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04陳賡 第 16 頁


陳賡隨部隊來到廣東汕頭。此時他的傷腿化膿,體弱氣虛,被送進一家日本人開的「博愛醫院」。盧冬生被派到陳賡身邊陪同侍候。 一天,盧冬生來到街上,發現街上國民黨兵荷槍實彈,滿街抓人。
作者:待考 / 頁數:(16 / 108)

陳賡隨部隊來到廣東汕頭。此時他的傷腿化膿,體弱氣虛,被送進一家日本人開的「博愛醫院」。盧冬生被派到陳賡身邊陪同侍候。

一天,盧冬生來到街上,發現街上國民黨兵荷槍實彈,滿街抓人。盧冬生感覺不對,扭頭往回跑。
原來,起義軍為避開敵人主力,半夜就緊急撤退了。部隊臨走時曾派人去醫院通知陳賡,那人臨危而逃,使陳賡和盧冬生與部隊失去了聯繫。
當盧冬生氣喘吁吁地跑回醫院時,一群國民黨兵已湧進醫院來搜查了,一個個傷員從病床上被拽下來搶走了。
好險哪,陳賡差點被認出!
搜索的國民黨兵走了,盧冬生的心仍在怦怦直跳。
可是躲過了國民黨兵的陳賡,卻遭到日本人的冷遇。這天,一個日本大夫對陳賡說:「你是共產黨,我們對你的安全不負責任。」陳賡被趕出醫院。
正當陳賡走投無路時,一位好心的護士小姐搭救了他。
「我要救你。」那護士走到陳賡踉前,小聲說。
護士小姐冒着殺頭之險,幫助陳賡脫離了險境,坐船前往香港。
邁着沉重的傷腿,陳賡剛上船不久,一夥巡捕趕來搜查。
巡捕一見到陳賡,就用懷疑的口吻說:「你一定是汕頭失敗的共產黨!」
「不,先生,我是潮州人,在潮州電報局做事,不幸被一顆流彈飛進辦公室打中了腿,潮州沒有醫院,特來汕頭醫治!」陳賡機警地用不太熟練的潮州話回答。
巡捕被陳賡矇混過去,走開了。
香港。高樓矗立,萬家燈火。
盧冬生攙扶着陳賡,走過一家又一家餐館、旅店、醫院,又被一一趕了出來。
最後,盧冬生把陳賡背到了廁所,這才歇了一口氣,不覺肚子餓極了,對面就有一家西餐館。陳賡與盧冬生開玩笑道:「真想吃頓西餐啊。」盧冬生是個厚道人,聽說後馬上叫人送來一份西餐。那人跟着他走到廁所跟前,以為他是開玩笑,將他一頓臭罵,丟掉飯盒就跑了。時尚書屋
怎麼辦?陳賡摸摸口袋,恰好還有二十元錢。他對盧冬生說:「走,我們到上海去,那裡有黨組織。」

盧冬生上街去打聽到上海開船的時間。
「一小時後就有去上海的船!」盧冬生回來說。
一上汽艇,人家發現陳賡是打仗受的傷,就百般刁難。他只好讓他們敲去五塊錢的竹杠。
上了輪船又遇到麻煩。人家說他有病,就是不賣給他船票。多虧一位好心人的勸解,陳賡和盧冬生才坐上了船。
輪船離開香港,又折回汕頭裝貨,又有許多人擁擠上來。
一小時後,船離開香港。陳賡和盧冬生找一個偏僻的角落坐下。突然,他的眼睛一亮,一個熟悉的人影在他眼前一閃而過,那不是三師師長周逸群嗎?陳賡一陣興奮,卻故意拿起一張報紙對盧冬生說:「這報紙上的消息可真靈通,周逸群還沒上船,報紙就登出來了!」
周逸群聽見,抬頭一看,見是陳賡,猛然一驚。兩人一陣好笑,便互訴離情。
「我被他們俘虜了,但沒認出我是周逸群,於是我又逃了出來。」周逸群小聲說道。
兩人一路親切交談,不知不覺到了上海。
上海。
一片白色恐怖。
陳賡回到上海,見到了久別的妻子王根英。
新婚即別的這對患難夫妻又重逢了。見到陳賡那化膿的腿,王根英淚流滿面。她立即把陳賡送到上海一家最有名的骨科醫院——牛惠霖兄弟骨科醫院。
牛大夫誤認為陳賡是偷東西時摔傷的,說什麼也不肯收留。
王根英苦苦哀求:「牛大夫,你看這腿,已經爛成這個樣子,你就行行好吧,這裏邊已經長了蛆..他年紀輕輕的,可不能沒有腿啊!..牛大夫,你是上海有名的骨科大夫,求您行行好,收下他吧..」王根英淚水盈盈,牛大夫仍不為所動。
「我再問你一遍,這腿是怎麼受的傷?」
「下雨修房,風大雨急,一不小心從三樓掉下來摔的。」王根英回答。
「摔傷多久?」
「三十多天!」陳賡說。
牛大夫好像探得了什麼假象,從鼻孔裡發出幾聲笑來:「不要瞎編了,為什麼受的傷,我心裡明白。」
情急之中,王根英打開包袱。「牛大夫,這兒有三百大洋,求你收下他吧!」
不說還好,一說更加重了牛大夫的懷疑。
「不義之財,我牛某人分文不取。今天,我就是不收你們!」
當王根英與牛大夫爭執時,坐在椅上的陳賡一言未發。見牛大夫將他懷疑成小偷,他苦惱極了。心想:與其被人懷疑為強盜,還不如直言相告。他從牛大夫的言談中已看出牛大夫是個剛正不阿的人。時尚書屋
於是,陳賡說道:「牛大夫,你的眼光果然厲害。不過對我這條腿,你懷疑錯了。我並不是壞人,更不是強盜,我是南昌起義的營長,陳賡。」說著將受傷的經過也講了出來。時尚書屋
牛大夫聽完,深受感動:「你是陳賡?」牛大夫激動地說。
原來這牛氏兄弟是宋慶齡的親表兄弟,一向同情革命,如今聽了陳賡的敘述,使立即把這一情況告訴了宋慶齡。
誤會消除了,牛大夫緊緊抓住陳質的手,連連道歉:「恕我剛纔太冷漠無情了。兵慌馬亂,實不敢輕信。我雖然還不信仰你們的馬列主義,但我也是一個有良心的中國人。我同情你們的遭遇,表姐也曾囑託:凡有起義軍傷員來此求醫者,嚴加盤問,精心治療。」

宋慶齡得悉陳賡負重傷,立即千叮萬囑,要牛大夫一定治好陳賡的腿。
牛大夫仔細檢查了陳賡的傷口,只見腿己嚴重化膿,流血不止,他欲言又止。
「牛大夫,請直言相告吧,我是軍人,什麼都挺得住。我這腿,到底怎麼樣啊?」陳賡見狀,立刻問道。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