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另類生存 第 29 頁


「迫害你的人是誰?」 「桑迪,誰拘禁了我?」 「聯邦調查局。」 「那麼就是聯邦調查局把我迫害成這樣的。我已經遭到盯梢、逮捕、拷問,還要被強押回國。桑迪,這些都是政府幹的
作者:艾克·約翰 譯者:趙建新 / 頁數:(29 / 108)

「迫害你的人是誰?」

「桑迪,誰拘禁了我?」
「聯邦調查局。」
「那麼就是聯邦調查局把我迫害成這樣的。我已經遭到盯梢、逮捕、拷問,還要被強押回國。桑迪,這些都是政府幹的,都是聯邦調查局、司法部、地方檢察院以及所有參加訴訟大合唱的人干的。想想看,這是什麼性質的問題。」

「他們應該受到控告。」桑迪。
「完全應該受到控告。我們的行動要快。我已想好了一個計劃。明天上午我將乘軍用飛機回比洛克西。時尚書屋
你可以為我舉行一個記者招待會,我們要利用這事大做文章。」
「利用?」
「一點不錯。為了讓消息明天見報,今天下午晚些時候我們就提出訴訟。向新聞界披露這事,拿兩張照片給他們看。有兩張照片,我已在背面做了標記。」

桑迪急忙翻看照片背面,把那兩張照片找了出來。一張清楚地顯示了帕特裡克的面容和胸部的傷口,另一張展現了他左腿部的三度燒傷。「你要我把它們交給新聞界?」
「只需交給《沿海日報》。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這份報紙。哈里森縣80%的居民都是它的讀者。我們的陪審團肯定要從該縣居民中產生。」

桑迪不覺笑出了聲。「看來你昨晚沒睡好覺,是嗎?」
「這四年我都沒睡好覺。」
「我看這計劃非常不錯。」
「還不夠好。不過這是我們一次非常難得的反擊機會。我們以此為炮彈猛攻那些圍着我亂轉的鬣狗,減少一點民眾對他們的同情。想想看,桑迪,對於一個嫌疑犯,一個美國公民,聯邦調查局居然進行嚴刑逼供。」

「不錯,非常不錯。我們只控告聯邦調查局?」

「是的,不宜把事情複雜化。原告:我;被告:聯邦調查局,也即政府;起訴緣由:被告在巴西某森林地區對原告施行持續的殘忍的嚴刑逼供,從而造成原告肉體上和精神上的永久性傷害。」
「這聽上去棒極了。」
「等新聞界發消息後,那就更棒了。」
「你打算要多少賠償?」
「我不在乎能夠得到多少賠償。可以要求賠償1000萬美元,再加懲罰性賠償一個億。」
桑迪匆匆在拍紙簿上做記錄,並且翻過一頁。然後,他停下筆,察看帕特裡克的臉色。「其實,那些事不是聯邦調查局干的,對嗎?」
「對。」帕特裡克回答,「我是由一些不知名的惡棍轉交給聯邦調查局的。那些惡棍已經找了我很長時間了,現在他們還躲在什麼地方鬼鬼祟祟地活動呢。」
「聯邦調查局瞭解這些的情況嗎?」
「瞭解。」
房內突然沉寂下來。儘管桑迪在一旁等待,帕特裡克還是不開口。只聽外面過道里響起了護士的談話聲。
帕特裡克挪動了一下身子。他已經仰面躺了三天,現在準備換個姿勢。「桑迪,你得馬上趕回去。以後我們還有很多談話的機會。時尚書屋
我知道你心裡有很多疑問,還是留待以後再說吧。」
「行,老朋友。」
「訴訟的聲勢越大越好。以後我們可以隨時加以補充,控告那些真正的被告。」
「沒問題,我不是第1次起訴錯誤的被告。」
「這是策略,心狠一點總沒有害處。」
桑迪把拍紙簿和兩張照片放進公文包。
「當心,」帕特裡克說,「你一宣佈做我的律師,馬上就會引起各種不好對付的人的注意。」
「你是指新聞記者?」
「是的,不過確切地說我不是指新聞記者。桑迪,我藏了不少錢,有人會不顧一切地去找。」
「那筆巨款還剩多少?」
「一分不少,到時候還會多出一些來。」
「說不定要靠它救你的命,老朋友。」
「我已經有計劃了。」
「你肯定有辦法的。再見。」
13
隨着帕特裡克將於第2天中午前後抵達比洛克西的傳聞得到證實,整個新聞媒體出現了少有的激動。而後,在這個龐大複雜的媒體系統中又傳播着另一則消息:今天下午法院秘書處下班之前,將會收到另一項法律訴訟。
桑迪去法院秘書處呈送訴訟狀時,請記者們在門廳等候。隨後,他向十多位聞到了血腥氣的記者分發了複印件。這些記者多數來自報社,也有幾個來自電台和電視台。
起初,人們猜想這不過是另一個急於揚名的律師提出的又一項訴訟。在桑迪宣佈他代表帕特裡克後,情況起了戲劇性的變化。記者越來越多,人群越來越擁擠,其中有好奇的職員和當地律師,甚至有一個看門人也來湊熱閙。桑迪鎮靜自如地對他們說,他的委託人控告聯邦調查局對其肉體進行了凌辱和傷害。時尚書屋
桑迪從容不迫地解釋了指控內容,然後直接面對攝像機,深思熟慮地、全面地回答了記者連珠炮般的提問。然而好戲還在最後。只見他把手伸進公文包,摸出兩張照片——此時已放大至12×16英吋。「這就是他們對帕特裡克的所作所為。」
他強調說。
攝像機和照相機搶上前拍近鏡頭。人群變得近乎大亂。
「他們用藥麻醉帕特裡克,在他的身上連接導線。由於他沒有也不可能回答他們的提問,他們就對他施用電刑,直至將他的肌肉燒傷。女士們,先生們,用電刑傷害一個美國公民的,就是你們的政府,就是那些自稱為聯邦調查局特工的惡棍。」
即便最老練的記者也感到震驚。這場表演太出色了。
當晚6時,比洛克西電台廣播了這則消息,並加了一段聳人聽聞的導語。整個新聞節目差不多一半是報道桑迪和那兩張照片,另一半是報道明日帕特裡克的回歸。
傍晚,美國有線新聞電視網開始以半小時的間隔播放這則新聞。桑迪成了當紅的律師。該指控的內容極富刺激性,是電視台絶對不能放過的。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