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04陳賡 第 13 頁


蔣介石把陳賡留在身邊當侍從參謀,是費了一番心機的。一則可以向眾人說明他知恩圖報,二則他真的很賞識陳賡的才幹,他想在他們倆之間除了上下級關係之外,再加上一層私人感情色彩,日後必有用。
作者:待考 / 頁數:(13 / 108)

蔣介石把陳賡留在身邊當侍從參謀,是費了一番心機的。一則可以向眾人說明他知恩圖報,二則他真的很賞識陳賡的才幹,他想在他們倆之間除了上下級關係之外,再加上一層私人感情色彩,日後必有用。

蔣介石為了表示對陳賡的信任,常常有意把公文密件堆放在桌上,或是故意把開抽屜鑰匙放在桌上就走。
陳賡為人正直,心無邪念,再說此時正是國共合作的鼎盛時期,他沒想到蔣介石會搞什麼鬼。
陳賡本無意探聽什麼機密,可偏偏機會來了。一天晚上十點,陳賡像往常一樣,來到蔣介石的辦公室,看看是否留下明早要辦的事。他走到辦公桌前,看到一份名冊,這是一本黃埔軍校學生和各級負責人的名冊。陳賡無意地翻了翻,卻發現每個共產黨員的名字上頭都畫了個紅圈。時尚書屋
在他陳賡名字旁邊還有一行批註:「此人是共產黨員,不可讓他帶兵——可惜!」
陳賡頓時倒吸一口涼氣,思緒紛亂。這是怎麼啦?那個口口聲聲稱他為救命恩人的人,怎麼對他存有戒心?再說,共產黨員不都是衝鋒在前嗎,可為什麼不讓共產黨人帶兵呢?
陳賡急忙跑到二樓,敲開周恩來的門。
「周主任,不妙啊!」
「怎麼回事?」周恩來放下報紙,讓陳賡坐下慢慢說。
「蔣校長心術不正,口是心非,他把共產黨員腦袋上都圈了紅圈了!」
陳賡說,「乾脆,咱們跟他攤牌,各走各的路。他蔣介石這樣不夠朋友,過河反手要拆橋,他不仁也別怪我們不義。」
「不行。」周恩來一向沉着,冷靜。他對蔣介石心懷鬼胎,早有察覺,聽了陳賡的彙報,也不免大吃一驚。稍後他又鎮靜下來,說:「情況很複雜,最近廣東區軍委也發現蔣介石的許多秘密活動,我們不能掉以輕心。時尚書屋
我看,明天你給他寫個條子,辭職不幹,看他如何處置..」
第2天,陳賡託辭母親病重,寫了一個條子請假回家。
蔣介石從陳賡手中接過條子,掃了一眼,說:「陳賡,你是個聰明人,你不會無緣無故辭職吧?」
「我母親病重,我要回去照看。」
蔣介石眯起眼情,露出一絲狡黠的笑,說:「不是吧?你看了我的什麼東西了吧!」
陳賡沒吭。等了一會,他鎮定一下情緒後說:「我早就說過,我這個人脾氣壞,不適合當侍衛,既然帶不了兵打不了仗,還不如辭職回家。」

蔣介石:「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已經加入了C·P?」
「我是個跨黨分子,賀衷寒他們都知道。」
「我是問你,你和周恩來、惲代英他們是否有組織上的秘密聯繫?」
「是的,我正式加入C·P 組織已經三年了。」 「你必須脫離C·P,我要拯救你。你要跟我走!你年輕有為,不要走錯了路啊!」
「總指揮,你不是說,三民主義和共產主義聯合才能完成國民革命嗎?」
「不管怎樣,我明白告訴你,一切C·P 分子都遲早要退出國民黨,你還是趁早脫離C·P!」
「不,絶對不行!」
「你作戰勇敢,我不明白你在政治上怎麼這麼糊塗。」蔣介石說:「好吧,既然你不肯從命,我也不勉強,你還是回黃埔去吧。」說著,遞給陳賡一樣東西。陳賡接過一看,是張委任狀,只見上面寫着:「委任陳賡為中央軍事政治學校中校隊長。」

隨後,蔣介石又叫人送來了船票、路費。
第2天,陳賡離開汕頭,乘船到達廣州。結束了蔣介石的侍從參謀職務。
1926年3月18日。
廣州。
這天蔣介石經過周密的策劃和部署,製造了「中山艦事件。」
這天早晨,蔣介石的親信歐陽格以黃埔軍校駐省辦事處名義,向海軍局代理局長、共產黨員李雲龍傳達蔣介石的命令,要他調派中山艦到黃埔待命。
19日清晨,中山艦開赴黃埔,停泊在軍校大門前。李雲龍向教育長鄧演達報告此事。
誰知當鄧演達詢問蔣介石時,蔣介石竟一口否定。隨即操縱孫文主義學會的人員大造其謡“共產黨陰謀暴亂,要推翻國民政府,唆使中山艦開赴黃埔,企圖炮轟黃埔,劫走蔣校長
深夜,蔣介石來到第1軍,以廣州衛戌司令的名義,命令全城戒嚴,同時派第2師部隊包圍了蘇聯顧問團的住宅和共產黨機關及省港罷工委員會。
命令第1軍中的賀衷寒等將本部共產黨員加以扣押。李雲龍遭到逮捕。
3月21日夜。陳賡等幾名黨員留在黃埔軍校裡,聽說廣州全市戒嚴,又聽說第1軍及軍校的許多共產黨員被捕,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為防意外,黨支部立即召開緊急大會,決定立即動員全團官兵,阻止右派軍隊登陸,並且推陳賡負責,連夜把部隊佈置開。
第2天,團長向陳賡瞥了一眼,問:「你們怎麼搞夜間演習?」
「夜間演習?」陳賡先是一愣,隨後馬上順水推舟地說:「哦,那是既定科目。」
「以後演習要事先請示!」團長不滿地說。
過了幾天,蔣介石來找陳賡談話。蔣介石問:「近來都看些什麼書?」
陳賡:「《三民主義》、《建國大綱》..」
「學生的情緒如何?」
「..還好!」
蔣介石端詳着陳賡,一字一頓地問:「你把隊伍拉出去做什麼?」
「聽說校長被右派扣留..」陳賡不露聲色。
蔣介石不滿意地哼了一聲。迅速走開。
這時,準備籌建黃埔同學會的曾擴情走了過來,對陳賡說:「蔣校長是國家民族的唯一領袖,我們應該追隨他。」說著,他從檔案夾裡取出一張國民黨黨員登記表,遞給陳賡,輕聲說:「校長並沒忘記你,只是希望你脫離C·P,跟他走。這是頂頂重要的時刻,千萬拿定主意!」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