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04陳賡 第 5 頁


面前高牆擋路,身後哨音甚急,何能化險為夷?陳賡抬頭見一技樹權探牆而過。他當機立斷,飛身而起,雙手攀樹枝,正要抬腿過牆之際,忽聽嘎叭一聲響,樹權折斷,半邊裂口,半邊粘連。陳賡心急如焚
作者:待考 / 頁數:(5 / 108)

面前高牆擋路,身後哨音甚急,何能化險為夷?陳賡抬頭見一技樹權探牆而過。他當機立斷,飛身而起,雙手攀樹枝,正要抬腿過牆之際,忽聽嘎叭一聲響,樹權折斷,半邊裂口,半邊粘連。陳賡心急如焚,恰在這時,他懸在下面的兩隻腳突然被人抓住。陳賡暗想:壞了!來不及往下想,就覺得下面的人把他的雙腳用力往上托,還輕輕地喊了一聲:

「快,翻牆!」
陳賡就勢躍上高牆,回頭一看,這位在危難之中助他一臂之力的,竟是一位素不相識的青年。陳賡感激地望着他,說出的話卻是:「打倒列強!」..
1923年,全國人民反對日本帝國主義侵略的運動進入了一個新的高潮。
各地紛紛舉行遊行示威,要求收回旅順、大連,廢除「二十一條」。
4月5日,湖南各界愛國人士成立了「湖南各界外交後援會」,共產黨員郭亮當選為後援會主席,陳賡當選為執行委員。
後援會決定:發動市民,抵制日貨。
會員們分頭行動,有些上街宣傳,動員店舖老闆不要進日本貨、市民們不要買日貨。不幾天,進洋貨的店舖生意陡然清冷下來。有些會員帶人到日本洋行日夜監視,禁止人們進貨。
陳賡帶一部分會員和工人到碼頭上把守,禁止中國工人為日本人搬貨。
5月31日晚,郭亮急匆匆來找陳賡:
「剛纔得到消息,日本輪船『武陵』號明天到這裡,上面裝有日貨。你趕快佈置人到碼頭去準備檢查。」
「日本船在哪個碼頭靠岸?」陳賡問。
「兩湖碼頭,也可能是金家碼頭。消息不太準確。」
陳賡說:「那我們在兩個碼頭都派人。我這就去辦。」
6月1日上午,兩湖碼頭,金家碼頭,後援會調查員佩帶袖章站在碼頭上,等着日輪「武陵」號靠岸。「湖南各界外交後援會」的巨大橫幅懸掛在碼頭上。市民們自動聚集到碼頭助威,氣氛不同尋常。
九時,「武陵」號在金家碼頭靠岸。
後援會調查員登船檢查,幾名荷槍實彈的士兵跟在後面。突然,外面傳來一陣陣喧嘩聲,接着是一陣陣急促的腳步聲,中間夾雜着呼喊聲:
「不許打人!」「日本人滾出去!」
會員們跨出船倉,往碼頭上一看,只見幾十名日本水兵正用槍托、棍棒毆打群眾。會員們急忙上前阻攔,野蠻的日本兵又毆打勸阻的人們。

這時,陳賡和一群會員聞訊趕到。
陳賡奮力撥開人群,找到船長,嚴厲地說:
「船長先生!請你立即命令水兵們停止毆打我國群眾和後援會人員,否則一切後果自負!要明白,這是在中國的土地上!」
從四面八方趕來的群眾越聚越多,兩邊相持不下。
下午一時,另一艘日輪「金陵」號抵長沙。
後援會調查員登船檢查,日本水兵蠻橫阻攔,調查員們毫不退讓,雙方言來語去爭執起來。
突然,一日本兵拿出口哨,放在嘴裡,使勁吹起來。
聽到哨聲「伏見」號日艦駛向金家碼頭,艦上士兵向人群鳴槍示威。
群眾見日兵竟敢開槍,不禁怒氣衝天,齊聲高呼:
「這還了得!」
日本士兵一聲鼓噪,悍然向示威群眾開槍射擊,同時用刺刀刺殺。
陳賡聽到槍聲,立即跑到前面,招呼群眾疏散。突然左臂一陣疼痛,陳賡負傷了。
日本兵當場殺死工人王紹元和小學生黃漢卿。重傷九人,輕傷數十人,造成震動全國的「六一慘案」。
通過這次鬥爭,陳賡認識到,我們的敵人是強大的,鬥爭也將是殘酷無情的。要想勝利,沒有槍桿子不行。
1923年底,廣東政府大本營創辦陸軍講武學堂,派人到長沙招生。

黨組織派人找陳賡:

「陳賡,廣東政府要辦陸軍學校。你以前當過兵,對軍事比較熟悉,黨決定要你去報名,你願意嗎?」

陳賡興奮地說:

「願意!我早想到軍校學習,只是沒有機會。」
「這次機會到了。你一定要好好學習,我們將來需要大批自己的指揮官,來推翻軍閥。」
「請組織放心!我一定努力取得好成績,做一個合格的軍事人員。」
陳賡告別了長沙,開始新的軍旅生涯。
第2章
 黃埔島將星湧 救蔣結恩仇
1923年冬。長沙。
一條消息不脛而走:「孫中山派人招生來了!」消息傳出,湖南愛國青年無不為之振奮。「好,報國有門了!」他們奔走相告。
這天,長沙育才中學熙熙攘攘,百餘名由中國共產黨秘密發動的愛國青年和選派的共產黨員濟濟一堂,踴躍應試。
這是孫中山創辦的陸軍講武學校的第1期學生招生。二十歲的陳賡容光煥發,從容地走進教室。正要找座,旁邊一位青年忙起身讓位。讓位青年是陳賡的同鄉宋希濂。時尚書屋
初次相識,二人一見如故,很快成了好朋友。
五六天後,陳賡等人接到錄取通知書,再次來到育才中學集結。
負責招生工作的學校教育長李明灝說:「大家願意遠道去粵,我代表大本營陸軍講武學校表示熱烈的歡迎。」接着,他簡略他說明了孫中山開辦這所學校的意義和宗旨。
只見他停了一下,又說:「由於現在湖南省尚為各派地方勢力盤踞,我來湘招生完全是秘密的。希望大家不要聲張出去。不過,有一點需要向大家說明的是:由於大元帥府還很窮,赴粵之路費尚需諸位自行籌措。你們可以自由組合,分批出發,爭取半月之內抵達!到廣州會有人招待你們的!」
會場嗡地一聲亂了。大家議論紛紛。
「這是怎麼回事,參加革命還得自籌路費!」
「這叫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鈎。」..
於是,有人觀望,有人想著主意,有人悄悄地溜走了。
「宋希濂,你打算怎麼辦?」陳賡問。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