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另類生存 第 102 頁


「我看他天生就不是坐牢的料。」在第2次打電話給帕特裡克之後,特魯塞爾咕噥了一句。顯而易見,他很不情願讓帕特裡克如此輕鬆地脫身。然而定罪遙遙無期,欲待審理的販毒案和兒童性騷擾案又多如
作者:艾克·約翰 譯者:趙建新 / 頁數:(102 / 108)

「我看他天生就不是坐牢的料。」在第2次打電話給帕特裡克之後,特魯塞爾咕噥了一句。顯而易見,他很不情願讓帕特裡克如此輕鬆地脫身。然而定罪遙遙無期,欲待審理的販毒案和兒童性騷擾案又多如牛毛,他不想在一個眾所注目的毀屍案上浪費時間了。時尚書屋

所有的證據都不是主要的。考慮到最近帕特裡克辦事縝密的聲譽,特魯塞爾懷疑很難將他定罪。
經過爭辯,申訴協議書的條款出來了。首先是雙方共同請求降低對帕特裡克的指控,繼而是同意準備新的起訴書,最後是同意接受認罪申訴。在討論時,特魯塞爾用電話同治安官斯威尼、莫里斯·馬斯特、喬舒亞·卡特、漢密爾頓·傑恩斯等人進行了聯繫。此外,他還和卡爾·赫斯基面談了兩次。時尚書屋
為方便起見,卡爾特地獃在隔壁的辦公室。
特魯塞爾、卡爾,還有帕裡什,均受到四年一次普選的約束。特魯塞爾從無敵手,自認是政治上的中間派。卡爾打算離職。帕裡什對政治很敏感。時尚書屋
儘管他能力很強,但代表着傳統的持強硬態度的一面,不顧及公眾反應。三個人從政多年,都悟出一個基本教訓:凡採取不受歡迎的行動,速度要快。猶豫只會製造事端。而報界獲知後,就會大肆攻擊,必欲置之死地而後快。時尚書屋
一旦帕特裡克向眾人作瞭解釋,克洛維斯的問題就非常清楚了。他將告知受害者姓名,交出受害者家屬同意掘墳開棺的授權書。如果棺材裡沒有屍骸,那麼申訴協議書生效。反之,申訴協議書無效,而且帕特裡克仍將受到一級謀殺罪指控。時尚書屋
由於他在解釋時顯得極為肯定,每個人都相信棺材裡將無屍骸。
桑迪驅車到了醫院。他的委託人正躺在床上,讓海亞尼大夫清洗包紮傷口,旁邊圍着一群護士。事情很急,桑迪說。於是帕特裡克對醫生、護士致歉,請他們暫時離去。時尚書屋
隨後,兩人細細琢磨協議書的條款,推敲每個詞。帕特裡克在上面簽了字。
桑迪注意到帕特裡克的臨時書桌旁邊有隻硬紙箱,裡面放著帕特裡克向他借的一些書。這位委託人已在收拾行裝,準備走路了。
午飯時,桑迪已出現在卡米爾套房。他拿了塊三明治,一邊吃一邊看秘書重新打印一份檔案。兩個律師助理和另一個秘書都已返回新奧爾良。
話鈴響了,桑迪拿起了聽筒,對方自稱是傑克。斯特凡諾,來自首都華盛頓。桑迪覺得這名字耳熟。哦,他想起來了。時尚書屋
眼下斯特凡諾正在樓下門廳,很想和他談幾句話。完全可以。特魯塞爾規定他和帕裡什返回的時間是兩點左右。
桑迪和斯特凡諾坐在狹小的書房裡,隔着一張沒有收拾的咖啡桌相互對視。「我是出於好奇到這裡來的。」斯特凡諾說。桑迪不相信這是他要求會面的目的。時尚書屋
「你應該一開始就道歉。」桑迪說。

「是的,你說得對。我的人是有點做過頭了,他們不應該對你的委託人那麼粗暴。」
「這就是你的道歉?」桑迪問。
「對不起,我們錯了。」顯然,這句話是被迫說出來的。
「我將把這話轉給我的委託人,這對他肯定很重要。」
「對,呃,朝前看吧。當然,我再也不會充當打手了。我和妻子正要去佛羅裡達度假,我特地繞道和你談一會兒。」
「他們逮住了阿歷西亞?」桑迪問。
「是的。幾小時前,在倫敦。」
「好。」
「他不再是我的客戶了。我和普拉特—羅克蘭德公司的事沒有一點關係。他們僱我尋找那筆巨款,我的職責是找到它。我這樣做了,得到了報酬。時尚書屋
這事已經了結了。」
「那麼你為何還要來找我?」
「有件事令我感到特別驚奇。我們能在巴西找到拉尼根,僅僅是因為有人告密。這個人對他的情況很熟。兩年前我們同亞特蘭大一家名叫冥王集團的保安公司進行了接觸。時尚書屋
該公司有一位歐洲來的客戶,瞭解拉尼根的情況,而且需要錢。當時我們正好有些錢,所以和他們建立了聯繫。這位客戶願意提供線索,我們願意給錢,通過第3者交易。每次該客戶提供的信息都很準確。時尚書屋
似乎這人對拉尼根的情況無所不知——搬遷,習慣,化名,等等。這一切全是弔我們的胃口——策劃者很有心計。我們知道後面會出現什麼情況。而且,說實話,我們也很着急。時尚書屋
終於,對方提出了一筆大交易。我們給100萬美元,該客戶提供拉尼根的住址。對方出示了幾張拉尼根的照片,其中有一張是他擦洗那輛大眾汽車公司製造的甲殼蟲牌汽車。於是我們付了錢,抓住了拉尼根。」

「該客戶是誰?」桑迪問。
「這正是我想瞭解的。我看,只能是那個姑娘。」
桑迪愣了一下,他似乎想笑,但霍地止住了。因為他猛然想起她曾經說過利用冥王集團來監視斯特凡諾。
「眼下她在哪裡?」斯特凡諾問。
「不知道。」桑迪回答。眼下她在倫敦,但這完全不關他的事。
「我們總共付115萬美元給這個神秘的客戶。為了這些錢,她或他做了猶大。」
「事情過去了,你需要我幹什麼?」
「剛纔我說過,我只是感到驚奇。假如哪天你獲知了真實情況,請給我來電話。我無所謂輸贏。不過這個問題不解決,我心裡始終不安寧。」

桑迪含糊地允諾日後獲知真實情況會給他去電話。斯特凡諾離開了。
午飯時,治安官斯威尼聽到雙方正在做交易,不由得火冒三丈。他打電話給帕裡什和特魯塞爾,但兩人忙得沒時間和他說話。卡特也不在辦公室。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