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戰爭與和平 第 3 頁


「MonsieurlebarondeFunkeaétérecommandéàL’impératrice-mèreparsasoeur,」①她只是用悲哀的、冷冰冰的語調說了這句話。當
作者:待考 / 頁數:(3 / 542)

「MonsieurlebarondeFunkeaétérecommandéàL’impératrice-mèreparsasoeur,」①她只是用悲哀的、冷冰冰的語調說了這句話。當安娜·帕夫洛夫娜說到太后的名字時,她臉上頓時流露出無限忠誠和十分敬重的表情,而且混雜有每次談話中提到她的至高無上的庇護者時就會表現出來的憂悒情緒。她說,太后陛下對鬥克男爵beaucoupd’estime,②於是她的目光又籠罩着一抹愁雲。

公爵不開腔了,現出了冷漠的神態。安娜·帕夫洛夫娜本身具備有廷臣和女人的那種靈活和麻利的本能,待人接物有分寸,她心想抨擊公爵,因為他膽敢肆意評論那個推薦給太后的人,而同時又安慰公爵。
「Maisàproposdevotrefamille,」③她說道,「您知道嗎?自從您女兒拋頭露面,進入交際界以來,faitlesdélicesdetoutlemonde,Onlatrouvebelle,commeLejour.」④
①法語:鬥克男爵是由太后的妹妹向太后推薦的。
②法語:十分尊重。
③法語:順便談談您的家庭情況吧。
④法語:她是整個上流社會的寵物。大家都認為她是嬌艷的美人。
公爵深深地鞠躬,表示尊敬和謝意。
「我常有這樣的想法,」安娜·帕夫洛夫娜在沉默須臾之後繼續說道,她將身子湊近公爵,對他露出親切的微笑,彷彿在表示,政界和交際界的談話已經結束,現在可以開始推心置腹地交談,「我常有這樣的想法,生活上的幸福有時安排得不公平。為什麼命運之神賜予您這麼兩個可愛的孩子除開您的小兒子阿納托利,我不喜歡他,」她揚起眉毛,斷然地插上一句話,「為什麼命運之神賜予您這麼兩個頂好的孩子呢?可是您真的不珍惜他們,所以您不配有這麼兩個孩子。」
她於是興奮地莞然一笑。
「Quevoulez-vous?Lafaterauraitditquejen’aipaslabossedelapaternité,①」公爵說道。
「請不要再開玩笑。我想和您認真地談談。您知道,我不滿意您的小兒子。對這些話請別介意,就在我們之間說說吧她臉上帶有憂悒的表情,大家在太后跟前議論他,都對您表示惋惜……」
公爵不回答,但她沉默地、有所暗示地望着他,等待他回答。瓦西里公爵皺了一陣眉頭。
「我該怎樣辦呢?」他終於說道。「您知道,為教育他們,我已竭盡為父的應盡的能事,可是到頭來兩個都成了desimBbeciles,②伊波利特充其量是個溫順的笨蛋,阿納托利卻是個惴惴不安的笨蛋。這就是二人之間唯一的差異。」他說道,笑得比平常更不自然,更興奮,同時嘴角邊起了皺褶,特彆強烈地顯得出人意料地粗暴和可憎。時尚書屋
①法語:怎麼辦呢?拉法特會說我沒有父愛的骨相。
②法語:笨蛋。

「為什麼像您這種人要生兒女呢?如果您不當父親,我就無話可責備您了。」安娜·帕夫洛夫娜說道,若有所思地抬起眼睛。
「Jesuisvotre①忠實的奴隷,etàvousseulejepuisl’avou-er,我的孩子們——cesontlesentravesdemonexisBtence,②這就是我的苦難。我是這樣自我解釋的。Quevoulezvous?……」③他默不作聲,用手勢表示他聽從殘酷命運的擺佈。
①法語:我是您的。
②法語:我只能向您一人坦白承認。我的孩子們是我的生活負擔。
③法語:怎麼辦呢?
安娜·帕夫洛夫娜陷入了沉思。
「您從來沒有想到替您那個浪子阿納托利娶親的事麼?據說,」她開口說道,「老處女都有lamainedesmariages,①我還不覺得我自己會有這個弱點,可是我這裡有一個petitepersonne,②她和她父親相處,極為不幸,她就是博爾孔斯卡婭,uneparenteanous,uneprincesse.」③儘管瓦西里公爵具備上流社會人士固有的神速的穎悟力和記憶力,但對她的見識他只是搖搖腦袋表示要加以斟酌,並沒有作答。
「不,您是不是知道,這個阿納托利每年都要花費我四萬盧布。」他說道,看來無法遏制他那憂悒的心緒。他沉默了片刻。
「若是這樣拖下去,五年後那會怎樣呢?VoilàL’avantageà’ètrepère。④您那個公爵小姐很富有嗎?」
①法語:為人辦婚事的癖性。
②法語:少女。
③法語:我們的一個親戚,公爵小姐。
④法語:這就是為父的益處。
「他父親很富有,可也很吝嗇。他在鄉下居住。您知道,這個大名鼎鼎的博爾孔斯基公爵早在已故的皇帝在位時就退休了,他的綽號是『普魯士國王』。他是個非常聰明的人,可脾氣古怪,難於同他相處。時尚書屋
Lapauvrepetiteestmalheureuse,commelespierres,①她有個大哥,在當庫圖佐夫的副官,就在不久前娶上了麗莎·梅南,今天他要上我這兒來。」
「Ecoutez,chèreAnnette,②」公爵說道,他忽然抓住交談者的手,不知怎的使它稍微向下彎。「Arrangez-moicetteaffaireetjesuisvotre③最忠誠的奴隷àtoutjamais奴輩,commemon村長m’écritdes④在彙報中所寫的。她出身于名門望族,又很富有。這一切都是我所需要的。」

他的動作靈活、親昵而優美,可作為他的表徵,他抓起宮廷女官的手吻了吻,握著她的手搖晃了幾下,伸開手腳懶洋洋地靠在安樂椅上,抬起眼睛向一旁望去。
「Attendez,」⑤安娜·帕夫洛夫娜思忖着說道,「我今天跟麗莎Lafemmedujeune博爾孔斯基⑥談談,也許這事情會辦妥的。Ceseradansvotrefamille,quejeferaimonapBprentissagedevieillefille.⑦」
①法語:這個可憐的小姐太不幸了。
②法語:親愛的安內特,請聽我說吧。
③法語:替我辦妥這件事,我就永遠是您的。
④法語:正如我的村長所寫的。
⑤法語:請您等一等。
⑥法語:博爾孔斯基的妻子。
⑦我開始在您家裡學習老處女的行當。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