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03黃克誠 第 6 頁


一路上,革命宣傳工作儘管很辛苦,但目睹老百姓敲鑼打鼓,鞭炮齊鳴,踴躍歡迎北伐軍,黃克誠深受感動,哪裡顧得上勞累?! 部隊進入岳陽境內,與軍閥吳佩孚的部隊遭遇了。前方槍炮聲大作,
作者:待考 / 頁數:(6 / 116)

一路上,革命宣傳工作儘管很辛苦,但目睹老百姓敲鑼打鼓,鞭炮齊鳴,踴躍歡迎北伐軍,黃克誠深受感動,哪裡顧得上勞累?!

部隊進入岳陽境內,與軍閥吳佩孚的部隊遭遇了。前方槍炮聲大作,震天動地。
黃克誠是第1次聽到槍炮聲,他還以為是鞭炮聲,老百姓一定在夾道歡迎北伐軍呢,黃克誠心裡喜滋滋的。
然而,「鞭炮聲」非但一直未停,反而更加密集。黃克誠這才明白自己險些閙出笑話。
他還未及細想,子彈已經「嗖嗖」地從他頭頂或身旁飛過了。
畢竟頭一次經歷打仗的場面,黃克誠心裡不免有些緊張。「噗噗」,子彈打在身後的土牆上,泥土飛濺。
一發炮彈呼嘯而來,黃克誠被身旁的一個戰友用力一按,兩人臥倒在地上。只聽見轟隆一聲巨響,路旁被掀起了一個土坑,泥土蓋了兩人一身。
黃克誠的戰友拉起他就跑,一邊跑,一邊叮囑:「要沉住氣,別慌張!」
北伐軍以摧枯拉朽之勢,前鋒直指武昌。軍閥吳佩孚精心構築了汀泗橋、賀勝橋兩道防線,調集其精鋭之師,企圖阻擋北伐軍進攻。他還專門組織了大刀隊,並親臨督戰,士兵們後退一步,就要被砍頭示眾。
於是,葉挺獨立團與之展開了一場血戰,戰鬥異常殘酷、激烈。
當黃克誠所在的部隊抵達時,戰役已經以北伐軍的徹底勝利而宣告結束。
汀泗橋到賀勝橋一綫,到處是橫七豎八的敵人屍體,因為害怕督戰的大刀隊,許多軍閥部隊的士兵吊死在樹上。當時天氣炎熱,所有的屍體已經腫脹腐爛,蒼蠅成群結隊地在死屍上爬行,嗡嗡作響。血腥,屍體腐臭,屎尿臭,汗臭,一同伴隨着熱風迎面撲來,簡直令人窒息。
目睹此景,黃克誠再看看英勇犧牲的北伐軍戰士,內心震撼不已。後來他回憶說:
這是我第1次見到這麼多死人的場面,給我這個初上戰場的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使我切身體會到戰爭的殘酷性,親眼看到革命所付出的血的代價。此後,戰爭就成了我的日常生活,見到流血犧牲也習以為常了。①10月,北伐軍經過數番進攻,終於佔領了武昌,基本消滅了軍閥吳佩孚的主力,解放了湖北全境。

唐生智第8軍隨即擴編為三個軍。
黃克誠先是擔任第3十六軍二師四團教導隊教官,旋即被派往下屬第3營任政治指導員。1927年4月,北伐軍兵進河南,與奉軍展開激戰。黃克誠隨軍進入豫南。不久,他在鄭州晉陞為上尉。時尚書屋
漢口友益街尚德里。人如潮湧。
一個年輕的北伐軍軍官,穿過擁擠的人流,不時地駐足張望,還不時地向周圍的路人打聽什麼。接着,他徑直奔向湖北省總工會駐地而去。
來到門前,他先停下步,凝視門口的牌于片刻,便欲進門。「請問,您找誰?」一個看門老人走上前來,攔住了他的去路。
「劉少奇先生!」
「噢,」看門人一笑,「他在二樓,上樓往右拐!」年輕軍官「咚咚咚」
邁步上樓,來到一間辦公室門前。門正敞開着,他止步問道:「請問,劉少奇同志在嗎?」「我就是,您有什麼事情?」一個正在伏案寫字的人站起身來。他身穿一件半舊的藍布長衫,頭髮很長,瘦高的個子,一雙眼睛炯炯有神。
「我叫黃克誠,剛剛從河南前線回來,有重要事情向您報告。」年輕軍官立正敬禮,說明了來意。
劉少奇放下毛筆,快步迎上前來,握住了黃克誠的手,親切他說:「從前方來的?歡迎歡迎,您請坐!」
稍加寒暄之後,黃克誠便向劉少奇彙報了一個重要情況。北伐軍進入河南前線,黃克誠與第3營的戰士們並肩作戰,促膝談心,贏得了基層官兵的擁護和信任。黃克誠深深體會到,政治工作人員只有深入第1綫,衝鋒在前,與戰士們同甘共苦,才能得到他們的充分信任。
就在這時,有一件事引起了他的注意。
黃克誠所在的三十六軍駐地,紅槍會組織有相當大的勢力。紅槍會起源於清代的白蓮教、義和團,是一種利用封建迷信組織起來的群眾性武裝組織。
連年兵荒馬亂,很多農民走投無路,便加入其中,導致紅槍會規模日益擴大。
三十六軍開始十分重視與紅槍會的關係。但是,隨着部隊節節推進,在後方的信陽、柳林一帶,出現了土豪劣紳勾結土匪,以紅槍會的名義破壞交通,阻礙北伐軍行動的情況,而且情況愈演愈烈,連真正的紅槍會也參與進來,挖公路,拆鐵軌,嚴重影響了北伐軍的軍事行動。三十六軍軍長劉興火冒三丈,進行鎮壓。
這時的黃克誠在革命戰火中成熟了許多。他心裡琢磨:紅槍會破壞交通,確實可恨。然而,他們畢竟是農民,是我們的貧苦弟兄,怎麼能忍心向他們舉槍呢?可是,自己只是一個營指導員,自己的話又有多少份量呢?一定要制止這場自己人殺害自己人、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他決定向上級黨組織彙報。於是,他來到了武漢,幾經周折,找到了全國總工會秘書長兼湖北省總工會秘書長劉少奇。
劉少奇聽完黃克誠的彙報,眉頭擰成了一團。他大口大口地抽着煙,顯然,這事情的確十分棘手。
良久,他開口問道:「別的地區紅槍會怎麼樣?」
「別的地區沒有發生這種事情,紅槍會常常幫助北伐軍。」
「這就奇怪了!」劉少奇沉吟道,「會門武裝問題,需要認真對待。我看這樣吧,你先回去詳細瞭解一下情況,我立即向中央彙報。我們的方針應當是能不動武,就不動武!」
「一動武,勢必傷害群眾。」黃克誠點點頭隨着答道。
兩人握手告別。黃克誠顧不上勞累,又踏上了歸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