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04陳賡 第 3 頁


看著消瘦的陳賡,表哥苦笑道: 「還說結實,看你!快成個瘦猴了。家裡又不是沒飯吃,幹啥來受這個苦!還是跟我回家,過個安生日子吧!」 陳賡聽了這話,轉過頭看著桌子上放著的軍帽,
作者:待考 / 頁數:(3 / 108)

看著消瘦的陳賡,表哥苦笑道:

「還說結實,看你!快成個瘦猴了。家裡又不是沒飯吃,幹啥來受這個苦!還是跟我回家,過個安生日子吧!」
陳賡聽了這話,轉過頭看著桌子上放著的軍帽,拿在手裡,用手指輕輕地彈了兩下,定定地說:
「要過安生日子,我就不會出來當兵!好男兒志在四方,總要幹一番事業!我決不會回家。」
表哥看著陳賡,知道他拿定了主意不回家,怎麼說也無用,嘆了口氣,但還是忍不住說:
「福哥!你說男子漢要幹大事,這大哥不攔你。可是眼下部隊打了敗仗,軍餉也發不下來,你又病着,先回去養養也好呀!」
陳賡知道表哥的心意,笑笑說:
「表哥!我知道照顧自己,又不是孩子了。這點病算不了什麼,不幾天就會好的。謝謝你大老遠的來看我,告訴家裡,我陳賡不混出個樣子來,決不回家。」
表哥見勸說不了,只得返回。陳賡送了好長一段路。
陳賡堅持了下來,後又參加「護法」之役,驅逐張敬堯的戰爭。
隨着年齡的增長,陳賡目睹軍閥混戰越來越多,他越來越感到失望。
1916年到1920年,南北軍閥角逐湖南督軍兼省長權位的混戰一直在湖南進行。各派軍閥、官僚勾心鬥角,彼此傾軋。督軍和省長,就像走馬燈換個不停。為了自己的私慾,混戰不休。時尚書屋
每一次戰後,往往都是數十里外杳無人煙。1918年春天,北洋軍閥張敬堯、吳佩孚、馮玉祥大舉進攻湖南,與湘軍交戰數日,給湖南人民造成空前的災難。三湘大地,到處有屍骨,處處可見廢墟。
目睹這一切,陳賡產生了一種很深的幻滅感。效法祖父,走他當年的路,似乎也走不通。祖父當年憑着勇敢善戰,沒有任何背景,從一個「伙頭軍」
上升為湘軍管帶,陳賡很希望自己能這樣升上去。可眼下部隊中除極個別的例外,一般士兵出身的,都不能被提升為軍官,只有軍官學校的學生才有資格充任軍官。陳賡心中萌生了退意。
恰在這時,傳來消息:與陳賡一起投軍的三弟陳尊三在軍中病死。陳賡聞訊痛哭失聲,他對湘軍徹底絶望了,暗中籌劃今後的出路。

一天,陳賡正在給家裡寫信,連長走了進來:
「陳賡!寫什麼吶?」
陳賡抬頭一看,連忙站起敬禮:
「報告連長,正在給父母寫信。」
「哦。有一個任務交給你:團長要到長沙赴任鐵路局長,要幾個人護送,你去一個吧!下午就動身。你現在到團長那兒去報個到!」
「是!連長!」
團長叫曾君聘,原來的團長魯滌平已升任師長,曾君聘是接任的。他出身行伍,是個老粗。「援鄂戰役」中,這個團打到湖北蒲圻、咸寧間的汀泗橋,就同其他湖南部隊全被打敗,潰退下來。部隊士兵死的死、傷的傷、逃的逃,有的連隊損失超過半數,嚴重的竟達三分之二以上。時尚書屋
戰場上遭到慘敗,官場上又受到排擠,曾君聘心灰意冷,對湘軍失去了信心,便設法謀得粵漢鐵路湘局局長一職,離開了湘軍。
陳賡從岳陽一直護送他到長沙。一路上,曾君聘見陳賡為人機靈,又有文化,肯幹能吃苦,心裡有幾分喜歡這個小伙于,他有意和陳賡多拉幾句話:
「今年多大了?唸過幾年書?」
「十八。唸過八年書。先是家裡請了私塾先生,跟先生念《三字經》、《論語》、《盂子》,後來進了東山學堂,學了些西洋課程。」
「你為什麼來當兵呢?」

陳賡爽快地答道:

「我爺爺原來是湘軍管帶,我從小就喜歡舞刀弄槍,想長大了像爺爺那樣指揮千軍萬馬。十四歲那年家裡給我找了一個媳婦,我不幹就跑出來當了兵。我想反正我遲早是要當兵的,因為我喜歡。可是,可是..」
說到這裡,陳展停頓了,想著怎麼說好。

曾君聘追問:

「可是什麼?」
陳賡看著團長,慢慢地說:
「我慢慢發現,軍中的情況跟我以前想的大不一樣,老是打來打去,也沒打出個名堂,老百姓還遭了殃。再說,再說,我們這些不是軍官學校出來的,仗打得再好,再多,也上不去。」
曾君聘看著陳賡:這小伙子有文化,有抱負,在長官面前答話,不慌不忙,說話也很直率,不是那種藏着掖着的,看來這小伙子以後能有出息。於是他問道:
「陳賡,那你以後有什麼打算呢?」

陳賡略想了一下:

「還沒有都想好,反正是要離開湘軍,或者報考軍校,或者找點其他的事先做做。」
「願不願意到我這裡來做事?」

陳賡眼睛一亮:

「到鐵路局?太好了!團長,哦,不,局長,我願意。」
「那好,你就跟着我,給我寫寫文告材料什麼的,跑跑腿!」
「是!謝謝局長!」
陳賡在鐵路局當上了一名辦事員。事情很輕鬆,跟着曾君聘四處走走,寫點材料之類,和當兵生活完全不同。每月薪水還六十元,相當於湘軍一等兵的十倍。
陳賡發薪水後,買了幾套衣服,給家裡寄了一些錢。他感到從來未有過的輕鬆、安定。可以好好調整休養一下了。陳賡鬆了口氣,為脫離了令人失望的舊軍隊生活感到高興。時尚書屋
日子一長,生性活潑的陳賡漸漸覺得若有所失:難道一輩子就這樣跑跑腿、抄抄東西混口飯吃?豈不辜負了一身的功夫、多年的磨難?時局動盪,風雲變幻之際,自己在這裡做一個守點的小辦事員,終不是所願。
陳賡開始在業餘時間跑出去到補習學校讀書。這期間,兩所學校對他的影響至為重大。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