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戰爭與和平 第 2 頁


他講的是優雅的法語,我們的祖輩不僅借助它來說話,而且借助它來思考,他說起話來帶有很平靜的、長輩庇護晚輩時特有的腔調,那是上流社會和宮廷中德高望重的老年人獨具的語調。他向安娜·帕夫洛
作者:待考 / 頁數:(2 / 542)

他講的是優雅的法語,我們的祖輩不僅借助它來說話,而且借助它來思考,他說起話來帶有很平靜的、長輩庇護晚輩時特有的腔調,那是上流社會和宮廷中德高望重的老年人獨具的語調。他向安娜·帕夫洛夫娜跟前走來,把那灑滿香水的閃閃發亮的禿頭湊近她,吻吻她的手,就心平氣和地坐到沙發上。

「親愛的朋友,請您首先告訴我,身體可好嗎?您讓我安靜下來,」他說道,嗓音並沒有改變,透過他那講究禮貌的、關懷備至的腔調可以看出冷淡的、甚至是譏諷的意味。
「當你精神上遭受折磨時,身體上怎麼能夠健康呢?……在我們這個時代,即令有感情,又怎麼能夠保持寧靜呢?」安娜·帕夫洛夫娜說道,「我希望您整個晚上都待在我這兒,好嗎?」
「英國公使的喜慶日子呢?今日是星期三,我要在那裡露面,」公爵說道,「我女兒順便來接我,坐一趟車子。」
「我以為今天的慶祝會取消了。Jevousavouequetoutescesfetesettouscesfeuxd’artificecommencentadevenirinBsipides.」①
「若是人家知道您有這種心願,慶祝會就得取消的。」公爵說道,他儼然像一架上緊發條的鐘,習慣地說些他不想要別人相信的話。
「Nemetourmentezpas.Ehbienqu’a-t-ondécidéparrapportàladépêchedeNovosilzoff?Voussaveztout.」②
「怎麼對您說好呢?」公爵說道,他的語調冷淡,索然無味。「Qu’a—t—ondécidê?OnadécidêqueBuonaparteabrúlésesvaisseaux,etjecroisquenoussommesentraindebrulerlesnotres.」③
①法語:老實說,所有這些慶祝會、煙火,都令人厭惡極了。
②法語:請您不要折磨我。哦,他們就諾沃西利采夫的緊急情報作出了什麼決議?這一切您瞭若指掌。
③法語:決定了什麼?他們決定:波拿巴既已焚燒自己的戰船,看來我們也要準備這樣做。

瓦西里公爵向來是慢吞吞地說話,像演員口中道出舊台詞那樣。安娜·帕夫洛夫娜·舍列爾雖說是年滿四十,卻反而充滿活力和激情。
她滿腔熱情,使她取得了社會地位。有時她甚至沒有那種希冀,但為不辜負熟悉她的人們的期望,她還是要做一個滿腔熱情的人。安娜·帕夫洛夫娜臉上經常流露的冷淡的微笑,雖與她的憔悴的面容不相稱,但卻像嬌生慣養的孩童那樣,表示她經常意識到自己的微小缺點,不過她不想,也無法而且認為沒有必要去把它改正。
在有關政治行動的談話當中,安娜·帕夫洛夫娜的心情激昂起來。
「咳!請您不要對我談論奧地利了!也許我什麼都不明白,可是奧地利從來不需要,現在也不需要戰爭。它把我們出賣了。唯獨俄羅斯才應當成為歐洲的救星。我們的恩人知道自己的崇高天職,他必將信守不渝。時尚書屋
這就是我唯一的信條。我們慈善的國君當前需要發揮世界上至為偉大的職能。他十分善良,道德高尚,上帝決不會把他拋棄,他必將履行自己的天職,鎮壓革命的邪惡勢力;他如今竟以這個殺手和惡棍作為代表人物,革命就顯得愈益可怖了。遵守教規者付出了鮮血,唯獨我們才應該討還這一筆血債。時尚書屋
我們要仰賴誰呢?我問您……散佈着商業氣息的英國決不懂得,也沒法懂得亞歷山大皇帝品性的高尚。美國拒絶讓出馬爾他。它想窺看,並且探尋我們行動的用意。他們對諾沃西利采夫說了什麼話?……什麼也沒說。時尚書屋
他們不理解,也沒法理解我們皇帝的奮不顧身精神,我們皇帝絲毫不貪圖私利,他心中總想為全世界造福。他們許諾了什麼?什麼也沒有。他們的許諾,將只是一紙空文!普魯士已經宣佈,說波拿巴無敵于天下,整個歐洲都無能同他作對……我一點也不相信哈登貝格·豪格維茨的鬼話。Cettefameuseneutralitéprussienne,cen’estqu’unpiège.①我只相信上帝,相信我們的賢明君主的高貴命運。時尚書屋
他一定能夠拯救歐洲!……」她忽然停了下來,對她自己的激昂情緒流露出譏諷的微笑。
「我認為,」公爵面露微笑地說道,「假如不委派我們這個可愛的溫岑格羅德,而是委派您,您就會迫使普魯士國王達成協議。您真是個能言善辯的人。給我斟點茶,好嗎?」
「我馬上把茶端來。順帶提一句,」她又心平氣和地補充說,「今天在這兒有兩位饒有風趣的人士,一位是LevicomtedeMostmart,ilestalliéauxMontmorencyparlesRohans,②法國優秀的家族之一。他是僑民之中的一個名副其實的佼佼者。另一位則是L’abbeMorio.③您認識這位聰明透頂的人士麼?國王接見過他了。時尚書屋
您知道嗎?」
「啊!我將會感到非常高興,」公爵說道,「請您告訴我,」他補充說,彷彿他方纔想起某件事,顯露出不經心的神態,而他所要問的事情,正是他來拜謁的主要鵠的。「L’impératrice-mère④想委派鬥克男爵出任維也納的頭等秘書,真有其事嗎?C’estunpauvresire,cebaron,àcequ’ilparait,⑤」瓦西里公爵想把兒子安插到這個職位上,而大家卻在千方百計地通過瑪麗亞·費奧多羅夫娜為男爵謀到這個職位。
①法語:普魯士的這種臭名昭著的中立,只是個陷阱。
②法語:莫特馬爾子爵,借助羅昂家的關係,已同蒙莫朗西結成親戚。
③法語:莫里約神甫。
④法語:孀居的太后。
⑤法語:這公爵似乎是個卑微的人。
安娜·帕夫洛夫娜几乎闔上了眼睛,暗示無論是她,或是任何人都不能斷定,皇太后樂意或者喜歡做什麼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