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04陳賡 第 17 頁


「這腿恐怕難以保住啊!得截肢保命。」牛大夫只好實話實話。 王根英一聽,哭出聲來。 陳賡聽後也愣了一陣。「牛大夫,我從不求人什麼,可這次我要求你了。 要知道,我是軍人,軍人要
作者:待考 / 頁數:(17 / 108)

「這腿恐怕難以保住啊!得截肢保命。」牛大夫只好實話實話。

王根英一聽,哭出聲來。
陳賡聽後也愣了一陣。「牛大夫,我從不求人什麼,可這次我要求你了。 要知道,我是軍人,軍人要帶兵打仗,不能沒有腿啊!」
牛大夫望着陳賡那期待的懇切的目光,半天才說道:「那..即使設法保住了腿,恐怕也是個瘸子。」
「不管怎樣,只要保住我的腿..」陳賡乞求道。
「那好,我一定盡心儘力全力保住你的腿。」牛大夫說。
在牛大夫的精心治療下,陳賡的腿奇蹟般地保了下來,又奇蹟般地一天天好了起來。
一天,宋慶齡專程來到醫院看望陳賡。宋慶齡的來訪引起隔壁一國民黨軍官的好奇。他故意探身往裏屋望,想看看到底這屋裡住着什麼人。
真是冤家路窄,這位團長也是黃埔一期畢業生,他一眼便認出了陳賡,便與陳賡攀談起來。陳賡只好臨時瞎編濫造一些故事。可這根本騙不過這位團長,好半天這人才走開了。
陳賡當即立斷,未跟牛大夫打一聲招呼,就請一位也住在這家醫院的自己的同志背着他迅速逃出醫院。
等那位團長再來,陳賡已不見人影。
幾天後,陳賡在街上碰到牛大夫。牛大夫立即握住陳賡的手,問道:「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不辭而別?」
陳賡小聲地把那天的情形告訴牛大夫。牛大夫聽後,連連跺腳:「唉,都怪我,早該給你找間好一點的房間!」
告別牛大夫,陳賡又一拐一拐地走了。
上海。
周恩來的秘密住所。
夜已經很深了,周恩來在床上翻來覆去仍無睡意,他在記憶的腦海裡,搜索着特科負責人的合適人選。
中共待科組織成立於1928年5月。本來顧順章是特科負責人。但經過一段時期的觀察,周恩來發現此人身上毛病不少,居功自傲,貪圖享受,又太熱衷于恐怖、綁架、暗殺活動,長此以往,必釀大錯,必須找一個信得過的助手。

周恩來又習慣性地拿出放在枕邊的愛妻的照片,鄧穎超正微笑地看著他呢。
突然,周恩來好像想起了什麼,眼睛一亮,翻身起來:對了,就是他!
陳賡,不是很合適的人選麼?怎麼就把他給忘記了呢?周恩來拍拍自己的腦袋。
說起陳賡,周恩來對他印象特別深刻。
在他任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時,一次,突然接到未婚妻鄧穎超的電報,說她要來廣州參加革命工作。當時他正忙得不可開交,便托陳賡替他去碼頭迎接未婚妻。陳賡手拿鄧穎超的照片,跑到碼頭,從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尋找着鄧穎超,可他怎麼也沒對上號。原來鄧穎超下船後,不見周恩來的人影,自己找到周恩來的辦公室。時尚書屋
周恩來一見鄧穎超,又驚又喜,連忙問:「你是怎麼摸來的?我不是派人去接你去了嗎?」
鄧穎超正疑惑間,只見陳賡氣喘吁吁地跑了回來。
周恩來忙介紹,「這是小超,這位就是前去接你的陳賡。」
陳賡見狀,說:「怎麼,尊夫人自己找來了?」說完,三人哈哈大笑。
周恩來撫摸着照片上的鄧穎超,想起這些甜密的往事,會心地笑了。
對!陳賡就是最合適的人選。他在黃埔軍校時就擔任孫中山先生的警衛,南昌起義中又在政治保衛處工作,他有地下鬥爭經驗,還專門赴蘇聯學習過政治保衛工作。
想到這些,周恩來再也無法入睡,立即下床,叫來軍委秘書白鑫,兩人驅車前往上海牛惠霖骨科醫院。
可陳賡早已出院。周恩來和白鑫只得返回。一路上,白鑫還在念叨:完了,這到哪去找他呢?
兩人剛一進辦公室,就有人說道:「伍豪,剛纔宋慶齡先生打電話來,說有一位姓王的先生要與你見面!」
原來,這王先生就是陳賡。他離開醫院後,即通過來慶齡打聽到了上海中共臨時中央委員會的辦公地點。
周恩來正納悶:「哪位王先生?」不一會,陳賡推門而進。周恩來又驚又喜:「是你,陳賡!」師生久別重逢,格外興奮。
黃埔江畔。
輕風拂面。
周恩來和陳賡並肩走着,兩人誰也沒說話。還是陳賡先開口打破了沉默,開門見山地問:
「伍豪,這次準備給我安排什麼工作?」
看到陳賡那副急切的表情,周恩來說:「我想讓你做老顧的副手,參加中央特科的保衛工作?你看怎樣?」
陳賡抬頭看了一眼周恩來,說道:「這兩天我看了特科的一些材料,也和幾個同志聊了一下,發現老顧那套工作方法有些片面,他太熱衷于暗殺、綁架等恐怖活動了,而忽視了情報工作!」
周恩來不停地點頭。又問:「你有什麼好辦法呢?」
陳賡滿懷信心地回答:「有,我準備組建情報科,我就來當這個科的科長,日後你就看我的行動吧!」
周恩來高興地說:「好!這可是你毛遂自薦,自己要干的,幹不好,我拿你問罪!」
只見陳賡一個立正,舉起手來,作了一個標準的敬禮姿式:「報告首長,我願立軍令狀!」
周恩來看了不禁笑了起來。
從此,陳賡化名為王庸,擔任中央特科情報科科長,同時擔任顧順章的副手。每當顧順章因事外出時,就由他代理顧順章的職務。
在陳賡領導下、情報科迅速發展壯大,一大批優秀的同志加入了情報科。
李克農、潘漢年等後來都成為傑出的情報工作人員。
陳賡還編寫了一部很詳細的特工知識教材。他經常帶領手下的人到上海西郊的一處密林中,進行實彈演習,給同志們講授秘密機關的佈置、聯絡、跟蹤、脫險以及情報網的分佈、傳遞情報的方法等一系列有關課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