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另類生存 第 2 頁


奧斯馬爾主張動手將他擒獲。蓋伊卻說要等待。第4天他突然銷聲匿跡,這給那幢骯髒的農舍帶來了36小時的混亂。 他是開着那輛紅色甲殼蟲牌汽車離開家裡的。據監視者報告,他走得很匆忙,几
作者:艾克·約翰 譯者:趙建新 / 頁數:(2 / 108)

奧斯馬爾主張動手將他擒獲。蓋伊卻說要等待。第4天他突然銷聲匿跡,這給那幢骯髒的農舍帶來了36小時的混亂。

他是開着那輛紅色甲殼蟲牌汽車離開家裡的。據監視者報告,他走得很匆忙,几乎是以最快速度驅車到機場,然後跳上一架即將起飛的小型飛機就不見了。他的汽車還留在停車場,每時每刻都有人監視。那架飛機的目的地是聖保羅,中途要停四個站。時尚書屋
隨即有人提出要對他的住宅來個全面搜查。不可能沒有文字憑據。那筆錢非存銀行不可。蓋伊做夢都想找到銀行存摺、電匯過戶單、明細賬表等各种放在某個公文包裡的檔案,從而順藤摸瓜,查出那筆錢的下落。時尚書屋
但是他更清楚,丹尼小子若是因發現了他們而出逃,決不會留下任何有用之物。而且此人如果真是他們搜尋的對象,必然會在家裡採取嚴密的安全措施。丹尼小子無論住在何處,都會隨時準備有人破門而入。
於是他們等待。面對壓力,他們罵得更響,吵得更凶,幹得更努力。在當天的彙報中,蓋伊向華盛頓方面報告了這一令人極不愉快的消息。那輛紅色甲殼蟲牌汽車繼續受到監視。時尚書屋
每架飛機降落後都有人用望遠鏡觀察,通過微型話機報告情況。頭日降落六架,次日降落五架。那幢骯髒的農舍裡已熱不可耐,他們去了室外——美國人在後院的一棵矮樹下打盹,巴西人在前院的柵欄邊玩牌。
蓋伊和奧斯馬爾驅車兜了一個大圈。他們發誓要將他抓獲,只要他回到這個地方。奧斯馬爾確信他會回來。或許,他是外出辦事了,雖說辦什麼事他們還不知道。時尚書屋
他們打算劫持他,鑒定他的身份。倘若他不是他們搜尋的對象,就把他扔到溝裡一走了之,如同以前那樣。
第5天丹尼小子回來了。他們一直跟蹤他到魯阿蒂拉頓茨街。大家都是樂滋滋的。
到了第8天,所有的巴西人和美國人都離開了那幢骯髒的農舍,各就各位。
達尼洛要跑的路程是6英里。自他返回後,每天都跑這個數,而且几乎在同一時刻離開家裡,穿著同樣的藍黃相間的短褲、舊運動鞋和短襪,上身赤裸。
行動地點選擇在離他家2.5英里處。這是一段沙石坡路,接近折返點。達尼洛漸漸在坡頂露面了。他跑了20分鐘,比預定時間提前了幾秒。時尚書屋

出於某種原因,他加快了步伐。也許,是因為天變得陰沉了。
坡頂居中停着一輛正在換輪胎的小汽車。車後行李箱敞開,尾端被千斤頂撐起。司機是個身材魁梧的小伙子。他看見瘦削的達尼洛大汗淋漓、氣喘吁吁地跑來,假裝吃了一驚。時尚書屋
達尼洛遲疑了片刻,他想從汽車右邊繞過去。
「您好。」那個身材魁梧的小伙子說著,朝達尼洛跨了一步。
「您好。」達尼洛說著靠近了汽車。
司機突然從行李箱裡抽出了一支發亮的大號手槍,抵住達尼洛的面頰。達尼洛愣住了,眼睛一動不動地望着槍,大口大口地喘氣。司機有着結實的大手和粗壯的長胳膊。他抓住達尼洛的脖頸猛地一拉,一下子將他拉到保險杠前。時尚書屋
接着他把槍插入口袋,用雙手將達尼洛往行李箱裡塞。丹尼小子拚命掙扎,但無濟於事。
司機砰的關上行李箱蓋,接着卸下千斤頂,把它扔進路旁溝裡,然後驅車離去。約莫走了一英里路,他把車子拐入一條狹窄的泥路。那裡,他的同夥正在焦急地等待。
他們拿尼龍繩縛住丹尼小子的手腕,又用黑布矇住他的眼睛,這才把他推進一輛客貨兩用車的車廂。他的右側坐著奧斯馬爾,左側坐著另一個巴西人。一個人上前從他褲子口袋裏掏出了一串鑰匙。貨車開始驅動。時尚書屋
達尼洛一聲不吭。他依然在淌汗,喘氣聲比先前更粗。
在靠近農田的一條沙石公路上,汽車停了下來。這時達尼洛開口說話了。「你們想幹什麼?」他用葡萄牙語問。
「別做聲。」奧斯馬爾用英語回答。達尼洛左側的巴西人從一個小金屬盒中取出了注射器,並熟練地灌上了藥液。接着,奧斯馬爾壓住達尼洛被緊緊捆綁的手腕,讓那個巴西人在他的上臂進行注射。時尚書屋
達尼洛挺直身子,用力扭動。但後來,他意識到這樣做沒有用,逐漸停止了反抗。事實上,當最後一點藥液進入他的軀體時,他已經完全鬆弛了。他的呼吸開始減緩,腦袋開始下垂。時尚書屋
等到達尼洛的下巴垂到了胸部,奧斯馬爾伸出了右手食指,輕輕撩起了他右邊的褲管。裡面的膚色正是他所期望的那樣白。
跑步使他變瘦,也使他變黑。
在邊遠地區,綁架乃常見之事,而且美國人也很容易成為綁架的對象。然而他為什麼被綁架?達尼洛想著,在麻醉藥的作用下禁不住垂下腦袋,閉上眼睛。他面露微笑,彷彿覺得自己在穿越太空,遨遊銀河,周圍是無數飛射而來的流星,還有許多可以抓獲的衛星。
被麻醉的丹尼小子的身體上方堆放了一些裝有西瓜和草莓的硬紙箱。守衛邊境的士兵點點頭,沒有離開自己的座椅。於是,丹尼小子到了巴拉圭,雖說此時他還無法知曉。由於路面不平整和地勢傾斜,他的身體在車廂內劇烈顫跳。時尚書屋
奧斯馬爾不停地吸煙,偶爾為司機指路。一小時後,車子最後一次拐彎。只見兩座錐形山岡之間,隱隱約約現出一幢茅屋。他們像扛米袋似的把丹尼小子扛進了茅屋,然後將他朝桌上一扔。時尚書屋
接下來蓋伊和指紋檢驗師開始驗指紋。
當丹尼小子的十個手指被印下指紋時,他正發出粗重的鼾聲。所有的美國人和巴西人擠在周圍,看著印製指紋的每個過程。門邊放著一箱未啟封的威士忌。這是他們為萬一找到了真正的丹尼小子而準備的。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