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另類生存 第 104 頁


被告一方對5點鐘開庭表示非常滿意。倘若順利,不到10分鐘他們就能離開法庭。要是機會好,說不定碰不到任何人。對於帕特裡克,這當然求之不得。他還能有何異議? 他換了一件大尺寸的
作者:艾克·約翰 譯者:趙建新 / 頁數:(104 / 108)

被告一方對5點鐘開庭表示非常滿意。倘若順利,不到10分鐘他們就能離開法庭。要是機會好,說不定碰不到任何人。對於帕特裡克,這當然求之不得。時尚書屋

他還能有何異議?
他換了一件大尺寸的白棉襯衫和一條卡其布寬鬆褲,腳上穿著新買的巴斯牌皮鞋。他沒有穿襪,踝部仍裹着紗布。他和海亞尼擁抱,感謝這位大夫的真誠幫助。他又和護士擁抱,向護理員表示感謝。時尚書屋
他允諾不久回來看他們。他不會回來,每個人都清楚。
在度過兩個多星期的病人加囚犯的生活之後,帕特裡克離開了醫院。在他身邊,走着他的律師。身後是忠於職守的武裝押送人員。
42
顯然,對於每個人來說,5點鐘都是極好的時刻。法院裡的僱員沒有一個回家。一旦消息走漏,它幾分鐘就遍及每一角落。
某大型法律事務所一房地產秘書在法官總署核查土地證時,耳邊飄入了帕特裡克的這則最新消息。她奔向電話機,給自己的辦公室打了電話。數分鐘之內,整個沿海地區法律界都知道帕特裡克要依照某種未知的交易申訴有罪,並試圖5點鐘在最大的審判廳悄悄地完成此事。
他們對幕後交易和秘密聽審的想象,又導致了不計其數的電話。電話被打給其他律師,被打給妻子、知名記者和城外合夥人。不到半個小時,全城有一半人獲知帕特裡克要出庭,要做交易,而且很可能要走路。
倘若登廣告、張貼告示,這場聽審未必會吸引這麼多人關注。它的神速和隱秘,給自己裹上了神秘的外衣。這種缺陷是法律制度本身造成的。
他們三五成群地聚集在審判廳,一邊小聲傳播流言,一邊注視着外面的人潮水般湧進。尋找自己的座位,人越來越多,流言進一步被證實,所有人的猜測都不會錯。當記者趕到現場時,流言立即被承認是事實。
「他來啦。」有人說了一聲。一位坐在法官席附近的法院文書仰起了頭,好奇者開始找到座位。
兩位攝影記者奔到後門迎候,帕特裡克頓時露出微笑。他被領到二樓的陪審團議事室。在那裡,他被卸去了手銬。那條卡其布寬鬆褲長了一英吋。時尚書屋
他慢慢蹲下身,將每隻褲腳捲了邊。卡爾進了門,吩咐兩個司法助理在門廳等候。
「沒想到還是來了這麼多人。」帕特裡克說。
「在這裡,秘密是很難保住的,你今天穿得很漂亮。」
「謝謝。」
「我認識的傑克遜那家報社的記者要我問你——」
「什麼也別說,不要向任何人透露任何消息。」
「我也是這樣想的,你什麼時候走?」
「不知道,反正很快。」

「那個姑娘在哪裡?」
「在歐洲。」
「我能跟你去嗎?」
「怎麼啦?」
「只是想看看。」
「我給你寄錄像帶。」
「謝謝。」
「你是不是真的想走?假如我給你機會,讓你馬上失蹤。你幹不幹?」
「有沒有9000萬?」
「也可能有,也可能沒有。」
「當然不幹,我的情況不一樣。我有心愛的妻子,還有三個可愛的孩子。不,我不逃。謝謝你的好意。」

「大家都想逃,卡爾。大家生活到一定時候,都會考慮離開之事。鄉村生活和山區生活往往比這裡優越。許多煩惱可以拋在腦後。時尚書屋
可以說,逃跑是我們的天性。想當年我們的祖先為了擺脫痛苦的環境。尋求較好的生活,移民到了這裡。他們繼續西移,不斷地遷徙,不斷地尋找黃金寶地。時尚書屋
現在,已沒有地方可去了。」
「哇,找還從未想到從歷史的角度看待這件事。」
「我是亂講的。」
「要是我的祖輩離開波蘭之前,也敲詐了某人9000萬美金,那就好了。」
「我已經把那些錢歸還了。」
「聽說還剩下不少。」
「沒有根據的瞎說。」
「按照你剛纔的說法,下一個潮流將是搶劫律師的錢財,毀燒死屍,逃亡南美,當然,還有漂亮的女人在等着。」
「到目前為止,這一切的都很順利。」
「可憐的巴西人,那麼多刁滑的律師正往他們那兒去。」
桑迪進來了,他又拿來一份檔案讓帕特裡克簽字。「特魯塞爾很緊張。」他對卡爾說,「他感到壓力很大,辦公室裡電話不斷。」
「帕裡什呢?」
「也是惶惶不安。」
「我們要趁熱打鐵,把這事了結掉。」帕特裡克說著,在那份檔案上簽上自己的名字。
一個法警走上前。宣佈即將開庭,請大家就坐。人們頓時靜了下來,匆忙找空的座位。另一個法警關上了雙排門。時尚書屋
觀眾靠牆而立。各個文書在法官席旁邊忙碌。這時,差不多到了5點半。
法官特魯塞爾帶著慣常的嚴肅面容走了進來,全體起立。他向大家表示歡迎,感謝他們對司法工作的支持,尤其是這麼晚還來旁聽。他和檢察官已經碰了頭。兩人一致認為,倉促開庭會讓人懷疑有什麼骯髒交易,於是他們故意拖了些時候。時尚書屋
他們甚至還討論過將聽審推遲。最後他們認為,推遲會給人以做賊心虛的感覺。
帕特裡克從陪審席旁邊那扇門走進審判廳,站在法官面前。他沒有留意聽眾,站在他身邊的是桑迪。帕裡什站在附近,顯露出急切的神態。法官特魯塞爾翻開案卷,開始逐頁審視每個字。時尚書屋
「拉尼根先生。」他終於開了口,嗓音低沉,語速緩慢。接下來的半個小時裡,他述說每件事時語速都很慢。「你已經提出了幾份申請。」

「是的,閣下。」桑迪說,「我們的第1份申請是,將一級謀殺指控降為毀屍指控。」
他的話在寂靜的審判廳裡迴蕩。毀屍?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