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04陳賡 第 20 頁


這是一所特殊的醫院。經過精心構思、策劃,陳賡派特科人員在一樓充當門房、帳房先生等職,並開設掛號窗口,負責接待臨時偶然闖進來求診的一般病人,並應付查電錶、收水費電費等事宜,防止外人進
作者:待考 / 頁數:(20 / 108)

這是一所特殊的醫院。經過精心構思、策劃,陳賡派特科人員在一樓充當門房、帳房先生等職,並開設掛號窗口,負責接待臨時偶然闖進來求診的一般病人,並應付查電錶、收水費電費等事宜,防止外人進入正樓。二樓、三樓是與會代表住宿的「病房」,四樓則是舉行大會的會議廳。一群年輕的特科紅隊隊員充當起醫生、護士。時尚書屋

各地代表陸續抵達上海。代表們先在指定的旅館住下,然後,陳賡派出特科人員,逐個將代表們作為「病人」輓扶進「醫院」,住進病房。開會之前,這裡完全同一般醫院沒有兩樣。「病人」們住下後,由醫生、護士看護。時尚書屋
1月25日。會議正式開始。紅樓四周,紅隊隊員裝扮成各種身份的人員嚴密監視着,以防不測。
為確保代表們的安全,陳賡又派特科人員劉鼎在紅樓不遠處租一間房子住下,並布設機關。萬一遇到緊急情況,「病人」可以迅速從紅樓樓頂轉到劉鼎住房頂上,再經過他的住房走出大門而逃走。
為應付萬一,陳賡專門準備了適合各種身份的人員穿著的闊綽服裝。
陳賡親自把守在會議室門口。會議在極其保密的狀態下緊張而順利地開了兩天。
兩天後、代表們換上早已備好的服裝,陳賡派紅隊隊員逐個將他們送出「醫院」,分散住進各個旅館。
隨後,陳賡立即組織撤離。幾天後,這家醫院,如同海市蜃樓一般倏忽不見,所有人員一走而光。
上海。
百樂門豪華飯店。
一天,上海警備司令部的頭目錢大鈞與楊登瀛又見面了。此時的楊登瀛已被蔣介石親自任命為國民黨中央組織部調查科駐滬特派員,與錢大鈞關係密切。酒足飯飽後,錢大鈎說道:
「楊兄,咱們書歸正傳。近來上海頗不太平,中共特工厲害着呢,我們感到壓力很大,你可要幫幫我喲,可不能袖手旁觀哦?」
楊登瀛忙道:「司令說哪裡話,我楊某一心要為黨國效力,豈能袖手旁觀,有什麼難處,不妨說出來聽聽,能幫得上忙我楊某絶不推辭!」
「不瞞兄弟,你是搞秘密工作的,我們警備司令部正缺一位政治密查員,不知你可否屈就?為了對付中共特科,我們要加強力量啊!」
楊登瀛聽了不覺暗自驚喜。正想開口答應,卻又想到應該讓更多的同志打入敵人內部。於是便說道:「司令,我實在是公務繁忙,無法分身再兼職了。不過,司令的事,我不能不管。時尚書屋
我有一位朋友曾在南京搞秘密工作,因和徐恩曾不和,離開調查科,正想找一份差事。此人精明能幹,我把他推薦給你,司令覺得怎樣?」
「那此人可靠麼?」

「絶對可靠,我敢以人格擔保!」
「好,這樣吧,過幾天你把他帶來看看,如何?」
與錢大鈞分手後,楊登瀛立即讓連德生開車把他送到陳賡住處,將錢大鈞要一位密探的事報告了陳賡。
「太好了,這可是一次打入敵人內部的極好機會。我們要抓緊時間,物色合適人選!」陳賡欣喜地說。
送走楊登瀛後,陳賡在記憶的腦海裡搜索着合適人選。他想起一個高個子的年輕人來,這年輕人名宋再生,五卅運動中他站在隊伍的最前列,搖旗吶喊。
第2天,陳賡叫人找到宋再生,把他帶到辦公室來。
「請坐下談吧!」陳賡說,「我想讓你去執行一個艱苦而又光榮的任務..」
宋再生望着陳賡:「老王,放心吧,我一定儘力做好!」
在陳賡細緻而耐心的指教和幫助下,宋再生很快便熟悉了這方面的工作。幾天後,楊登瀛把宋再生引薦給錢大鈞。錢大鈞看了二話沒說,從此宋再生在淞滬警備司令部當上了第4號政治密查員,打入英法巡捕房和上海警察局、偵緝處。
一天,宋再生走在街上。一個人神秘地把他拉到一僻靜處:「宋先生,好事,天大的好事!我有一位朋友,探聽到了共黨要人的行蹤,他想親自見你!」
「這樣的情報天天有,沒什麼新鮮!」宋再生不屑一顧。
「宋先生,我那位朋友探聽到的可是中共大人物!」
「好吧,明天同一時間,你帶他來長樂茶社見我!」
第2天,這人果然帶來一位姓黃的年輕人。見到宋再生,此人連忙說:
「我可以幫助你們抓到共產黨江蘇省委書記羅邁,請問我可得多少賞金?」
「羅邁!」宋再生的心都提了起來。
羅邁是李維漢的化名,正是國民黨反動派極力追捕的「共黨要犯」。
宋再生瞟了一眼這個貪財的傢伙,問道:「消息可靠麼?」
「絶對可靠,我黃某拿性命擔保!」
「那好!後天咱們這裡見。賞金少不了你的。」
打發那人走後,宋再生將此事秘密報告陳賡。
陳賡聽後,想了一下說:「好,到時候你把那傢伙帶到大東旅杜,看我的!」
大東旅社。宋再生帶那位姓黃的傢伙走了進來。
這時,身穿黃呢軍裝,裝扮成國民黨高級軍官的陳賡出現了。宋再生介紹說:「這位是我們司令部的王參謀長,你可跟他去見司令!」
陳賡開車帶著姓黃的到了預定地點。
「下車吧,黃先生,我們司令正在那裡等着你呢!」
陳賡停下車說。
姓黃的抬頭疑惑地看了看四周,只見此處非常僻靜,不覺心頭打了一個冷顫。
未等那位姓黃的傢伙進屋,顧順章帶三名紅隊隊員就撲了上去,陳賡順手把門關死。顧順章拔出匕首,直向他的胸膛刺去。叛徒「啊」地一聲,命歸黃泉。
1929年5月21日。上海火車站。
陳賡身穿一件灰色的絲綢長衫,綢褲,布鞋,扮作商人模樣,來到火車站。由於中共順直省委屢遭破壞,陳賡受命前往天津酌情建立特科組織。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