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04陳賡 第 18 頁


一天,陳賡帶領學員來到郊外樹林,給學員講如何快速準確而又先發制人地使用手槍。 這時,一個隊員問:「王科長,你能否給我們表演表演?」 「是啊,給我們露一手吧!」隊員們紛紛要求
作者:待考 / 頁數:(18 / 108)

一天,陳賡帶領學員來到郊外樹林,給學員講如何快速準確而又先發制人地使用手槍。

這時,一個隊員問:「王科長,你能否給我們表演表演?」
「是啊,給我們露一手吧!」隊員們紛紛要求。
「好!你們看!」說時遲,那時快,只見陳賡把三支手槍分別插在腰間、褲兜、腋下,然後,突然以極快的速度,抽出手槍,只聽叭!叭!叭!三聲槍響,樹上的槍靶應聲落地。隊員們眼都看直了,佩服地說:「真不愧為神槍手啊!」
陳賡還為紅隊舉辦短期訓練班,訓練隊員熟悉上海各街道里弄的名稱、路線和居民住宅的具體情況,熟悉敵人警憲特務機關和流氓幫會等情況;學習化妝術,以便能夠切實有效地隱蔽自己和對敵人進行偵察、監視;學習猜譯密碼等等。
紅隊隊員很快熟悉了業務,紅隊又稱打狗隊。紅隊隊員中既有生龍活虎的小子,又有年輕漂亮的姑娘。他們個個體格健壯,反應機敏。他們為保衛黨中央的安全,為處置叛徒和營救同志立下了汗馬功勞。時尚書屋
1928年秋。
上海。
麗都劇院門前,人頭攢動,這裡即將上演一部美國新片。離開演時間還有半個小時,人們就陸陸續續來到劇場門外等候。只見一位算命先生正在給一些人算命。他一邊嘴裡說著,一邊觀察着四周的動靜。時尚書屋
劇場鈴聲一響,他立即撤掉攤子,換上衣服走入劇場。這位算命先生就是王庸。原來,今天惲代英、彭湃、楊殷等幾位同志假借看電影之名準備秘密集會。王庸親自擔任這次集會的保衛工作。時尚書屋
剛纔他假裝算命,就是為了觀察,看同志們是否已到。
看到同志們陸續進入劇場,王庸便在最後一排離出口處不遠的地方找了個位置坐下。
一會兒,電影開始了,場內燈光媳滅。今天上演的是美國著名喜劇演員卓別林的片于。卓別林的表演滑稽幽默、維妙維肖,觀眾被深深吸引住。觀眾席上不時爆發出陣陣歡聲笑語。時尚書屋
此刻,惲代英、彭湃等卻無暇顧及銀幕情景,正坐在後邊靠牆角的一排座位上悄聲議論着,交流着。
突然,燈光四起,電影中斷,從門外湧進一群英國巡捕和幾個便衣特務。

只聽他們高聲叫道:「大家不要驚慌,我們是來搜查一批非法集會的共黨分子,請大家協助!」
觀眾驚恐萬分,場內一片混亂。
這時,王庸走到一位巡捕探員面前:「老張,又有公幹了,來,我替你把守一個出口,咱們一起清查共黨!」
這位探員正忙得不可開交,不知如何應付局面,聽王庸這麼一說,滿心歡喜:「啊!是王先生,好,有勞你了!」
只見王庸搬來一把椅子,迅速把住出口處,大聲叫道:「諸位,請準備好證件,請接受檢查,別讓共黨溜掉!」惲代英等早已明白王庸的意圖,立刻紛紛向王庸這邊湧來。
待同志們已湧到他跟前,王庸又故意將身子一歪,人群一下都湧出劇院門外,王庸也趁機溜掉了。
王庸跑到街上,跳上一輛電車,又換了幾次車,到傍晚才輾轉回到中央特科機關辦公室。得悉同志們都安然無恙,他才鬆了一口氣。好險哪!
回到家,妻子王根英早已準備好飯菜,正焦急地等着他。看到桌上擺着他喜歡吃的湖南菜,他這才想起自己已經一整天沒吃東西,肚子早咕嚕咕嚕地叫起來。於是抓起筷子就香噴噴地吃起來。
王根英在一旁看著他那副吃相,不禁笑出聲來。
「看你,慢慢吃,小心噎着!」
「我就喜歡吃你做的菜,一輩子都吃不厭!」
夫妻倆正說話間,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陳賡忙說:「是自己人,快開門!」
王根英連忙起來開門,特科「紅隊」隊員小劉氣喘吁吁地走進來。
「老王,你們快走。一會兒巡捕房要來抓你們來了!」
王根英聽罷,立即進裏屋拎出一隻大皮箱,對陳賡說:「老王,你收拾一下快走吧!」
陳賡無限感激地看了妻子一眼。這已經是他們第4次搬家了,妻子跟着自己受了太多的驚嚇,早已習慣了這一切。
陳賡迅速地把所有檔案都收拾起來,三人迅速離開房間,鑽進早已等候在門外的一輛黃包車。
等巡捕們趕到這裡,已是人去樓空。
第2天,王庸照樣出沒于國民黨軍、警、憲特之間,聽他們談論着:
「你說玄不玄,明明見他進去了,你堵門一抓,沒了。」
「聽說他會飛檐走壁,你上哪去抓?」
「抓什麼?真正的共產黨員你抓着幾個?也就是隨便抓幾個老百姓交差了事。」
王庸聽到這些傳奇的議論,或點頭,或微笑,或跟着摻和幾句,藉機打聽點消息。
就這樣,王庸憑着機智和勇敢,時而以國民黨要員的名義,時而以富商闊老闆的派頭,時而以外國巡捕探員的身份,置身龍潭虎穴,出入各種公開場所,與敵周旋,秘密地掩護着黨中央和同志們的安全。敵人見面時都親熱地叫他「王先生」或「老王」,認定他是他們中間的一員。
陳賡從不放過一切可以利用的關係。在同敵人進行隱蔽鬥爭的過程中,陳賡又把注意力放在打入敵特內部、建立反間諜關係上。
一天,特科工作人員,共產黨員陳養山對他說起這樣一件事:
「我有一位好友名鮑君甫,與我同鄉,自幼留學日本,交際很廣,與上海洋務工會負責人楊劍虹關係密切,楊劍虹投靠陳立夫的特務機關後,便要鮑君甫也來當國民黨的偵探。鮑君甫不想投靠國民黨右派,但又礙於好友的面子,不便一口回絶。那段時間,我正好住在他家,他便常與我談心,談及此,他很苦惱。」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