緒,導致對「反水」農民亂燒濫殺的報復行動。
反覆斟酌之後,黃克誠連夜離開縣城,追趕尹子韶的隊伍。事情果然不出黃克誠所料,當他拂曉趕到馬田圩時,尹子韶正在指揮部隊放火焚燒打白旗的馬田劉家村。偌大一個村莊,已是一片火海。
黃克誠緊忙找到尹子韶。尹子韶告訴他,他們正打算再去燒另外幾個打白旗的村子。
黃克誠暗自慶幸自己來得及時,他堅決制止了下一步的行動。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