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另類生存 第 28 頁


那是在她的寓所吃過一頓較遲的晚飯後,在一瓶上等法國酒的作用下,達尼洛開始正視過去,袒露靈魂。他一口氣說到凌晨,從自負的商人說到惶恐的逃犯。惶恐不安,但極其富有。 說完後他如負重
作者:艾克·約翰 譯者:趙建新 / 頁數:(28 / 108)

那是在她的寓所吃過一頓較遲的晚飯後,在一瓶上等法國酒的作用下,達尼洛開始正視過去,袒露靈魂。他一口氣說到凌晨,從自負的商人說到惶恐的逃犯。惶恐不安,但極其富有。

說完後他如負重釋地舒了一口氣,差點哭了。他不得不控制自己。因為畢竟這是在巴西,在這裡男人一般是不哭的,尤其在漂亮的女人面前。
她喜歡他的坦誠。她抱著他,親吻他,淚流滿面。而且她發誓,要千方百計保護他。他已經把自己最隱秘、最致命的隱私告訴了她,她要永遠替他保守秘密。時尚書屋
接下來的幾個星期,他把那筆巨款存放的地方告訴了她,並教會她如何迅速地將其轉移到世界各地。他們共同研究了海外避稅場所,找到了可靠的投資環境。
他們相遇時,他已經來巴西兩年了。起初他住在聖保羅,後來又在雷西腓、米納斯吉拉斯等六七個地方獃過。在亞馬孫河岸,他幹了兩個月的苦力,睡的是水面上的駁船,密密麻麻的蚊子遮蔽了月亮。在馬托格羅索州和馬托格羅索多蘇州的馬默斯保護區面積相當於整個大不列顛,阿根廷的富翁偷獵了一些野獸。時尚書屋
達尼洛就替他們清洗這些野獸的屍體。他到過的許多地方,她不但沒有去過,甚至沒有聽說過。經過仔細考慮,他選擇蓬塔波朗作為自己的家。雖然那地方不大,而且十分遙遠,卻是最好的隱匿地。時尚書屋
此外,它還有與巴拉圭接壤的地理優勢,一旦危險來臨易於脫逃。
對於他的選擇,她沒有表示反對。但在內心中,她更願意他留在里約熱內盧,留在她身邊。不過她對逃亡生活並不內行,也就勉強順從了他的看法。他一次又一次地允諾,總有一天他們會團聚的。時尚書屋
偶爾他們在庫裡蒂巴的那套寓所相會,但時間從來都只是幾天。她渴望有更多的蜜月般的時光,可他不願意作這樣的安排。
隨着時間的流逝,達尼洛——她從不叫他帕特裡克——越來越相信自己的蹤跡將被發覺。而她不相信會有這種事發生,尤其不讚成他採取那些極其謹慎的預防措施。他的憂慮加深,睡眠時間更少,而且他不厭其煩地向她談起這個那個行動方案。他不再談論那筆巨款。時尚書屋
他被自己的預感弄得心神不安。
在艾克斯,伊娃要獃上幾天,觀看美國有線新聞電視網的海外轉播,閲讀美國報紙上的有關材料。他們很快就要將帕特裡克轉移,帶他回國,把他投進監獄,向他提出各種可怕的指控。他知道自己要被關押。但他要她放心,他將安然無恙。時尚書屋
只要她答應等他,一切情況他都能對付。
也許她還要返回蘇黎世,處理一些事情。除此之外,沒有別的安排。回家是完全不可能的。為此她心情非常深重。時尚書屋
她已經給父親打了三次電話,每次都在機場打投幣電話,每次都說自己很好。不過現在她不能回家,她解釋說。

她將通過桑迪和帕特裡克聯繫。事實上,數星期後,她還會見到他。
帕特裡克頭一次呼叫護士要藥片。那是接近凌晨3點的時候,他從劇痛中醒來,彷彿兩條腿又通上了電流,而且抓他的人在凶殘地逼問他:「帕特裡克,錢在哪裡?」空中一遍又一遍地響起惡魔似的聲音,「錢在哪裡?」
一個睡眼惺忪的夜班護理員拿着裝有藥片的托盤走了進來。他忘了帶涼水。於是帕特裡克要了一隻玻璃杯,將吃剩的瓶裝汽水倒進去,然後吞下藥丸,用汽水送進胃裡。
10分鐘過去了,藥丸沒有產生任何效果。他的身上佈滿了汗珠。被單濕透了。由於汗水裡的鹽的作用,傷口發出的痛。時尚書屋
又一個10分鐘過去了。他打開了電視機。
儘管頭腦裡還留有那些極其凶殘的獵人的黑影,但他已經完全意識到此時身在何處。光線使他覺得比較安全。黑暗和噩夢使惡魔復還。30分鐘過去了。時尚書屋
他呼叫護士值班室,但無人回應。
他漸漸地入睡。
6時,帕特裡克醒後,醫生走了進來。他一改往日的笑態,例行公事地檢查了傷口,然後說:「你可以準備走了,反正你要去的地方有更好的醫生在等你。」他匆匆在表格里寫了幾個字,二話沒說就離開了。
半小時後,特工布倫特·邁爾斯慢吞吞地進了房問。他不自然地笑了笑,並且把證章亮了一亮,彷彿這是必不可少的程序。「早上好。」他說。時尚書屋
帕特裡克沒有正眼看他,但嘴裡說:「你懂不懂要先敲門後進房間?」
「呃,很抱歉。要知道,帕特裡克,我剛同你的醫生談過。好消息,夥計。你就要回國了,明天你將離開此地。時尚書屋
我已經接到了帶你回去的命令。明天一早我們動身。政府專門派了一架軍用飛機送你回比洛克西。對你夠意思吧?我也同你一道乘飛機回去。」

「你說完了沒有?」
「好吧,明天一早見。」
「恕不遠送。」
布倫特·邁爾斯猛地轉身離開了房問。接着,盧斯悄無聲息地走了進來。他端來了咖啡、水果汁和芒果片,並順手將一個小包塞在帕特裡克的床墊下。他問帕特裡克有沒有什麼吩咐。時尚書屋
沒有,帕特裡克回答。他低聲說了幾句表示感謝盧斯的話。
一小時後,桑迪進來了。他以為能充分利用這一天的時間發掘帕特裡克四年來的情況,找出許許多多問題的答案。電視機被關上了,窗帘被拉開,房間裡十分明亮。
「我要你馬上回去,」帕特裡克說,「帶上這些照片。」他遞上那個小包。桑迪在僅有的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他一面翻看朋友的裸身照,一面思索着。時尚書屋
「這些照片是什麼時候拍的?」他問。
「昨天。」桑迪隨即在黃色拍紙簿上做記錄。
「拍照者是誰?」
「護理員盧斯。」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