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斯佳麗 第 265 頁


人,更何況現在都還沒到午餐時間呢!她穩穩抓着他的手臂。「跟我來,巴特,跟我一起喝點咖啡,吃些東西。」他搖搖晃晃地與走入餐廳。我想我還是得留下來過夜,巴特比花邊重要得多了。他究竟
作者:待考 / 頁數:(265 / 272)

人,更何況現在都還沒到午餐時間呢!她穩穩抓着他的手臂。「跟我來,巴特,跟我一起喝點咖啡,吃些東西。」他搖搖晃晃地與走入餐

廳。我想我還是得留下來過夜,巴特比花邊重要得多了。他究竟發生了
什麼事?時尚書屋
等約翰喝下許多咖啡後,她才問出原委,他邊說邊哭。時尚書屋
“他們燒了我的馬廄,,他們燒了我的馬廄。我帶狄翰去貝
爾布利根比賽,那根本不是一場大型比賽,我想它可能比較喜歡在沙地
上跑。等我們一回到家,馬廄已燒成一團焦黑。天哪!那種味道!天哪!
不管是醒着,還是在夢中,我都可以聽到馬的哀鳴。”
張大着嘴,她放下杯子。不可能!沒有人會做出這麼可怕的
事,一定是樁意外。時尚書屋
“是我的佃農干的,還不是為了租金的問題,他們怎麼會那麼恨我?時尚書屋
我一直試着去作個好地主,我一直也都是這麼做的。他們為什麼不燒掉
房子?埃德蒙·巴羅斯的房子就是被他們燒掉的。就算把我一起燒死,
我都不在乎,只要饒過馬。天殺的!我可憐的馬招誰惹誰了?”
她實在不知該說什麼來安慰他才好。巴特的心血全澆注在他的馬廄
上..慢着!他的狄翰是跟他一起離開的,他最鍾愛、最引以為傲的狄
翰。時尚書屋
“你還有狄翰,巴特。你可以從頭來,好好栽培它。它是我所見過
最出色、最美麗的馬。你可以使用巴利哈拉的馬廄。你曾說我的馬廄像
教堂,記得嗎?我們可以在裡面擺一颱風琴,你可以讓你的小馬在巴哈
的樂聲中長大。你不能就這麼一蹶不振,巴特,你得咬緊牙根爬起來,
繼續走。我是過來人,我很清楚。你不能放棄,絶對不能。”
約翰·莫蘭的眼睛像冰冷的餘燼。“今晚我將搭八點的船去英國,
我再也不要看到任何一張愛爾蘭人的臉,或聽到愛爾蘭人的聲音。我在
變賣家產時,已把狄翰藏在一個安全地方。它下午已加入定價購買的賽
馬會,等這一切都結束,我跟愛爾蘭的關係就完全切斷。”他淒愴的眼
神是鎮定的,而且是乾澀的。几乎希望他再哭一次,有感覺總比

沒感覺的好,他現在似乎對任何事都不再有感覺,像行尸走肉一樣。時尚書屋
然後,在她的注視下,發生了一個變化,約翰·莫蘭憑着意志恢復
了活力。他挺起雙肩,唇上泛起微笑,甚至連眼裡也有着一絲笑意。“可
憐的,很抱歉讓你跟着受苦,我真沒良心,請寬恕我,我會像以
前那樣,堅持下去的。把咖啡喝完,好姑娘,跟我一起去賽馬場,我替
你在狄翰身上下五鎊注,當它逞威賽馬場的時候,你可以用贏來的錢買
香檳。”
這輩子從未像此刻尊敬巴特·莫蘭這樣尊敬過任何一個人。時尚書屋
她報之一笑。時尚書屋

「除了你的五鎊,我再加五鎊,巴特,這樣我們就能吃魚子醬喝香檳。行嗎?」她朝掌心吐了口唾沫,伸出來。約翰也吐了口唾沫,擊掌,
微笑。時尚書屋
「好姑娘。」他說。時尚書屋
前往賽馬場途中,試着從記憶中搜索出一些曾聽說過的「定價購買賽馬會」的情形。所有參賽的馬都將出售,價格由它們的主人來
定。至比賽結束,所有的人都可「認購」任何一匹馬,馬主人必須無異
議地以定價賣出。這不像愛爾蘭其他的買賣交易,這裡不能討價還價。時尚書屋
未被認購的馬必須由原馬主重新認購回去。時尚書屋
剛開始還不相信會有這麼爛的規定,竟然不能在比賽開始前
買馬。到達賽馬場後,問巴特他在幾號包廂,她說想先去整理一
下儀容。時尚書屋
他一走開,就找來一名服務人員打聽到往辦理認購手續的辦
公室怎麼走。她希望巴特為狄翰定下了一個特高的價碼,她要把它買下
來,等巴特在英國安定下來之後,再送給他。時尚書屋
「你說狄翰已經被認購了是什麼意思?不是得等賽完之後才能認購的嗎?」
戴高頂帽的職員憋住微笑。“有眼光的人不只你一個,夫人,這似
乎是美國人的特色,認購的先生也是個美國人。”
「我付雙倍價錢。」
「行不通的,奧哈拉太太。」
「如果在比賽開始前,我直接向約翰爵士購買呢?」
「絶對不可能。」
失望極了!她非得為巴特買下那匹馬不可。時尚書屋
「容我建議..」
「哦!請說,我要怎麼做呢?這件事真的非常重要。」
「你也許可以問新馬主是否肯割愛。」
「對呀!我這就去問他。」如果必要的話,她願意付他一筆天文數
字。辦事員說他是美國人,太好了!在美國,有錢能使鬼推磨。「麻煩你告訴我他是誰好嗎?」
他翻查了一張紙。「你可以在裁判旅館找到他,他填的住址是那裡沒錯,他姓巴特勒。」
本來半轉了身子準備離去,一聽到姓「巴特勒」就踉蹌了兩
步,差點失去平衡。她開口再問時,聲音變得異常細小。「該不會是瑞特·巴特勒先生吧?!」
彷彿過了許久,那人才把目光轉回他手上的單子,然後再開口說話。時尚書屋
「沒錯,就是這個名字。」
“瑞特!他在這裡!一定是巴特寫信告訴他馬廄、變賣家產和狄翰
的事,他一定在做着我想做的事。他從美國大老遠趕來,就是為了要幫
助一位朋友。時尚書屋
或者是為下屆的查爾斯頓賽馬會物色一匹優勝馬。那不重要,現在
甚至連可憐的、親愛的、不幸的巴特也變得不重要,求主寬恕我。我要
去見瑞特。發覺她正在奔跑,奔跑,推開別人也不道歉。讓所有

的人、所有的事都見鬼去吧。瑞特就在這裡,在一二百碼之外。時尚書屋
「八號包廂。」她喘着氣問一名服務人員。他用手指了方向。斯佳
麗強迫自己把呼吸調順,直到她自認已恢復平靜。沒有人看得出她的心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