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04陳賡 第 11 頁


陳賡據理力爭:「王主任,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你不公道,不分是非,這是在找茬子要解散血花劇社。你今天是替誰說話,是為誰出氣!你這是講團結呢,還是破壞團結呢?」 陳賡和王主任爭吵起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108)

陳賡據理力爭:「王主任,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你不公道,不分是非,這是在找茬子要解散血花劇社。你今天是替誰說話,是為誰出氣!你這是講團結呢,還是破壞團結呢?」

陳賡和王主任爭吵起來了!一時圍觀者越來越多。
陳賡見狀,更提高嗓門說:「你身為堂堂軍校教授部主任,拉一派,打一派,說話如此不公,這將在同學中造成什麼政治影響,帶來什麼嚴重後果..」
「陳賡,你這是怎麼說話?你知道不知道你是在跟誰說話!」王伯齡要以勢壓人了,「你太放肆!告訴你,今晚血花劇社不准演戲,我說了算!」
陳賡冷笑一聲:「你如此霸道,怎能服眾!我也明白地告訴你,今晚的戲,血花劇社演定了!」
「你好大的膽子!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陳賡說著扛起佈景欲走。
「只要你今晚演戲,我就處分你!」王伯齡暴跳如雷。
「也有人會處分你!」
「你..你說,是誰支持你今晚非要演出?」王伯齡大聲叫嚷。
「我!」隨着一聲鏗鏘有力的答腔,周恩來走了過來。
「是我准許他們今晚演戲的!今晚我倒要看看,誰敢再上台搗亂!」
圍觀者中爆發出熱烈的掌聲。王伯齡萬沒料到周主任此刻會突然出現,公開支持陳賡。他哪惹得起周恩來?連孫中山、廖仲愷,蔣介石都見面敬他三分,何況他一個小小的教育部主任!
王伯齡只好說:「那好..那好,有周主任在場,我就放心了。」說完,灰溜溜地走了。從此,王伯齡威風掃地。
陳賡被一群學生團團圍住,他們眾口一辭:陳賡,好樣的!
1925年10月。大革命的浪潮席捲廣東。
廣東軍閥陳炯明退出廣州之後,佔據了東江一帶,重整旗鼓,欲捲土重來,妄圖摧毀廣東革命政府。為清除北伐後患,廣州革命政府鎮壓了商團叛亂之後,又接着舉行了第2次東征。
東征軍的主力,是黃埔軍校的學生軍。由蔣介石任總指揮,周恩來往總政治部主任。
東江重鎮惠州,是陳炯明的老巢,有重兵把守。第2次東征就以攻打惠州為主要目標。

10月6日,蔣介石發出了進攻惠州的命令。強攻任務由第2師四團和第3師承擔。陳賡任四團尖刀連連長。
惠州苦戰,陳賡身先士卒,率領尖刀連英勇作戰。因攻城有功,深得蔣介石賞識。蔣隨即指定陳賡率領他的連隊到東征軍指揮部擔任警衛。
東征軍稍事休整,即乘勝分左、中、右三路揮師東進。周恩來率領第1師,向海豐追擊。當時陳炯明主力林虎部集中在華陽,第3師不探虛實,貿然向華陽前進,結果與林虎軍遭遇。
蔣介石站在山上,四下眺望,山下到處飄揚的是「林」字虎頭旗。第3師已潰不成軍。
「娘稀匹!」蔣介石罵道,「陳賡,快去傳達我的命令,命令三師師長,誰再後退一步就槍斃誰!」
兵敗如山倒。第3師師長已無法收拾殘局。
槍聲逼進,子彈呼嘯,打着林字虎頭旗的敵兵,潮水般地湧上來。
蔣介石心頭一陣刺痛,一身虛汗。
「警衛連呢?陳賡,陳賡呢?」他急得直叫。
陳賡:「我在這兒,總指揮!」
「陳賡,你是黃埔的好學生,現在校長命令你,趕快下山去,代理三師師長,指揮三師反衝鋒。快去!」
「是!」陳賡拿起手槍,隻身跑下山去。
山下,粵軍官兵們潰不成軍,狼狽而逃。
陳賡迎面跑來,揚起槍喊:「喂,不要跑,蔣總指揮命令,三師由我指揮,都到我這裡來,不要跑,聽我指揮..」
可粵軍官兵們根本不聽指揮,仍然四面潰逃。
陳賡氣喘吁吁跑回山頭,向蔣介石報告:「三師全垮了,他們不聽我指揮..」
蔣介石怒不可遏。罵道:「娘稀匹,三師師長毀我國民革命,我要槍斃他!」
「校長,指揮部該撤退了!」
「撤退,不,我要堅守陣地,即使打到一兵一卒也要堅守陣地!」
「校長,我們已經落進環形包圍圈,再不走,就走不出去了!」
「我要反擊!」
「先轉移個地方,再圖反擊!」陳賡心急火燎。
石:「現在還能撤出去嗎?」
陳賡:「西面還有空隙,能衝出去。」不遠的地方有條河,那裡是結合部。”
「好吧,試試看!」
陳賡飛身登上岩石,高喊:「警衛連注意:現在向西突圍,一定要保證總指揮的安全!」
說完他又跑回到蔣介石身邊說道:「總指揮,快跟上!」
蔣介石兩退發抖,走不動了。陳賡架起他的胳膊,跑了起來。
轟!炮彈從頭頂飛掠而過。
蔣介石忽然不走了,坐在地上,叫道:「我不走了,堂堂總指揮落到這步田地,還有什麼臉面!誓師東征我曾訓誡你們,戰死則罷,不戰死則殺身成仁,今天我要實現自己的諾言,不辱黃埔之威名!..」說著,他拔出短劍,舉到胸前。
陳賡見狀,一把奪過短劍,說:「你是總指揮,你的行動會對整個戰役發生影響,趕快離開這裡,再不走就晚啦!」
「陳賡!」蔣介石說道,「我實在走不動了,我的腳..」
「我來背你!」陳賡背起蔣介石不顧一切地奔跑,淌過稻田的泥水,踏着山坡的荊棘,冒着密集的炮火,一氣跑了七八里。
前邊是一條河。陳賡我來一條小船,安頓好蔣介石,吩咐手下的士兵擋住敵人的追擊,撐船向對岸划去。
來到對岸,槍聲漸稀。一場虛驚過後,蔣介石睜開眼:「怎麼,就剩你一個人了嗎?」看著陳賡汗流滿面,臉上、腿上掛着一道道血痕,蔣介石鼻子一酸,淚水汪汪,上前緊緊抓住陳賡的手說:「陳賡,我的好兄弟!你是校長的好學生!校長忘不了你,我要提拔你重用你!我要好好報答你!」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