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戰爭與和平 第 8 頁


已過中年的婦人名叫德魯別茨卡婭公爵夫人,她出身于俄國的名門望族之一,但是她現已清寒,早就步出了交際場所,失掉了往日的社交聯繫。她現在走來是為她的獨子在近衛軍中求職而斡旋。她自報姓氏
作者:待考 / 頁數:(8 / 542)

已過中年的婦人名叫德魯別茨卡婭公爵夫人,她出身于俄國的名門望族之一,但是她現已清寒,早就步出了交際場所,失掉了往日的社交聯繫。她現在走來是為她的獨子在近衛軍中求職而斡旋。她自報姓氏,出席安娜·帕夫洛夫娜舉辦的晚會,其目的僅僅是要拜謁瓦西里公爵,也僅僅是為這一目的,她才聆聽子爵講故事。瓦西里公爵的一席話真使她大為震驚,她那昔日的俊俏的容貌現出了憤恨的神態,但是這神態只是繼續了片刻而已,她又復微露笑意,把瓦西里公爵的手握得更緊了。時尚書屋

「公爵,請聽我說吧,」她說道,「我從未向您求情,今後也不會向您求情,我從未向您吐露我父親對您的深情厚誼。而今我以上帝神聖的名份向您懇求,請您為我兒子辦成這件事吧,我必將把您視為行善的恩人,」她趕快補充一句話,「不,您不要氣憤,就請您答應我的懇求吧。我向戈利岑求過情,他卻拒之於千里之外。Soyezlebonenfantquevousavez ètè,」①她說道,竭力地露出微笑,但是她的眼睛裡噙滿了淚水。時尚書屋
①法語:請您像以前那樣行行善吧。
「爸爸,我們準會遲到啦,」獃在門邊等候的公爵小姐海倫扭轉她那長在極具古典美肩膀上的俊美的頭部,開口說道。
但是,在上流社會上勢力是一筆資本,要珍惜資本,不讓它白白消耗掉。瓦西里公爵對於這一點知之甚稔,他心裡想到,如果人人求他,他替人人求情,那末,在不久以後他勢必無法替自己求情了,因此,他極少運用自己的勢力。但是在名叫德魯別茨卡婭的公爵夫人這樁事情上,經過她再次央求之後,他心裡產生一種有如遭受良心譴責的感覺。她使公爵回想起真實的往事:公爵開始供職時,他所取得的成就歸功于她的父親。時尚書屋
除此之外,從她的作為上他可以看到,有一些婦女,尤其是母親,她們一作出主張,非如願以償,決不休止,否則,她們就準備每時每刻追隨不捨,剌剌不休,甚至于相罵相鬥,無理取閙,她就是這類的女人。想到最後這一點,使他有點動搖了。
「親愛的安娜·米哈伊洛夫娜,」他說道,嗓音中帶有他平素表露的親昵而又苦悶的意味,「您希望辦到的事,我几乎無法辦到;但是,我要辦妥這件不可能辦妥的事,以便向您證明我對您的愛護和對您的去世的父親的悼念,您的兒子以後會調到近衛軍中去,您依靠我吧,我向您作出了保證,您覺得滿意嗎?」
「我親愛的,您是個行善的恩人!您這樣做,正是我所盼望的。我知道您多麼慈善。」
他要走了。
「請您等一等,還有兩句話要講。Unefoispasseaux gardes……①」她躊躇起來,「您和米哈伊爾·伊拉里奧諾維奇·庫圖佐夫的交情甚厚,請您把鮑裡斯介紹給他當副官。那時候我就放心了,那時候也就……」
瓦西里公爵臉上流露出微笑。

①法語:但當他調到近衛軍中以後……
「我不能答應這件事。您不知道,自從庫圖佐夫被委任為總司令以來,人們一直在糾纏他。他曾親自對我說,莫斯科的夫人們統統勾結起來了,要把她們自己的兒子送給庫圖佐夫當副官。」
「不,您答應吧,否則,我就不放您走,我的親愛的恩人。」
「爸爸,」那個美人兒又用同樣的音調重複地說了一遍,「我們準要遲到啦。」
「啊,aurevoir①,再見吧,您心裡明白她說的話吧?」
「那末,您明天稟告國王嗎?」
「我一定稟告。可是我不能答應向庫圖佐夫求情的事。」
「不,請您答應吧,請您答應吧,Basile」②,安娜·米哈伊洛夫娜跟在他身後說道,她臉上露出賣俏的少女的微笑,從前這大概是她慣有的一種微笑,而今它卻與她那消瘦的面貌很不相稱了。
顯然,她已經忘記自己的年紀,她習以為常地耍出婦女向來所固有的種種手腕。但是當他一走出大門,她的臉上又浮現出原先那種冷漠的、虛偽的表情。她已經回到子爵還在繼續講故事的那個小姐那兒,又裝出一副在聽故事的模樣,同時在等候退席離開的時機,因為她的事已經辦妥了。
「可是,近來面世的dusacredeMilan③那幕喜劇,您認為如何?」安娜·帕夫洛夫娜說道,「EtlanouvellecomédiedespeuplesdeGênesetdeLucques,quiviennentprésenterleursvoeuxàM.Buonaparte,M,BuonaparteassissurunTrone,etexaucantlesvoeuxdesnations!Adorable!Non,maisc’estàendevenirfolle!Ondirait,quelemondeentieraperdulatete.④」
①法語:再見。
②法語:瓦西里。
③法語:《米蘭的加冕典禮》。
④法語:還有一幕新喜劇哩:熱那亞和盧加各族民眾向波拿巴先生表達自己的意願。波拿巴先生坐在寶座上,居然滿足了各族民眾的願望。呵!太美妙了!這真會令人瘋狂。好像了不起似的,全世界都神魂顛倒了。時尚書屋
安德烈公爵直盯着安娜·帕夫洛夫娜的臉,發出了一陣冷笑。
「DieumeLadonne,gareàquilatouche,」他說道這是波拿巴在加冕時說的話,「Onditqu’ilaététrèsbeauenprononcantcesporoles,①」他補充說,又用意大利語把這句話重說一遍,「Diomiladona,guaiachilatocca.」
「J’espéreenfin,」安娜·帕夫洛夫娜繼續說下去,「quecaaétélagoutted’eauquiferadeborderleverre.LessouBverainsnepeuventplussupportercethomme,quimenacetout.」②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