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另類生存 第 107 頁


母子倆在平台吃蛋糕和鹹肉,啜飲咖啡。在此期間,古老的街道恢復了生機。在鄰居來報告好消息之前,他們已外出乘車兜風。畢竟,帕特裡克想看看這個生他養他的城市,那怕是短暫的。9點鐘,他
作者:艾克·約翰 譯者:趙建新 / 頁數:(107 / 108)

母子倆在平台吃蛋糕和鹹肉,啜飲咖啡。在此期間,古老的街道恢復了生機。在鄰居來報告好消息之前,他們已外出乘車兜風。畢竟,帕特裡克想看看這個生他養他的城市,那怕是短暫的。時尚書屋

9點鐘,他和母親進了一家著名的商店。他買了新的卡其布褲子和襯衫,以及一隻漂亮的旅行包。在一家著名的餐館,他們品嚐了名點,然後在附近的咖啡館吃午飯。
他們在機場候機室獃了一個小時。兩人拉著手,沒有說什麼話。登機時間到了,帕特裡克和母親緊緊擁抱。她希望很快能看到孫子、孫女。時尚書屋
說這話時,她強迫自己笑了笑。
他乘飛機到了亞特蘭大。然後,他用伊娃通過桑迪轉交的帕特裡克·拉尼根的合法護照,登上了去法國尼斯的飛機。
他上一次見到伊娃是在一個月前,兩人在里約熱內盧度過了一個很長的周末。每時每刻他們都獃在一起。帕特裡克知道,追蹤快結束了,他將被俘。
他們相互摟在一起穿過伊佩恩瑪和萊巴倫的擁擠的海灘,全然不顧周圍的歡聲笑語。在他們喜愛的兩家餐館,他們默默地吃了晚餐。面對佳餚,他們沒有一點胃口。兩人說話的時候,聲音很輕,話語簡潔。時尚書屋
最後這種馬拉松式的談話以流淚而告終。
她曾勸說他再次潛逃,趁他還有能力,帶著她離開巴西,隱居在蘇格蘭的某個城堡或羅馬的某個狹小公寓。沒有人能找到他們。然而,那樣的時候已經過去,他已對逃亡產生厭倦。
臨近黃昏,他們乘纜車到塔糖山頂看晚霞。晚上里約熱內盧的景色是壯觀的。然而他們提不起興趣。寒風中他們緊緊地擁抱。時尚書屋
他向她保證,哪一天,事情平息,兩人將站在同一地方,觀看晚霞,憧憬未來。她強迫自己相信他的話。
在臨近她寓所的一個街角,他們道別。他吻了她的前額,掉頭消失在人群中。他不希望她去機場送行,因為怕她在熙熙攘攘的場合流淚。他乘飛機離開了里約熱內盧。時尚書屋
他繼續乘飛機西行,只見一架架飛機越來越小,一個個機場也越來越小。天黑後,他抵達蓬塔波朗,找到他存放在機場的甲殼蟲牌汽車,驅車到了僻靜的魯阿蒂拉頓茨街,到了他簡陋的家。他作好安排,開始等待。
每天下午4點至6點,他給她去電話。名字經常更換,內容用暗語。

隨後,他的電話終止。
他們找到了他。
星期天12點過幾分,尼斯來的火車準時到達艾克斯。他踏上站台,在人群中尋找她的身影。其實他不指望她會出現。他只是心裡懷着這個希望,而且可說是很強的希望。時尚書屋
他上下衣服一身新,手裡拿着新旅行包。他叫了一輛出租汽車,讓司機送他去城郊的加利西城旅店。
她已經以兩人的名字——伊娃·米蘭達和帕特裡克·拉尼根——預訂了一個房問。能重新使用真名旅行真是太好了。那種使用假名和假護照的不安全感已蕩然無存。
她尚未登記入住,接待員對他說。頓時他的心一沉。他是多麼希望她在房內,穿著柔軟的豪華睡衣,準備和他親熱。他几乎能感覺到她的存在。時尚書屋
「她是什麼時候預約的?」他惱怒地問接待員。
「昨天,她從倫敦來電話,說今天上午到。但我們沒見她的人影。」
他進房間,沖浴,然後將旅行包裡的東西取出,預定了茶點。接下來他上床歇息,夢見她敲門,他拉她進房。
他在接待處給她留言,開始在這個美麗的古城漫步。空氣非常清新。11月初的普羅旺斯格外迷人。也許他們要住在那些房屋中問。時尚書屋
他一面看著古老的狹窄街道上方的別緻公寓,一面想。是的,那將是最好的居住地。艾克斯是大學城,尊崇藝術。她的法語非常流利,他也要提高自己的法語水平。時尚書屋
是的,法語將成為他的第2語言。他們在這裡住一星期左右,然後回里約熱內盧過一段時期。不過他們的家也許不安在里約熱內盧。剛剛獲得自由的帕特裡克雄心勃勃。時尚書屋
他想住在世界各地,學習各種語言,吸取各種文化。
路上他遇到一夥年輕的摩門教傳教士的糾纏。他擺脫了這些人,上了米拉波大道。在他和伊娃曾經光顧的露天咖啡館,他啜飲了咖啡。一年前他們手輓着手,看著街上來往的學生。時尚書屋
他不相信她會出事。原因很簡單,她誤了那班飛機。他強迫自己等到天黑,然後儘可能若無其事地走回旅店。
她還沒有來,也沒有消息,什麼也沒有。他給倫敦那家賓館打電話,被告知她已于昨天星期六上午離去。
他到了餐廳旁邊的酒吧,坐在角落中。透過這裡的窗戶,他可以看到前面的接待處。為了驅寒,他要了兩大杯白蘭地。倘若她進門,他便能看見。時尚書屋
假如她誤了飛機,此時該來電話。假如她又在海關遇到麻煩,此時也該來電話。無論護照、簽證、機票出了何種問題,此時都該來電話。
眼下沒人追蹤她。那些壞傢伙或被監禁,或被保釋。
他又喝了些白蘭地。由於他是空腹,不久就醉了。他改喝濃咖啡,以便保持頭腦清醒。
酒吧關門,帕特裡克回到自己的房問。此時是里約熱內盧上午8點,他極不情願地給她父親去了電話。他和她父親見過兩次面。她介紹說,他是一位朋友,也是一位加拿大籍委託人。時尚書屋
從那以後,兩人無任何來往,但帕特裡克別無他法。他說自己在法國,需要和自己的巴西律師商討一個法律問題。對於這樣早打擾,深感抱歉。不過他似乎無法找到她。時尚書屋
而事情又特別重要,特別急。保羅本不想搭話,不過這個打電話的人似乎對他女兒的情況非常熟悉。
她在歐洲,保羅說,星期六他和她通過電話。此外他再也沒說什麼。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