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04陳賡 第 19 頁


陳賡聽到這裡,立即站起身來,對陳養山說道:「太好了,你提供的信息很有價值。」 第2天,陳賡向周恩來彙報了這一信息,並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他的建議立即得到上級的批准。 在陳養山
作者:待考 / 頁數:(19 / 108)

陳賡聽到這裡,立即站起身來,對陳養山說道:「太好了,你提供的信息很有價值。」

第2天,陳賡向周恩來彙報了這一信息,並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他的建議立即得到上級的批准。
在陳養山的引薦下,陳賡與鮑君甫作了兩次推心置腹的談話。
鮑君甫一開始還猶豫不決,聽了陳賡的開導,激動地表示:願意接受楊劍虹委派的差事,只要對人民有益,我鮑君甫都願意幹!
鮑君甫成為我黨建立後的第1個反間諜關係,化名楊登瀛,與陳賡保持革綫聯繫。
楊登瀛進入調查科以後,立即與國民黨要員進行接觸。在交際活動中,他時常捉襟見時,但又不好意思向陳賡說明。這情況很快被陳賡知道了,陳賡立即設法等到一筆巨款交給楊登瀛,隨後又專門為他配備了一輛福特小轎車,並派在蘇聯受過訓練的連德生給他當保鏢,專門負責他與陳賡間的聯絡。
從此,楊登瀛儼然一幅闊老闆的派頭,出入于燈紅酒綠的大上海。他談吐高雅,學識淵博,立即獲得眾人的好感,掌握了國民黨大量機密,為我黨提供了大批有價值的情報,成為上海地下黨的得力助手。
這天,楊登瀛路過英國租界,一英國巡捕迎了上來:「楊先生,我們探長要見你!」
這探長便是蘭普遜。陳賡曾讓楊登瀛送以重禮,因此蘭普遜與楊登瀛關係非同異常。
未等楊登瀛進屋,蘭普遜便迎了出來。兩人一陣寒暄之後,蘭普遜突然神秘地湊到楊跟前,悄聲說道:「昨天有一對中國夫婦來到新閘捕房,向法國巡捕房古邦探長自首,供出了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書記和中共浙江區委軍事委員會書記羅亦農,他們還答應提供一份有三百多名中共在上海的地下人員名單,同時他們也提出了三個條件。」
蘭普遜又接著說:「我想我們既然是好朋友,我把這一消息先告訴你。 等破獲中共地下組織以後,還請楊先生在上海當局面前多美言幾句,多付些酬勞給我們的探員,你看怎樣?」
蘭普遜說得輕鬆得意,楊登瀛聽了卻心驚肉跳。不過他很快便鎮靜下來,問道:「能提供這樣有價值的情報,這兩個人一定來頭不小,不知姓啥名誰?」

「我也不清楚,只聽說他們都姓何,都在中央內部工作。」
兩人又拉扯了一會。
從英國巡捕房出來後,楊登瀛即令連德生火速驅車趕去軍委辦事處。他一步跨進屋裡,只見彭湃、陳賡等人都在座。
「君甫,發生了什麼事情?看把你給急的!」彭湃說。
「我們內部出了叛徒!」楊登瀛一口氣把剛纔蘭普遜給他講的情況說出來。
大家聽了,大吃一驚。叛徒到底是誰呢?大家一時也想不起來。
這時站在一旁的李克農說道:「臨時中央上海聯絡站的負責人何家興,他妻子叫賀芝華,會不會外國人『何』、『賀』發音不分,都以為姓何呢?」
經李克農一提醒,彭湃說:「對,何家興夫婦都留學過蘇聯,回國後曾給羅亦農當秘書,他們還掌握了上海地下黨員幹部登記表,看來他倆的嫌疑最大。」
1928年4月15日上午十時,羅亦農從上海英租界戈登路何家興家裡走出來,幾個巡捕和便衣便撲了上去,羅亦農當場被捕。
第2天,上海中外報紙紛紛刊登出:「首要已擒,共禍可熄」的消息。
得悉羅亦農被捕完全是何家興夫婦事先與英巡捕房勾結謀劃的,陳賡憤恨地說道:「必須立即行動,堅決懲處這一對叛徒,以免帶來更大禍害!」
幾天後,羅亦農同志英勇就義。
在羅亦農犧牲後的當晚深夜,在何家興的住處附近,陳賡和李克農帶領幾個紅隊隊員趁黑摸到何家門口,李克農帶一個隊員在一樓口警戒,陳賡帶其他隊員迅速上樓,破門而入。這時,何家興從夢中驚醒,翻身下床,摸出手槍,剛想舉槍,陳賡一揮手中駁殻槍,子彈連續發出,直射何家興胸部、頭部,何家興當即倒在血泊中。其妻賀芝華鑽到床底躲起來,也受重傷並打瞎一隻眼睛。
與此同時,旅館外面燃起震耳的鞭炮,掩護同志們安全撤離。這對叛徒受到應有的懲罰。
轉眼到了1930年4月。叛徒黃第洪秘密寫信給蔣介石,信中稱蔣介石為「蔣校長」,說他在共產黨內「不得意」,要求同蔣介石面談,並告密周恩來準備同他會面的地址。陳立夫首先看到這封信,看過後立即批徐恩曾辦,徐恩曾又把這個任務交給楊登瀛,要楊登瀛到南京路郵局,與黃第洪接頭。
楊登瀛迅速將這一情況通知陳賡,並轉報中央。周恩來指示先將黃第洪隔離,同時特科組織人員進行調查。陳賡帶領紅隊隊員,迅速將這個叛徒秘密鎮壓,保護了周恩來和黨中央的安全。
1930年5月。上海,一片白色恐怖。
在這種白色恐怖的形勢下,黨中央決定在敵人眼皮底下召開全國蘇維埃代表大會。
周恩來把負責會議安全保衛工作的任務交給了陳賡。
如何保障大會的順利召開?如何保障代表們的安全呢?陳賡接到任務後,陷入了沉思。他深知自己肩上的重任,任何一個環節出現半點漏洞,都將危及代表們的安全。為此,他親自前往英租界赫德里路進行偵察,然後找到楊登瀛,通過楊登贏的關係,他租下一幢四層的紅樓,決定臨時開設一家醫院。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