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04陳賡 第 15 頁


「是我,團長找你快去?」來人說。 「什麼事?」 「夏鬥寅叛變了!」 陳賡一驚,抓起手槍就衝了出去。 風雲突變。陳賡和王根英新婚第1夜,卻就要分別了。 這時,王根
作者:待考 / 頁數:(15 / 108)

「是我,團長找你快去?」來人說。

「什麼事?」
「夏鬥寅叛變了!」
陳賡一驚,抓起手槍就衝了出去。
風雲突變。陳賡和王根英新婚第1夜,卻就要分別了。
這時,王根英已奉命要回上海從事地下工作,陳賡則要帶兵去討伐叛賊。
分別在即,陳賡和王根英沒有過多的纏綿,陳賡說:「阿英,離別之後,我會很想你的,你也一定很想我,這樣吧,咱們約個想的時間,每天晚上睡覺的時候,躺在床上先別睡,先想對方一刻鐘,怎麼樣?」
王根英笑道:「就你鬼點子多。」
這天晚上,周恩來悄悄地來到陳賡住處。他心情沉重地說:「撮合你們的是我,拆散你們的又是我,看著你們親親熱熱的樣子,我真於心不忍。可我有什麼辦法?我要帶他去打仗,出師討敵。根英,你放心,我今天帶走一個新郎官,下次回來還你個大將軍!」
周恩來走後,王根英止不住淚水,一下撲在陳賡懷裡哭起來。
一對新婚夫妻就這樣分別了。一個要回到白色恐怖的上海,一個留在槍林彈雨的武漢..
第3章
 進龍譚入虎穴 懲叛又除奸
1927年。
風雲突變。
繼「四一二」政變之後,武漢政府內部的投機政客汪精衛為首的國民黨假「左」派也動搖起來。首先公開叛變的是夏鬥寅,接着,許克祥在長沙叛變。6月29日,三十五軍軍長何鍵發出「反共訓令」,命令他的部隊和共產黨分裂。7月15日,汪精衛集團舉行「分共」會議,正式與共產黨決裂。時尚書屋
一時,武漢三鎮,白色恐怖籠罩。
「七一五」政變之日,國民黨軍閥何鍵,帶著人包圍了陳賡特務營駐地,把機槍架在房頂,對著陳賡的門口,逼着他把特務營交出來。
陳賡見狀,呼啦就把特務營拉出來。

「我說姓何的,你聽著,你不仁別怪我不義,有種的你往前邁一步我看看,咱們槍口對槍口..」
何鍵的人越集越多。
陳賡站在房頂上,放開嗓門大罵起來。
之後,陳賡又聲情並茂地講開了。
“我北伐軍的官兵們:你們當中,有不少是我的同學,有的是從平定滇桂叛亂、討伐軍閥陳炯明的戰鬥中結下的朋友,我們一起爬過山,涉過水,一起趴過戰壕,又一起來到北伐軍。我真不理解,你們為什麼要大動干戈,把我特務營團團圍住,要我們交出槍,這是為什麼?
「正當我們北伐軍節節勝利之時,蔣介石和汪精衛卻叛變了革命。我多災多難的中華民族,你舊恨未清,又添新仇;你身上的血跡未乾又被人戳上了幾刀子..」
圍困陳賡的官兵,被陳賡的演講深深地打動了。
何鍵乾生氣,說又說不過他,理屈詞則窮;罵也罵不過他,詞窮氣不壯;沖又衝不進去,急得何鍵乾瞪眼。只能乾嚎叫:「把槍交出來!再不交我可要開槍了!..」
這槍到底該不該交?共產黨內部發生了爭執。最後,右傾機會主義路線占了上風。陳賡含着委曲,被迫交出了特務營,隻身離開特務營,離開漢口。
7月20日,陳賡伴隨周恩來秘密從武昌起程,乘船來到南昌,謀劃有關起義部署問題
8月1日,不屈的共產黨人在周恩來、賀龍、朱德、葉挺等領導發動下, 打響了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的第1槍。
陳賡在起義總指揮部負責保衛工作,隨後又在賀龍的第2十軍先頭第3師六團第1營任營長。他率領部隊一路打到江西會昌地區。原計劃在兩翼發動攻擊的部隊沒有按時趕到,陳賡所率一營成了孤軍深入,打到彈盡糧絶,被迫撤退。
撤退途中,突然敵人的機槍一陣掃射,陳賡左腿連中三顆子彈,膝蓋、脛骨、腓骨三處被打斷,鮮血順着褲筒往下流淌。他倒下了。
這時,敵軍又撲上來。陳賡急中生智,脫掉身上的制服,從山坡上滾下去,跌進一條野草叢生的田溝裡。
田溝裡,鮮血染紅了濁水,浸泡着屍體。這些屍體、呲着牙、裂着嘴、瞪着眼、握著拳頭。他們當中有起義軍的人,也有國民黨的人。
搜查的敵人走近了,看到遍身是血的陳賡,在他身上連踢幾腳,見沒反應,以為他已停止呼吸,轉身便走了。一陣腳步聲漸漸遠去。陳賡怕敵人施計,仍不敢睜眼,躺在血泊中摒着呼吸裝死。
好久好久。他忽然聽見一聲輕輕的呼叫:「陳營長..你還活着?..」
陳賡睜眼一看,原來是三連一班組長盧冬生。
「你..冬生,你也活着?」陳賡激動地抓住冬生的兩隻手。
盧冬生憨憨地笑笑:「嘿嘿,我沒有受傷,我是見你受傷滾進稻田,也就跟下來了。」
陳賡一把抱住盧冬生:「我的好兄弟!..」
「來人了!」盧冬生輕輕地驚叫一聲。
一陣槍聲逼近,一群荷槍實彈的國民黨兵又返回來了。「快裝死」!陳賡對盧冬生說。
於是兩人又滾到死人堆裡閉上了眼睛。
咔嚓,咔嚓,腳步聲越來越近。他們走到陳賡身邊,先用槍托打了兩下。
陳賡憋着氣。
「我看這人好像沒死,乾脆再戳他兩刀算啦!」一個士兵說。陳賡一聽,完了,這下徹底沒命了。
這時又有人說:「不許違反紀律!」
陳賡聽了,不由得一怔。這聲音好熟!他睜開眼睛偷偷一看,「啊,這不是大劉嗎?」他興奮極了,連忙說:「我是陳賡!大劉!」
原來這次返回來打掃戰場的,是起義軍部隊。
大劉和戰士們連忙將陳賡扶了起來。
會昌戰鬥結束後,部隊折向福建汀州、上杭地區。陳賡因傷勢嚴重,便坐船前往汀州,與起義軍一部分傷員一起住進傅連障辦的曾進福音醫院。
傷未痊癒,陳賡又隨軍行動了。
九月的南方。熱浪滾滾。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