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03黃克誠 第 3 頁


此次風潮,袁痴、唐朝英等學生行為越軌,推其原因,實由英文教員張秋人釀成,張本社會黨之過激派,袁痴等醉其說,遂有此事發生。 不日,省教育司回電三師當局: 開除學生袁痴、唐朝英
作者:待考 / 頁數:(3 / 116)

此次風潮,袁痴、唐朝英等學生行為越軌,推其原因,實由英文教員張秋人釀成,張本社會黨之過激派,袁痴等醉其說,遂有此事發生。

不日,省教育司回電三師當局:
開除學生袁痴、唐朝英、高靜山三人學籍,以儆傚尤。
消息傳來,三師學生熱血沸騰。
大家推派代表前往省城長沙,請願示威。同時,呼籲社會各界同情聲援。
一時間,長沙滿城風雨。
請願學生代表露宿教育坪。
省學聯組織全省中等以上學校實行總罷課,以示聲援。湖南省長趙恆惕眼見事態越閙越大,便派軍隊鎮壓,將請願學生代表強行押解返校,並強行公佈開除五十三名學生。教員張秋人等則被強行辭退。
趙恆惕以為此舉可以平息學潮,然而,事與願違。三師學潮更加深入地展開了。

罷課、遊行、請願..

接着,一些具有革命思想的進步學生,如袁痴等人,主張驅逐校長劉志遠。但是,也有一些學生不同意,提出保校長。這樣,學生中分成了兩派,他們之間發生了相當尖鋭的矛盾。此次學潮從1923年3月一直閙到6月。時尚書屋
開始時春暖花開,一轉眼,夏天悄然而至。
省教育司被迫免除了劉志遠的校長職務。但是,袁痴等進步學生還是被校方開除了。
三師學潮逐漸平息下來,學校又恢復了往日的秩序。一場學潮,給孤僻、自卑的黃克誠很大的震撼。黃克誠是被捲人這場群眾性鬥爭中的。當時,同學們分成趕校長和保校長兩派,黃克誠採取了旁觀的態度。時尚書屋
雖然劉志遠平時頑固守舊,慣用封建專制手段壓制學生,在學生中不得人心,理該驅逐。但是,「君子群而不黨」的觀念還是在黃克誠的頭腦中占了上風,所以黃克誠兩派都未介入。
不過,黃克誠還是從中受到啟發。後來他回憶說:

雖然當時我還不能理解這場鬥爭的意義,但那些為首的學生們不畏強暴。奮不顧身的鬥爭精神,使我由哀地欽佩。事後我曾問自己:是什麼力量驅使袁痴他們那樣勇敢忘我地去進行鬥爭?為什麼我就沒有這種力量?①
仲夏,生長的季節。
黃克誠經歷了三個多月的學潮之後,開始變了。
他自覺主動地參加一次又一次的政治活動:抵制日貨,援助工人罷工,反基督教,..每一次運動中,都有了一個戴着近視眼鏡、身材瘦高的青年學生的身影。
他開始全神貫注地投入到各種書刊報章的海洋中,他從中發現了許多重大問題。他發覺,不僅是他一個人苦于沒有出路,整個中華民族都處在水深火熱之中,軍閥混戰,土匪橫行,災民遍地,外國列強肆意蹂躪,..這一幕幕從黃克誠腦際閃過。他明白了:國家、民族、社會都面臨着生死存亡,個人出路又從何談起呢?
黃克誠把個人出路問題完全拋在了腦後,他下定決心,要為國家、民族、社會尋找一條真正的出路!
衡陽北門外石鼓山。
山勢險峻,湘江、蒸水從山腳下相交而過。山水相間,別有一番景緻。
黃克誠邀偕黃庭芳、鄺振興、李卜成等幾個永興籍的同學興緻勃勃地登上了石鼓山山頂。
登高遠眺,蒸水,湘江宛若兩條銀色的蛟龍交頸纏綿,在雲霧中若隱若現。偌大一個衡陽城盡收眼底。蒼茫大地,無邊無垠。
黃克誠頓時感到心胸大開,心曠神怡。今日的黃克誠已經遠非昔日那個孤僻、鬱悶的黃克誠了。
他在認真仔細地閲讀了眾多的革命刊物之後,開始清楚了一個道理:只有打倒帝國主義和軍閥,中國才會有出路;要救中國,必須進行革命;而要革命,就必須有革命黨,必須由立志革命者加入革命政黨,領導全國人民進行革命鬥爭。
這時,國共合作開始,國民黨在全國各地發展很快。
黃克誠覺得,國民黨「一大」宣言頗有號召力,孫中山先生實行聯俄、聯共、扶助農工三大政策,深得人心。於是,他加入了國民黨。
加入國民黨之後,隨着革命活動的增多,黃克誠終於一掃往日的陰影,變得活躍起來。
這次登石鼓山,黃克誠要把一個在心中醞釀已久的想法付之行動。
同學們的歡笑打斷了黃克誠的思緒。他們正在撫摸山頂上那架兩米高的① 見黃克誠著《黃克誠自述》,人民出版社,第12頁。
大石鼓。
黃克誠上前一步,撫摸着這架不知經過多少風雨侵蝕的石鼓,感慨萬千。
沉思良久,黃克誠面對大家道:「記得晉時庾仲初寫過一首《觀石鼓詩》,別的我都記不住了,只記住了其中的兩句,『鳴石含潛響,雷駭震九天』,真是寫出了石鼓的氣魄。」
一旁的鄺振興不覺讚歎:「克誠兄,你真是博聞強記,連這犄角旮旯的詩還背得!」
黃庭芳笑着接茬道:「我剛想說話,這下倒不敢了。」「為什麼?」眾人問道。
「我若說了,該有比記性之嫌了!」
眾人大笑,都催促他道:「庭芳,快說,保證沒人說你!」黃庭芳用手輕撫了一下額頭,正色言道:「北魏酈道元的《水經注》載:『縣有石鼓高六尺,湘水所經,鼓鳴則有兵革之事。』」
眾人還未言語,李卜成一拍石鼓,打斷了黃庭芳的話:「這倒怪了,近年戰亂不斷,石鼓為什麼總也不鳴了?」黃庭芳稍思片刻道:「它鳴也罷,不鳴也罷,如今總歸是多事之秋,也正是你我同學為國效力之時啊!」
一句話使得大家都沉默了。
黃克誠看了同學們一眼,面容嚴肅他說:「剛纔庭芳兄說到為國效力,我想了好多天了,現在局勢不穩,你我都是一介書生,將來要做番事業,總要互相提攜。我心中有個腹案,想說給大家聽聽。」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