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04陳賡 第 14 頁


陳賡聽了,堅定地說:「本人當着眾同學的面宣佈,我曾經是個跨黨分子。現在聲明,本人也是一個主義——共產主義;一個黨一共產黨!」 幾天後,陳賡又當着眾同學的面,公開表明了自己的立場
作者:待考 / 頁數:(14 / 108)

陳賡聽了,堅定地說:「本人當着眾同學的面宣佈,我曾經是個跨黨分子。現在聲明,本人也是一個主義——共產主義;一個黨一共產黨!」

幾天後,陳賡又當着眾同學的面,公開表明了自己的立場。
1926年9月。上海。風和日麗。
陳賡和顧順章、陸留三人結伴,從上海碼頭起航,前往海參崴。
由於陳賡在中山艦事件後,堅決地站在共產黨人的立場上,與蔣介石作不屈不撓的鬥爭,蔣介石對他大為不滿。他在黃埔獃不下去了,於是離開廣州,前往上海找到黨中央。經周恩來的推薦,黨中央派他和顧順章、陸留三人前往蘇聯,學習蘇聯的政治保衛工作經驗。
他們先在莫斯科住了十幾天,再從莫斯科返回蘇聯遠東地區,被安排在紅軍中學學習政治保衛工作和武裝暴動經驗。他們學習偵探、審訊、暴動、劫牢、爆破、射擊、秘密審訊等各種技術知識。學習結束後,1927年2月, 他們一行回到上海。
此時蔣介石已是磨刀霍霍,加緊叛變革命。
陳賡回到上海,黨組織指示他前往南昌。在南昌北伐軍總司令部,陳賡還見到了蔣介石。蔣介石一見他,就問:「你這些日子跑到哪去了。」陳賡回答:「一直在上海呀,做秘密工作。」
此時蔣介石對陳賡仍然客客氣氣,還送給陳賡一筆錢和一個「特別通行證」。
不久,陳賡受命來到武漢,被分配到北伐軍第2方面軍唐生智部,當特務營營長。
1927年4月12日。蔣介石在上海發動反革命政變,一時全國處于血雨腥風中。
在此緊要關頭,中國共產黨于1927年4月27日在漢口召開了第5次全國代表大會。大會會址就在陳賡所帶領的特務營駐地附近。
就在這次大會上,陳賡見到了他傾慕己久的上海姑娘王根英。
五年前,陳賡去上海大學旁聽時就認識了王根英。那時她是上海日商怡和紗廠的一名普通女工。她樸實、端莊,熱情大方,聰明好學。給陳賡留下了難忘的印象。時尚書屋
王根英呢,也深深地愛上了這位儀表堂堂的年輕教員,他有知識,有教養,懂得許多革命的道理。
一天,夜校根本不上課,根英無意間又走到夜校。她也不明白,這幾天她像是掉了魂兒似的。她滿腹心事地低頭走着,沒想到迎面碰到了陳賡。
「根英,我已在這兒等你半天了。」
「哦,陳先生..」根英不知從何說起。

「根英,我喜歡你,我也看出來了,你也喜歡我,是嗎?」陳賡生性爽直。
畢竟是涉世未深的姑娘,聽陳賡這麼一說,反而嚇得扭頭就跑,一口氣跑回了家。
陳賡跟着追到了王家。根英全家見一個陌生男人追進來,全都愣住了。
陳賡自我介紹:「我是夜校的教員陳賡。」
根英的父親迎了出來:「哦,你好,陳先生,有什麼事嗎?」
一番交談,根英的父母已深深地喜歡上了這個年輕人。
以後,陳賡成了根英家的常客。
不久,陳賡離開上海,回到廣州。一別就是五年,五年中,根英的影子不時在腦中閃現,沒想到這次竟然在漢口相遇。
幾年不見,王根英已成長為上海工人運動中一名活躍的人物。上海工人第3次武裝起義中,她英勇地帶領婦女參加戰鬥。起義勝利後,她當選為新成立的中共上海特別市臨時政府的人民委員。這次她是作為「五大」的正式代表從上海來武漢出席會議的。時尚書屋
久別重逢,陳賡和王根英都特別高興。陳賡被王根英的氣質深深地吸引了。愛神己悄悄來臨,陳賡已意識到,自己已深深地愛上了眼前這位姑娘。
一旦認誰目標,陳賡就抑制不住地發起了進攻。這天,代表們正在討論,陳賡悄悄地塞給王根英一封情書。王根英打開一看,只見上面寫着:「根英,我愛你,我現在正式向你求婚。」王根英竟將這封信貼在牆上。時尚書屋
陳賡又寫一封信,王根英竟然毫不猶豫地又貼在了牆上。立時引來眾人觀看。陳賡沒有退縮,他從王根英獨特的舉止中,看到了王根英的獨特個性,而這正是他刻意追求的。於是他接着遞去第3張紙條,「根英,我非你不娶,你一定要答應我的請求」。時尚書屋
王根英被陳賡的執着精神深深地感動了。最後的設防已崩潰,兩顆心相撞碰出了愛的火花..
黃昏,當太陽從西邊徐徐落下,陳賡和王根英緩緩漫步在江邊。
陳賡:「阿英,你怎麼不說話呀?」
王根英:「說什麼嘛,此時無聲勝有聲。」
陳賡:「我們結婚吧,我已經等了你五年了!」
王根英:「不,這個時候我們不能結婚,革命正處于危急關頭,結婚了,我還怎麼參加鬥爭呀?」
「革命也不都得打光棍呀!我們志同道合,結婚以後,照樣可以各自干各自的。」
王根英仍然搖着頭:「不,請你再耐心地等一段時間。」
陳賡一聽,急了,忙說:「再等,再等我都快成小老頭了,我一天也等不及了,我愛你,阿英,求你了,我們結婚吧!」說著拉起王根英的手。
回到營房,大夥一下圍住了陳賡:「營長,今天會談結果怎麼樣,她答應你了嗎?」
陳賡開玩笑地說:「哪位說動王根英跟我立刻結婚,我當眾給他磕三個響頭!」
立時滿屋哄堂大笑。
恰巧這時周恩來走了進來,問明事情原委,說:「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經周恩來和鄧穎超的工作,王根英總算同意了立刻與陳賡結婚。一對有情人終成眷屬。
夜深了,祝賀的人們都走了,屋內只留下陳賡和王根英。
陳賡一往情深地說:「我們再也不分開了!」
「是的,我們倆永遠在一起。」王根英含情默默。
突然,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傳來。
「誰?」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