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03黃克誠 第 2 頁


環境變了,接觸面逐漸擴大。各種各樣的書刊也讀得多了。於是,黃克誠的腦子裡考慮的問題也多了:個人的出路、國家的前途、社會的弊端等等一古腦都冒出來,使他內心無法平靜。 黃克誠畢竟是
作者:待考 / 頁數:(2 / 116)

環境變了,接觸面逐漸擴大。各種各樣的書刊也讀得多了。於是,黃克誠的腦子裡考慮的問題也多了:個人的出路、國家的前途、社會的弊端等等一古腦都冒出來,使他內心無法平靜。

黃克誠畢竟是一個剛剛二十歲的年輕人,他像其他同齡人一樣,有強烈的自尊心;作為一個貧苦人家的孩子,他又十分要強,渴望尋找到一條救國救民的出路來實現自己的抱負。然而,無情的現實在撕裂着這個年輕人的心:
家境貧寒,使黃克誠沒有一件像樣的衣服,唯一的一件棉衣還是來三師前家裡設法湊錢做的,十九歲以前,他冬天從未穿過棉衣,根本沒有體會過冬季穿棉衣的滋味!衣着在同學中顯得格外土氣,使他有點抬不起頭。尤為糟糕的是他患了一場重感冒,由於沒錢醫治,又吃不起滋補食品,因而失于調養,形成了慢性氣管炎,常常咳嗽不止。於是,被同學看作是疾病鬼,在學校大受歧視。不僅如此,黃克誠在學業上也一改成績優異的局面,很快落了下來。時尚書屋
三師看重英文和數理化,而他連高小也未讀完,這方面基礎很差。他擅長的古文在三師又不受重視,派不上多少用場,學業上便沒有了往日的優越感..
當這些壓力集中在一個風華正茂志向遠大的年輕人身上時,其結果如何,可想而知。
黃克誠,那顆尚未成熟的心終於失衡了。他的情緒日漸低沉,學習積極性也消失殆盡。他曾回憶說:
於是,我逐漸產生了自卑感,形成孤僻、不愛活動的習慣,常常一個人生在那裡考慮問題。展望將來,不知向何處去。讀了師範又如何?對國家、社會、家庭能起到什麼作用?當時社會上就業很困難,我這個貧苦農民的子弟有什麼辦法去謀個職業?家族花那麼大力氣培養我,豈不使他們大失所望。要能考上大學也許會好一點,但路費、學費又從何而來?不能上大學,又不能就業,那麼眼下學這些功課又有什麼用?想到這裡,腦子裡像一國亂麻總也理不出頭緒。時尚書屋
心情鬱悶,他只有揮毫寫詩抒懷:
人生總共有幾何?
何必苦苦學幾何?
學了幾何能幾何?
不學幾何又幾何?
一連串的問號敲打着黃克誠的心,這個從湘南山區走出來的農家子弟開始獨立地思考自己的人生。他憂國憂民,當然更關心和憂慮個人的出路。

翌年三月,春寒料峭。
衡陽省立三師正醞釀著一場震動全省的學潮。
在省立三師,伙食、住宿、學雜等費用是兔繳的,這也是三師貧苦學生比較多的原因。按規定,學生每人每天兩毛錢伙食費,由省府撥給三師。然而,衡陽省立三師的伙食狀況卻是每況愈下。學生們發現每人每天伙食不到兩毛錢。時尚書屋
起初,學生們還忍氣吞聲,多數學生是苦慣了的,比起在家吃糠咽菜來,這裡伙食還不錯。時間一長,學生們才發現是校長劉志遠夥同經辦人員從中剋扣,中飽私囊,結果每個學生每天伙食費只剩下了八分錢。事情一敗露,全校嘩然,學生怒火中燒。
三師自「五四」運動以來,一直是湘南地區革命學生運動的中心,曾開展過許多次頗具影響的愛國學生運動。剛成立不久的中國共產黨,在三師播下了革命的火種,還建立了秘密組織。早在1920年夏天,惲代英來三師進行社會調查,幫助三師的進步師生成立了「新書販賣部」;是年冬,毛澤東創辦的長沙「新文化書社」與「新書販賣部」取得聯繫,設立了衡陽分社,出售《共產主義ABC》以及《新青年》、《嚮導》、《每週評論》等進步書刊,啟迪二師學生,宣傳新思想和革命理論。1921年,毛澤東參加黨的「一大」 後不久,兩次赴衡陽考察,還專門在三師風雨操場發表革命講演,並建議和介紹共產黨員張私人、戴述人等到三師,以教員的身份,開展黨的活動,建立了湖南最早的基層組織——三師黨支部。時尚書屋
實際上,三師已成為湘南黨團組織的中心。
於是,在三師黨團組織的領導和影響下,以校長剋扣伙食費為導火索,三師爆發了一場規模浩大的學生運動。
初春,依舊寒氣襲人。
三師校園裡,學生們群情激昂地聚集在校長辦公室門前。
黃克誠站立其中,眼睛注視着人群前面一個正在慷慨陳詞的高年級同學。
只聽那個高年級同學大聲說道:「同學們,劉志遠剋扣伙食費,我們發表《改革校務宣言》,提出伙食學生自治,成立伙食管理委員會。但是,劉志遠拒不理睬。我們忍無可忍,才舉行罷課,走上街頭,遊行示威,向外界通告三師學潮的真相,揭露劉志遠等人的醜行劣跡,以求得具有正義感的大眾支持、理解。」「然而,」他話鋒一轉,語調高了起來,顯得義憤填膺,「劉志遠與學校當局不但不理睬我們廣大學生的正義要求,反而命令我們複課。」

話未說完,他用手一把扯下校長室門前的複課牌示,踩在腳下:「同學們,這叫什麼狗屁通知,不接受我們的條件,決不複課!」
「咣..」一聲,校長辦公室的窗戶開了。
校長劉志遠伸出了漲成豬肝色的臉,聲色俱厲他說:「袁痴,你太放肆了,簡直目元校規國法!」
那個叫袁痴的學生冷冷一笑,反唇相譏:「校規國法?早就叫你糟蹋夠了!」
同學們紛紛向劉志遠叫嚷起來:
「還我每天兩毛錢!」
「我們要求伙食自治!」
劉志遠在一片聲討聲中灰溜溜地關上了窗戶。
老謀深算的劉志遠豈能嚥下這口氣?!
一天以後,給袁痴等三名為首學生以留校察看處分的告示貼了出來。
同時,一封電報疾告省教育司: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