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流行書屋 - 潮人練功房

另類生存 第 30 頁


漢密爾頓·傑恩斯是在亞歷山德里亞郊外某高級俱樂部的休息室裡看到那則電視新聞的。當時他正和一夥人悠閒地喝酒。他剛打完18個洞的高爾夫球。在這段時間裡,他努力使自己不去考慮聯邦調查局和
作者:艾克·約翰 譯者:趙建新 / 頁數:(30 / 108)

漢密爾頓·傑恩斯是在亞歷山德里亞郊外某高級俱樂部的休息室裡看到那則電視新聞的。當時他正和一夥人悠閒地喝酒。他剛打完18個洞的高爾夫球。在這段時間裡,他努力使自己不去考慮聯邦調查局和數不清的頭痛問題。時尚書屋

誰知一個新的頭痛問題已經出現了。帕特裡克·拉尼根控告聯邦調查局?他急忙抽身到了空無一人的酒吧角落,使用隨身攜帶的移動電話。
位於賓夕法尼亞大街的胡佛大廈後側有一條長廊,兩邊是一間間沒有窗戶的密室。就在這裡,技術人員監視着世界各地播放的電視新聞。在另外一套密室中,他們收聽和記錄新聞廣播。還有一套密室是專供他們審閲報紙雜誌的。時尚書屋
以上所有各項工作在聯邦調查局內部被稱為「積累資料」。
傑恩斯打電話給正在積累資料的工作人員,很快瞭解了全部事實。他走出俱樂部,開車返回自己的辦公室。該辦公室在胡佛大廈三樓。在那裡,他給司法部長去了電話。時尚書屋
顯然,司法部長正想與他聯繫。其後是一番十分嚴厲的訓斥。傑恩斯手執電話機聽筒,几乎不能進行任何辯解。不過他設法讓司法部長放心,聯邦調查局和帕特裡克·拉尼根受到的所謂傷害並無聯繫。時尚書屋
「所謂傷害?」司法部長問,「我已經看到了傷口。媽的,這事弄得全世界都知道了。」
「先生,那不是我們干的。」傑恩斯鎮靜地說。他的話音顯示,這次他說的確實是實話。
「那麼,究竟是誰幹的?」司法部長厲聲說,「你知道是誰幹的?」
「是的,先生。」
「好,我要你寫一份詳細報告,明天上午9時把它送到我的辦公室。」
「一定照辦。」
只聽啪的一聲,對方把電話掛斷了。傑恩斯罵了一聲,用力踢了一下辦公桌。然後他又打了個電話。這次電話的結果是,傑克。時尚書屋
斯特凡諾夫婦的家門口冒出了兩個聯邦調查局特工。
傑克原已在晚上反覆看了那些報道,因而對聯邦調查局作出反應並不感到意外。事實上,那些報道剛一播放,他就坐在露台上,用移動電話同他的律師通了話。真是滑稽,聯邦調查局正替他手下的人承擔罪名。這是帕特裡克·拉尼根和他的律師的一次絶頂聰明的行動。時尚書屋
「晚上好。」傑克打開門,有禮貌地說,「要是我沒猜錯,你們是賣炸面圈的。」
「我們是聯邦調查局的。」一個特工邊說邊把手伸進口袋。
「免了吧,小伙子。現在我認出你們了。上次我看見你們的車子停在街角。當時你們正看通俗小報,一看見我,便急忙朝方向盤底下鑽。時尚書屋
你們在大學讀書時,想到過你們將來會從事這麼有趣的工作嗎?」

「傑恩斯先生想見你。」另一個特工說。
「什麼事?」
「不知道。他吩咐我們來接你。他要我們用車送你去他的辦公室。」
「漢密爾頓這麼晚還在工作?」
「是的,你跟我們走吧。」
「這是不是又要逮捕我?」
「不是的。」
「那我憑什麼要跟你們走?要知道,我請了很多律師。你們隨意抓人,是要負法律責任的。」
兩人面面相覷。
就這件事而言,斯特凡諾並不怕見傑恩斯或其他人士。無論傑恩斯耍什麼花招,他肯定能對付。
不過他提醒自己,他隨時可能會受到刑事指控。也許採取一點合作態度還是有好處的。
「給我五分鐘時問。」他說完進了屋。
傑恩斯站在辦公桌後,手裡拿着一份厚厚的報告,快速地翻動。這時斯特凡諾進來了。「坐吧。」傑恩斯突然說了聲,朝辦公桌對面的椅子揮了揮手。時尚書屋
此時差不多到了半夜。
「漢密爾頓,晚上好。」斯特凡諾笑嘻嘻地同他打招呼。
傑恩斯放下手裡的報告。「你們究竟是怎樣對待那傢伙的?」
「不知道。我猜,可能是哪個巴西小伙子動作粗了些。他不會有生命危險。」
「誰幹的?」
「漢密爾頓,要不要叫我的律師來?這是不是審訊?」
「我也不能肯定這是什麼,行了吧?局長正好在國內,正打電話同總檢察長商量。總檢察長說的話可不怎麼好聽。於是他們每隔20分鐘就來一次電話,弄得我很狼狽。這是大事,傑克,對不對?指控的內容很可怕。時尚書屋
眼下全國都在看那些該死的照片,都在納悶為什麼我們要用酷刑來折磨一個美國公民。」
「非常抱歉。」
「那就請你告訴我,這是誰幹的?」
「他們是一些當地人。我們得到消息,說他在巴西,就在巴西僱了一些人。我甚至不知道這些人叫什麼名字。」
「你們的消息是從哪裡來的?」
「你真想知道?」
「是的。」傑恩斯鬆開領帶,坐在辦公桌邊緣,逼視斯特凡諾。斯特凡諾抬起頭,擺出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他可以討價還價,藉機擺脫聯邦調查局可能給他製造的麻煩。時尚書屋
他還有相當出色的律師。
「我們還是來做筆交易吧。」傑恩斯說,「這是局長本人的意思。」
「快說吧。」
「我們準備明天逮捕本尼·阿歷西亞。我們要利用這事大做文章,把消息捅給新聞界,說這個丟了9000萬美元的傢伙僱了你去尋找拉尼根,還說你逮住他後,用酷刑逼他招供,但仍然一無所獲。」
斯特凡諾聽得很認真,但臉上毫無表情。
「然後我們逮捕兩位總經理——莫納克—西厄拉保險公司的阿特森和北方人壽互保公司的吉爾。他們是你背後那個小聯盟的另外兩名成員,這點我們很清楚。我們要派一大幫人闖進他們的辦公室。當然,少不了會有攝像機和照相機緊跟在後。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