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懺悔錄奧古斯丁 第 24 頁


我不接觸到另一類人;他們以為敷陳真理,如通過粲花妙論,便認為可疑,不能傾心接受。我的天主啊,你用奇妙隱秘的方式教導我,我的所以相信,是因為你的教誨都是正確的,不論在什麼地方,凡真理
作者:待考 / 頁數:(24 / 96)

我不接觸到另一類人;他們以為敷陳真理,如通過粲花妙論,便認為可疑,不能傾心接受。我的天主啊,你用奇妙隱秘的方式教導我,我的所以相信,是因為你的教誨都是正確的,不論在什麼地方,凡真理照耀之處,除了你,別無其他真理的導師。我受你的教導,已能懂得一件事不能因為說得巧妙,便成為真理,也不能因言語的樸拙而視為錯誤;但也不能因言語的粗率而視為真理,因言語典雅而視為錯誤;總之,智與愚,猶如美與惡的食物,言語的巧拙,不過如杯盤的精粗,不論杯盤精粗,都能盛這兩類食物。

我對這人企望已久,這時聽他熱烈生動的議論並善於運用適當的詞令來表達他的思想,的確感到佩服。我和許多人一樣佩服他,而且讓別人更推重他;但我感到不耐煩的是他常被聽眾包圍,我無法同他作一問一答的親切談話,向他提出我所關心的問題。機會終於來到,我和朋友數人能和他敘談,而且時間也適宜于互相酬答,我便向他提出一些使我不安的問題,我發現這人對自由學術除了文法外,是一無所知,而對文法也不過是尋常的造詣。但由於他讀過幾篇西塞羅的演說,一兩部塞內卡的著作,一些詩集和摩尼教用良好的拉丁文寫成的幾本書,加上日常口頭的訓練,因此獲得了應對的口才,而且由於他善於利用自己的優點和某種天賦的風度,因此更有風趣,更吸引人。時尚書屋
主、我的天主,我良心的裁判者,據我記憶所及,是否如此呢?我在你面前,提露我的心和我的記憶,當時你冥冥之中在引導我,把我可恥的錯誤臚列在我面前,使我見後感到悔恨。

我明白看出他對於我以為他所擅長的學問是一無所知,我本來希望他能解決我疑難的問題,至此我開始絶望了。如果他不是摩尼教徒的話,那末即使他不懂這些學問,也可能具有真正的虔誠信仰。但摩尼教的書籍,滿紙是有關天象日月星辰的冗長神話:我希望的是福斯圖斯能參照其他書籍所載根據推算而作出的論證,為我作明確的解答,使我知道摩尼教書中的論點更可取,至少對事實能提出同樣使人滿意的解答;這時我已不相信他有此能耐。
但我依舊把問題提出,請他研究和討論。他很謙虛地推卻了,他不敢接受這個任務。他知道自己不懂這些問題,而且能坦白承認。他並不像我所遇到許多大言不慚者,竭力想說服我,卻不知所云。時尚書屋
他確有心計、雖則他的心並「不坦坦蕩蕩的對著你」
①,但真有自知之明。
他知道自己學識不夠,不願貿貿然辯論他毫無把握並將使他陷入絶境的問題。他的誠實更使我同情他。因為虛心承認的美德比了我所追求的學問更屬可嘉。對於一切疑難的、微妙的問題,我覺得他始終抱此態度。時尚書屋
從此我研究摩尼教著作的興趣被打碎了。我對教中其他博士們日益覺得失望,因為他們中間首屈一指的人物對於我疑惑不解的問題尚且不能取決。我開始和福斯圖斯結交,專為研究他酷愛的文學,因為我那時已擔任迦太基的雄辯術教授,教導青年文學。我和他一起閲讀他早已耳聞而願意閲讀的、或我認為適合於他的才能的書籍。時尚書屋

總之,我原來打算在該教中作進一步的研究,自從認識這人後,我的計劃全部打
①見《新約。使徒行傳》8章21節。
銷了。
但我並不和他們完全決裂;由於我找不到更好的學說,我決定暫時滿足於我過去盲目投入的境地,除非得到新的光照,使我作更好的選擇。
那個福斯圖斯,本為許多人是「死亡的羅網」
①卻不知不覺地解脫了束縛我的羅網。我的天主啊,這是因為在你隱我的計劃中,你的雙手並沒有放棄我;我的母親從她血淋淋的心中,用日夜流下的眼淚為我祭獻你。你用奇妙的方式對待我。我的天主,這是你的措施。時尚書屋
因為「主引導人的腳步,規定人的道路」。
②不是你雙手再造你所創造的東西,怎能使我得救呢?

你又促使我聽從別人的意見,動身赴羅馬,寧願在羅馬教書,不願繼續在迦太基教書。
至於我所以作此決定的原因,我不能略過,不向你懺悔,因為在這些經歷中,你的高深莫測的計劃和對我們關切備至的慈愛是應得我們深思和稱頌。
我的所以願意前往羅馬,不是由於勸我的朋友們所許給我的較優的待遇和較高的地位,——雖則當時我對二者並非無動于衷——主要的,几乎唯一的原因,是由於我聽說羅馬的青年能比較安靜地讀書,受比較嚴格的紀律的約束,不會亂哄哄地、肆無忌憚地衝進另一位教師的教室,沒有教師的
①見《詩篇》17首6節。
②同上,36首23節。時尚書屋
許可,絶不容許學生闖進去。相反,在迦太基,學生的恣肆真是令人痛恨,無法裁製,他們恬不知恥地橫衝直撞、近乎瘋狂地擾亂為每一學生的利益而制定的秩序。他們帶著一種令人驚奇的冥頑不靈幹出種種不正當的行為,如果不是有習慣縱容他們,竟應受法律的處分。這種習慣更顯示出他們的不堪,因為他們做了你的永恆的法律所絶不容許的事,還行所無事地自以為逍遙法外;其實他們的盲目行動即是一種懲罰,他們所身受的害處遠過于加給別人的害處。時尚書屋
我在讀書時期,便不願染上這種習氣,可是我做了教師,卻不能不加含忍,因此我願根據一個熟悉情況的人介紹而到沒有這種行徑的地方去。可是惟有你才是「我的希望,我在人世間的福分」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