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03黃克誠 第 97 頁


1958年5月,軍委召開擴大會議。彭德懷在發言中說:會議主要任務是整風、改編,方式是大鳴放、大爭辯。黃克誠傳達毛澤東的號召:「把火線挑開,挑起戰來,以便更好地解決問題。」 中央
作者:待考 / 頁數:(97 / 116)

1958年5月,軍委召開擴大會議。彭德懷在發言中說:會議主要任務是整風、改編,方式是大鳴放、大爭辯。黃克誠傳達毛澤東的號召:「把火線挑開,挑起戰來,以便更好地解決問題。」

中央認為,軍委擴大會議溫度不夠高,決定採用整風方式開會,會議發言與大小字報相結合,一周內使空氣緊張起來。這實際上是中央領導軍委整風,為彭德懷始料不及。這可能是,毛澤東在匈牙利事件之後,擔心軍隊領導出問題。
這次會議之後,粟裕總長心情不快,他本來身體不好,就請假休息。軍委決定讓黃克誠繼任總長。
1959年春,彭德懷出訪東歐諸國,黃克誠主持日常工作。不久,廬山會議召開。
廬山會議,成為中國共產黨黨內生活的轉折點,也成為黃克誠一生命運的轉折點。時尚書屋
第10三章 廬山會遭罷官「文革」陷囹圄
橫看成嶺側成峰,

遠近高低各不同;

不識廬山真面目,
只緣身在此山中。
宋代大詩人蘇東坡的《廬山》七絶,可以說是描寫廬山的千古絶唱,膾炙人口。
廬山,自古以來負有盛名。
廬山位於江西境內,北臨萬里長江,東傍鄱陽湖,山下是名城九江。湖光山色,交相輝映。相傳,周朝有匡氏七兄弟上山修道,草廬為舍,故名廬山。
廬山平地拔起,氣勢雄偉,群峰環抱,起伏于雲海煙霞之中。綿亙曲折,千岩萬壑,俏麗多姿。
中共中央多次在這裡召開會議。
1959年的廬山會議,成為中國共產黨歷史上著名的重大事件,影響深遠。
6月底,中共中央辦公廳發出開會通知。
彭德懷訪問東歐回國後沒幾天,就接到了通知。此前,彭德懷在上海會議上受到毛澤東的批評,心中不快。大躍迸開始時,他也曾興高采烈,積極得很。但是,當他深入地方考察了幾個月後,他的看法就改變了。時尚書屋

彭德懷回國後的第2天,不顧疲勞,一早就來到國防部大樓的辦公室,同黃克誠談了一個上午。
黃克誠從一開始就對大躍進持保留態度,有所懷疑。彭德懷向黃克誠講了在東歐的觀感,黃克誠向他彙報了國內經濟狀況和軍隊思想狀況。
當時,有些地區缺糧食,春荒的災情嚴重,特別是甘肅尤其困難。甘肅是彭德懷考察過的省份,僅僅在半年以前,人們告訴他的還是全省每人平均佔有糧食1500斤,如今竟然成為嚴重缺糧的省份,實在使他大為吃驚,感慨萬端。
彭德懷非常仔細地看了內部參考,把自己認為嚴重的情況都圈了起來,送給毛澤東主席。
沒有回音。
拿着開會通知,彭德懷在屋裡來回走着。去不去呢?彭德懷心裡十分煩悶。
忽然,彭德懷快步來到辦公桌旁,拿起了電話。
「喂,是克誠嗎?我是彭德懷。」
「是彭總!」
「克誠,中央要在廬山開會,我不想去了,你替我去吧,我在北京留守。」
黃克誠一聽,沒有說話。稍停了一下,他說:
「彭總,中央通知你去,沒通知我,我怎能替你去呢?」黃克誠拿着電話,委婉地勸說彭德懷,「彭總,你是不是受了批評,心裡不舒服?」
「也不是不舒服,就是感情上覺着彆扭。那好,我就去廬山。」彭德懷悶悶不樂。廬山。時尚書屋
7月3日,全體與會人員按六大行政區編成小組討論。白天,開會、讀書、看檔案,彼此交談,各抒己見。晚上,看戲、跳舞。清晨、傍晚,還有人登上山觀日出,遊覽名勝古蹟,有人作詩填詞。時尚書屋
會議氣氛輕鬆活潑,有人戲稱會議是「神仙會」。廬山開會的時候,全國城鄉經濟情況已開始有所好轉,但還沒有根本好轉。
從1958年冬到1959年7月,毛澤東和黨中央為了糾正大躍進和人民公社化運動中的「左」傾錯誤,多次召開了政治局擴大會議和中央全會,制定了一些方針政策,採取了一些具體措施,獲得了某些成效。
毛澤東對此相當滿意。
7月10日,毛澤東在小組會上講話,情緒樂觀,態度輕鬆,對於城鄉仍然存在的嚴重情況,很少提及。
在小組討論中,真正客觀地研究經驗教訓的空氣不很濃厚。有的同志護短,不願多談缺點和教訓,不能虛心傾聽對大躍進的比較符合實際的意見。
彭德懷為此非常苦惱。
正在這時,又傳來會議到15日就要結束的消息,彭德懷焦慮的心情愈加嚴重。
7月12日上午。廬山毛澤東住處。
彭德懷邁着軍人特有的步伐,來找毛澤東,準備把自己的一些看法向他談談。
「彭總,主席剛剛睡覺。」門前,警衛員攔住了彭德懷。無奈,彭德懷只好轉去會場,仍然參加討論。
在開完會回住處的路上,彭德懷倒背着手,似乎在思考着什麼。一會兒,彭德懷對隨行參謀說道:
「這次會議開了十多天,味道不大。小組會上儘管一般性意見,簡報上還沒有看到,恐怕也不會引起大家注意。去年大躍進的經驗很豐富,發生的問題也不少,本應認真研究一下,可在這次會議上到現在還沒有人講這個問題。我有些問題不好在小組會上講,想給主席寫封信,請主席在會議上講一下才有用。時尚書屋
他講一遍,比我講一百遍都有用。」
7月13日,彭德懷給毛澤東寫信。
7月14日,彭德懷派參謀把信送給毛澤東的秘書。
彭德懷寫信之前,還和人說過,他有些意見,想向主席談談。
彭德懷說道:「目前少奇、恩來同志不便于講話,只有我便于去談。說錯了,如果主席生氣,也元關大局,最多撤銷國防部長,黃克誠同志也能當。」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