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罪與罰 第 83 頁


「你瘋了嗎!獨斷專橫的傢伙!」拉祖米欣吼叫起來,但是拉斯科利尼科夫已經不再回答,不過也許是沒有力氣回答了。他躺到沙發上,疲憊不堪地轉過臉去,面對著牆壁。阿芙多季婭·羅曼諾芙娜好奇地
作者:待考 / 頁數:(83 / 225)

「你瘋了嗎!獨斷專橫的傢伙!」拉祖米欣吼叫起來,但是拉斯科利尼科夫已經不再回答,不過也許是沒有力氣回答了。他躺到沙發上,疲憊不堪地轉過臉去,面對著牆壁。阿芙多季婭·羅曼諾芙娜好奇地看了看拉祖米欣,她那烏黑的眼睛炯炯發光:在這目光的注視下,拉祖米欣甚至顫慄了一下。普莉赫裡婭·亞歷山德羅芙娜彷彿吃了一驚,一動不動地站着。時尚書屋

「我無論如何也不能走!」她几乎是絶望地悄悄對拉祖米欣說,「我留在這兒,隨便在什麼地方……請您送送杜尼婭。」
「您會把事情全都弄糟了的!」拉祖米欣失去自製,也低聲說,「咱們走吧,至少到樓梯上去。娜斯塔西婭,給照個亮!我向您發誓,」已經到了樓梯上,他又小聲接著說,「不久前他差點兒沒把我和醫生都痛打一頓!您明白這意味着什麼嗎?要打醫生!醫生讓步了,免得惹他生氣,他走了,我留下,在樓下守着,可他立刻穿上衣服,溜出去了。要是惹火了他,現在他還會溜,夜裡溜出去,不知會幹出什麼事來……」
「哎喲,您說些什麼呀!」
「再說,您不回去,阿芙多季婭·羅曼諾芙娜也不能獨自一個人住在旅館裡!請您想想看,你們是住在一個什麼樣的地方!而彼得·彼特羅維奇,這個壞蛋,難道就不能給你們找個好一點兒的住處嗎……不過,你們要知道,我有點兒醉了,所以……說了罵人的話;請別在意……」

「不過,我去找找女房東,」普莉赫裡婭·亞歷山德羅芙娜堅持說,「我求求她,求她隨便給找個地方,讓我和杜尼婭住一夜。我不能這樣丟下他不管,我不能!」
他們說這些話的時候是站在樓梯平台上,就站在女房東的房門前。娜斯塔西婭從樓梯的下面一級上給他們照着亮。拉祖米欣異常興奮。半小時前他送拉斯科利尼科夫回家的時候,雖然廢話說得太多,他自己也知道這一點,可是他的精神卻十分飽滿,頭腦也几乎是清醒的,儘管這天晚上他喝的酒多得驚人。時尚書屋
現在他的心情甚至好像異常高興,同時他喝下去的那些酒彷彿又一下子以加倍的力量衝進他的頭腦裡。他和兩位婦女站在一起,拉住她們兩人的手,勸說她們,以驚人的坦率態度向她們列舉一條條理由,大概是為了更有說服力,几乎每說一句話,他都把她倆的手攥得更緊,就像夾在老虎鉗裡一樣,把她們的手都攥痛了,而且貪婪地拿眼睛直盯着阿芙多季婭·羅曼諾芙娜,似乎一點兒也不覺得不好意思。有時她們痛得想從他那雙瘦骨嶙嶙的大手裡把自己的手抽出來,但是他不僅沒發覺這是怎麼回事,反而更用力把她們的手往自己這邊拉。如果她們為了自己的利益,現在叫他頭朝下衝下樓梯,他也會不假思索,毫不遲疑,立刻執行她們的命令。時尚書屋
普莉赫裡婭·亞歷山德羅芙娜一心想著她的羅佳,焦急不安,儘管感覺到這個年輕人有點兒古怪,而且把她的手攥得太痛,但是因為她同時又把他看作神明,所以不想注意這些古怪的小節。然而,雖說阿芙多季婭·羅曼諾芙娜同樣為哥哥擔心,雖然就性格來說,她並不膽小,但是看到她哥哥的朋友那閃射着異樣光芒的目光,卻感到驚訝,甚至是感到恐懼了,只不過因為娜斯塔西婭說的關於這個怪人的那些話,使她對他產生了無限信任,這才沒有試圖從他身邊逃跑,而且把母親也拉著,和自己一同跑掉。她也明白,看來現在她們是不能逃避他的。不過,十分鐘以後,她已經大為放心:拉祖米欣有個特點,不管他心情如何,都能很快把自己的真實感情完全流露出來,所以不一會兒人們就會瞭解,自己是在和一個什麼樣的人打交道了。時尚書屋
「可不能去找女房東,這想法最荒唐也不過了!」他高聲叫嚷,竭力讓普莉赫裡婭·亞歷山德羅芙娜相信。「雖然您是母親,可如果您留下來,就會使他發瘋,那可就不知會閙出什麼事來了!您聽我說,我看這麼辦好了:這會兒先讓娜斯塔西婭坐在他那裡,我把你們送回去,因為沒有人陪着,你們自己可不能在街上行走,在我們彼得堡,對這……唉,管它去呢!……然後我立刻從你們那兒跑回這裡,一刻鐘以後,我以人格擔保,就會給你們送消息去:他情況怎麼樣?睡了,還是沒睡?以及其他等等。然後,你們聽我說!然後又從你們那裡很快跑回家去——我那裡有客人,都喝醉了,——去叫佐西莫夫——這是給他看病的醫生,現在他在我家裡,他沒醉;這個人不喝酒,永遠不會醉!我把他拖到羅季卡那裡,然後立刻到你們這裡來,這就是說,一個鐘頭之內你們可以得到兩次關於他的消息,——而且是從醫生那兒來的消息,你們明白嗎,是從醫生本人那裡得到的消息;這可就不僅是聽我說說了!如果情況不好,我發誓,我自己會領你們到這兒來,如果情況良好,那麼你們就可以睡了。我整夜都睡在這兒,睡在穿堂裡,他聽不見的,我讓佐西莫夫睡在房東那裡,這樣可以隨時找到他。時尚書屋
你們看,現在對他來說,誰守着他最好呢,是您,還是醫生?醫生更有用,更有用,不是嗎。好,那麼就請你們回去吧!去女房東那裡卻不行;我去可以,你們去不行:她不會讓你們去……因為她傻。她會為了我嫉妒阿芙多季婭·羅曼諾芙娜,您要知道,她也會嫉妒您……不過對阿芙多季婭·羅曼諾芙娜,她是一定會嫉妒的。是個完全、完全讓人摸不透的女人!不過,我也是個傻瓜……這算不了什麼!咱們走吧!你們相信我嗎?嗯,你們相信,還是不相信我?」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