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十日談 第 41 頁


她來到那兒,他正獨自站在店門口,因此她一問就問到了他本人。他回說他就是安德羅喬,於是她就把他拉到一旁,說道:「先生,這城裡有一位小姐想請你有便時去談談呢。」聽得有位小姐
作者:卜伽丘 / 頁數:(41 / 242)

她來到那兒,他正獨自站在店門口,因此她一問就問到了他本人。他回說他就是安德羅喬,

於是她就把他拉到一旁,說道:
「先生,這城裡有一位小姐想請你有便時去談談呢。」
聽得有位小姐請他,安德羅喬不禁把自個兒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自以為真不愧為一個
美男子,因此認定那位邀請他的小姐是把他愛上了——好象那不勒斯再也找不出第2個漂亮
的小伙子了。所以他一口答應下來,又問那小姐打算在什麼地方、什麼時候跟他會面。那使
女回答道[
「先生,你什麼時候方便就什麼時候來好了,她在家等候你。」
安德羅喬一句話也不向旅店裡的人提起,就向使女說道:「那麼請你帶路吧,我跟你走。」
那使女把他領到了小姐家裡,那宅子在險穴區——光聽這個名字,就可以知道這是一個
怎麼樣的地方了。可是他什麼也不知道,什麼也猜想不到,只道他是來到一個體面的地方去
會見一位高貴的婦女。這樣,他就毫不遲疑地跟着使女走進屋子。他登上樓梯的時候,使女
就向她的小姐呼喊道:「安德羅喬來了,」他於是看見那位小姐來到樓梯頭迎候他。時尚書屋
她正當青春妙齡,身材修長,姿容嬌艷,穿戴得十分華麗。看到安德羅喬快上樓來了,
她就走下三級來迎接他,張開雙臂,抱住他的脖子,好象一時裡悲喜交集,激動得話都說不
出來了。於是她又吻他的前額,哭泣着說,連聲音都變了:「啊,我的安德羅喬,歡迎,歡迎!」
安德羅喬可真是受寵若驚,不知怎樣答話才好,只得說道:「小姐,能見到你真是不勝榮幸。」
她不再說別的話,只是牽着他的手、和他一起進入客室,又從客室把他引進了臥房。但
見房內滿陳着玫瑰和橘花,再加上各種香料,芬芳撲鼻,他又見有一張錦帳低垂的綉榻,壁
上掛着一套又一套的衣裳。一切陳設都按照當地的氣派,非常富麗,都是他從未見識過的,

因此他就認定她準是一位大富大貴人家的小姐。她請他一起在床邊的一隻箱子上坐下,於是
對他這樣說道[
“安德羅喬,我知道,你一定會給我的眼淚和擁抱弄得莫名其妙吧,因為你並不認識我
——也許你根本不曾聽到過我的名字,可是我講件事給你聽,你一定會大吃一驚,我是你的
姐姐——也是天主的恩典,使我在這一生中能會見一個親兄弟,真使我死而無怨了——但要
是我能跟我這許多兄弟一個個都見一面,那我該多高興啊。你恐怕還沒聽說過你有一個姐姐
吧,那麼讓我告訴你吧。時尚書屋
“彼得羅是你的、也是我的父親;你不會不知道,他一向住在帕勒莫。只因為他為人和
藹可親、又富於風趣,凡是認識他的人沒有不對他抱著好感的——就是到現在還記得他。有
一個人,愛慕得他最深,那就是我的母親;她是一位有身分的女人,那時正寡居着。她不顧
父兄的監視,不惜自己的名譽,跟他結識,這樣就生下了我——我長大起來,就是你現在所
看到的人。時尚書屋
“後來,彼得羅丟下了這母女兩個,從帕勒莫回到貝魯加去住——那時候我還只是個小
女孩子呢。就我所知道,從此他就把我母親和我忘得一乾二淨了。如果他不是我的生父,那
我一定要指斥他對我母親的無情無義——且不提他還欠着我這個女兒一段情份,我又不是什
麼低三下四的女人生的——你想,我母親只因為一心一意愛他,卻不知道他是怎樣一種人,
就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連同自己的身子全交給了他。可是怎麼樣呢?當初做下的諸事,儘管
你搖頭嘆息,也輓救不過來了。事情就落到這一步。時尚書屋
“他把我丟在帕勒莫的時候,我還是一個小孩子,但我終於長大到差不多象我現在這個
模樣兒。我的母親原是一位闊太太,把我嫁給了基根底地方一位可敬的紳士。他因為愛我和
我的母親,所以搬到帕勒莫來和我們母女同居。他是個『教皇黨』的中堅分子,跟國王查理
密謀在西西里有所舉動,可惜計謀還未實現,已經為腓特烈皇帝發覺了;我們只得從西西里
倉皇逃奔——要不然,我就可以做成這島上的第1號貴婦人了。我們只攜帶了些許東西——
我說『些許』,是因為我們原是有着那麼多東西——拋棄了莊園,來到這兒避難;多蒙查理
王懷念我們過去對他的誓志效忠,和因之而遭受的損失,賞賜了我們不少田地房屋,作為彌
補。他還對我的丈夫——就是你的姐夫——特別優待,這以後你自己也可以看到的。這樣,
我就住到這座城裡來了。想不到就在這裡,憑着天主的恩惠(可不是占你的光,我終於會
見了我的好兄弟。”
說完,她又摟住了他,吻他的前額,低聲哭泣起來。安德羅喬聽了這篇娓娓動人的故
事,又聽她說得那麼有條不紊,不打一個疙瘩,又記起他父親確是在帕勒莫住過一段時期;
他還拿自己來作比,想到一個小伙子是多麼貪戀女色;再加上她那滾滾的淚珠啊,親切的擁
抱啊,純潔的額吻啊,因之就相信了她所說的一切話。等她把話說完之後,他就回答道:
“夫人,你也能想得到,這事真叫我吃驚。我的父親竟從來也沒提起過你們母女倆——
或者他提起了,而我卻沒有聽到;所以我根本不知道有你這樣一個人,就象你並不存在着似
的。我來到這裡原是人地生疏,卻意想不到竟會跟你認了姐弟,真教我說不盡的歡喜。真
的,照我想,天下的男子,不管他地位有多麼高,也是樂於結識你的——別說象我這樣的小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