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04陳賡 第 21 頁


列車徐徐啟動,在一聲長嘯中離站向天津駛去。 陳賡剛上車,就發現幾個國民黨高級將領。他怕遇到熟人,連忙走到前面一節普通車廂,隨便找了個座位坐下,然後把帽沿拉下遮住半個臉佯裝睡覺。
作者:待考 / 頁數:(21 / 108)

列車徐徐啟動,在一聲長嘯中離站向天津駛去。

陳賡剛上車,就發現幾個國民黨高級將領。他怕遇到熟人,連忙走到前面一節普通車廂,隨便找了個座位坐下,然後把帽沿拉下遮住半個臉佯裝睡覺。
「陳先生,我們錢軍長請你到他那裡去坐坐!」這時突然有人走過來對他說。
一聽這話,陳賡就知道被原黃埔教官錢大鈞盯上了。他連眼都沒睜,一動不動,好像這話不是對他講的。
「陳先生,我們錢軍長請你去坐坐!」那人又重複一遍。
「你認錯人了,我不姓陳,是做生意的,根本不認識你們錢軍長!」陳賡抬起頭來,認出說話的是國民黨的一個馬弁。
馬弁離去。
一會,錢大鈞竟親自來了。「哈,我沒認錯吧!快,到我車廂裡坐坐。」
說著掀開陳賡的帽子不由分說輓起陳賡的胳膊就走。
「你們看,我捉來一個活共產黨!」錢大鈞對同行人說。
「我早就不幹了,現在做點生意,準備找胡宗南去想點辦法。」陳賡微微一笑,表現非常輕鬆。
「怎麼,你改邪歸正了?」
「共產黨嫌我落後,不要我了!」
接着,陳賡有意把話題扯到黃埔的往事。
「那次校長遇險,多虧你搭救,還幫了我一把。」錢大鈞回憶說。
「區區小事,何足掛齒!」陳賡見目的已達到,故意表現毫不介意,腦子裡卻在思考着如何脫身。
車到徐州,陳賡說:「我該在這裡下車了。」他在人叢中轉了幾圈,偷偷地又鑽進一節離錢大鈞很遠的車廂。
列車又開動了。

他剛一坐穩,那個馬弁來了。「陳先生,我們軍長請你去!」
「你在我面前搞鬼!你說你不幹了,我還不瞭解你,你是不會變的!」
錢大鈞一見陳賡就說。他在陳賡下車後派人一直在跟蹤。
「哎,像我這樣的人,就是干也不會被重用,不然的話,早讓我掌握兵權了,而現在只落得四處漂流。」陳賡含糊其詞,一副不得志的樣子。
「你安心坐你的車吧,念在黃埔的舊情,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不過,我勸你還是收斂些,校長很注意你,被他發現可就不好辦了。」錢大鈞懇切地說。
「嗨,看你說到哪去了,我們之間還有什麼過不去的,我還能信不過你!」
陳賡避開他的話題。
車到天津,錢大鈞果然沒有再為難他。陳賡那副似是而非的態度,使錢雖有懷疑,但確實沒搞清他的真實身份。錢大鈞念往日的恩情,對陳賡網開一面了。
1929年8月24日。軍委秘書白鑫家中。
彭湃、楊殷等人按約定時間,準時來到這裡集會。
白鑫及其妻子王英慇勤地招待大家。
大家正熱烈地討論着,突然,數十名荷槍實彈的巡捕和敵特衝進來,包圍了會場。彭湃、楊殷等五人全被帶走。為掩人耳目,白鑫也被當場押走。
事後查明,白鑫早在一個月之前就向國民黨市黨部秘密自首。這次在他家中開會就是他一手策劃的陰謀。
出事那天,陳賡和周恩來都因有急事未到,才倖免于難。
這天,陳賡辦完事回來。路上,一個跟他混得很熟的特務悄悄對陳賡說:
「王先生,這回你等着看吧,用不了幾天陳賡就得落在咱們手裡。」
陳賡一驚,卻故意裝作沒事似的打哈哈:「你別又跟我在這兒瞎吹,懸巨賞都沒抓注人家半個影兒,還吹呢?」
「你不信?」那特務認真地說,「他們裏邊有個姓白的到市黨部秘密自首了,他認識很多共產黨的大頭。」
陳賡聽了差點叫出聲來,急忙趕到軍委辦公室,才知出了事。他立即指揮有關人員迅速轉移,又馬上與楊登瀛聯繫,叫他前去打探。
當天晚上,周恩來主持召開了緊急會議。陳賡接受了兩個緊急任務,一是營救彭湃等被捕同志,二是偵察白鑫的行動。
楊登瀛打聽到彭湃等人關在公安局小北門外一拘留所裡,並告訴陳賡,8月26日,公安局要對彭湃等人進行「審訊」。
陳賡聽到這一消息後,一面派人住到偵緝隊附近進行偵察,一面與楊登瀛共同謀劃,讓楊登瀛利用參加「陪審」的機會,帶一個彭湃認識的同志去,站在楊登瀛背後,暗示彭湃,組織上正在營救他,使他有所準備。
那天,對彭湃等人的審訊開始,楊登瀛在「審訊」時氣勢洶洶,大罵共黨分子,卻非常巧妙地把黨的意圖暗示給彭湃同志。
但對彭湃的營救沒有獲得預期的效果。蔣介石下令立即殺害彭湃等人。
楊登瀛連夜將這一消息告訴了陳賡,並告知彭湃等人將於8月28日從拘留所解往龍華警備司令部。
「攔路截車!」陳賡得悉後當即立斷。「我們要不惜一切代價,不惜一切犧牲,截囚車營救彭湃同志!」
一場營救彭湃等人的行動計劃,很快部署停當。陳賡擔任現場指揮。
1929年8月28日清晨,一夥化裝成拍電影的攝影隊出發了,背箱的, 提包的,挑擔的,說說笑笑,走向街頭。他們支起攝影機,站好角色的位置,拉開了「排戲」的場面。一夥化裝成過路的、小商販,都圍攏在四周看熱閙。
很快擺好了劫法場的陣勢。
然而,預定時間已過,仍不見囚車的影子。大家正納悶間,一紅隊隊員帶來楊登瀛的口訊:「不好了,敵人已提前押走了囚車!」
狡猾的敵人怕節外生枝,竟提前幾個小時押走了囚車!
陳賡聽到這一消息,憤怒極了。
8月30日,彭湃、楊殷、顏昌頤、邢士貞四位優秀的共產黨員在龍華國民黨警備司令部被秘密殺害。消息傳出,全黨悲痛。周恩來當即代表黨中央起草了題為《以群眾的革命鬥爭回答反革命的屠殺》的告人民書。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