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03黃克誠 第 101 頁


一次,彭德懷在碰巧沒有別人在跟前時,勸黃克誠別那麼緊張。 黃克誠說:「我這個人一輩子就想搞富國強兵,沒什麼別的想頭。」 彭德懷還勸黃克誠別太悲觀,但也不便多說,馬上就走開了
作者:待考 / 頁數:(101 / 116)

一次,彭德懷在碰巧沒有別人在跟前時,勸黃克誠別那麼緊張。

黃克誠說:「我這個人一輩子就想搞富國強兵,沒什麼別的想頭。」
彭德懷還勸黃克誠別太悲觀,但也不便多說,馬上就走開了。
8月10日,小組追問黃克誠7月23日晚上周小舟、周惠、李鋭到他那裡到底談論了什麼。
這時,李鋭被分到黃克誠這一組。黃克誠誤以為那天的情況已被揭露,再加上認為自己是中央委員不能對組織隱瞞,便如實說了那晚的前後經過。
「史達林晚年」問題一出,會議就像燒開了的水一樣,沸騰起來,似乎「反黨集團」、「湖南集團」等由此得到了證實。
當時,毛澤東在黨內威望極高。到這時,原來那些批「右傾」時內心裡還對黃克誠等抱有同情的人,也改變了態度。
毛澤東更加重了「黨內有階級鬥爭」的看法。他以前着重在批判彭德懷的「右傾」,還對黃克誠等做了許多爭取工作。此時,他完全認定黃克誠等是個「反黨集團」,確認彭、黃等人是有組織有目的有計劃地進行反黨活動。
政治局常委也同意這個判斷。
黃克誠和彭德懷、張聞天、周小舟等人,在不斷地追逼圍攻下,只得在說明事實真相的前提下,給自己扣了許多不切實際的帽子。
此後,等到冷靜下來,黃克誠認識到,違心地作檢查,違心地同意「決議草案」,才是自己在廬山會議上的真正錯誤。
黃克誠一想起此事,心裡就非常痛苦。
8月16日,全會通過了公報和決議,其中最主要的是《中國共產黨八屆八中全會關於以彭德懷同志為首的反黨集團錯誤的決議》。《決議》指出,「彭德懷同志和黃克誠、張聞天、周小舟等同志調離國防、外交、省委第1書記等工作崗位是必要的,但他們的中央委員會委員、中央委員會候補委員、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的職務,仍然可以保留。以觀後效。」
《決議》通過後,全會就閉幕了。

8月17日,毛澤東主持召開了一天的中央工作會議,研究了人事安排和廬山會議如何傳達的問題。
根據中央決定,撤銷彭德懷的國防部長和軍委委員的職務,任命林彪為國防部長和軍委副主席;撤銷黃克誠的總參謀長、軍委秘書長職務,任命羅瑞卿為總參謀長;撤銷張聞天的外交部副部長職務,另行分配工作;撤銷周小舟的湖南省委第1書記職務,由張平化接任。彭、黃、張、周仍保留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候補委員、中央委員、中央候補委員職務。
廬山會議中斷了在經濟工作中糾「左」的進程,逆轉了本來有所好轉的形勢。過火的是非顛倒的政治批判,迅速由山上波及山下並發展到了全黨規模的「反右傾」鬥爭,從而使原來的「左」傾錯誤,由主要是經濟工作指導方針上的失誤,發展成為政治上、思想上、理論上、組織上的一系列錯誤。
廬山,久負盛名的避暑勝地,又以中共中央召開廬山會議而名揚中外,載入史冊。
在軍事系統,為了深人討論和貫徹八屆八中全會決議,清除彭德懷和黃克誠在軍隊中的影響,中央軍委在全會尚未結束以前,就發出通知,決定8月18日在北京召開軍委擴大會議。
8月18日,廬山會議結束後的第2天。
北京。軍委第1次大會,人數不多。第2次大會在懷仁堂召開,到會者有兩千多人。
彭德懷和黃克誠一起被批判。對中央決議,他們只能認帳。對許多「揭批」的不實之辭,彭德懷和黃克誠都進行答辯。
會場顯得很亂,開不下去了。於是,會議主持者決定把彭德懷和黃克誠分成兩個會場批鬥。
批鬥黃克誠的會場設在紫光閣。
會議調整了對策,集中了所有和黃克誠關係多的人,要他們揭發批判。
為了避免包庇「反黨分子」之嫌,許多人都得表現一下,於是,這個說黃克誠是「怕死鬼」,那個說他是「殺人犯」。
對此,黃克誠能夠理解。他明白,除非個別人另有個人目的,大多數人是迫于形勢不得不如此。
忽然,吳法憲提出了所謂黃金問題:「黃克誠曾經貪污大量黃金!」
這樣一來,會場上像爆炸了一顆炸彈,一片嘩然。
黃克誠一向被人認為清正廉潔,這回一下子似乎成了大貪污犯。
原來,所謂的黃金問題,是指新四軍三師奉令從蘇北開往東北時所帶的一部分經費。
當時,數萬大軍遠征東北,當然得帶許多錢。但是,當地的抗幣只能在本地使用,離開根據地就成為廢紙。於是,大軍出發前,除換了些法幣外,還設法換了一部分黃金,以備緊急情況之用。
由於用得節省,一直到東北根據地建立,部隊改編,師部所帶的黃金還有剩餘。黃克誠徵得組織同意後,將這一部分經費帶到西滿軍區。
東北解放後,黃克誠出任天津市軍管會主任兼市委書記。當時剩餘的黃金,仍在負責保管它的翁徐文手中。翁徐文請示黃克誠如何處理。黃克誠當時已經得知中央任命其為湖南省委書記,他想,湖南革命烈士很多,從前是老蘇區,現在又是新解放地區。時尚書屋
黃克誠一向多考慮困難,怕有特殊需要,就讓翁徐文請示並取得李富春的批准,把這筆錢又帶到湖南。
到湖南後,開始還用過少許救濟軍屬、烈屬。後來由於湖南經濟情況較快好轉,問題均能解決,這筆錢就用不着了。於是,黃克誠要翁徐文把這筆錢交給湖南財政部門。
這筆款項,黃克誠有批用權,但從未直接經手過。自始至終,均由翁徐文經管。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